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第四章: 张桂花偷情被李婷闯见

时间:2019-01-04   作者:冰川 录入:冰川 文集:第二夫妻 浏览量:627 下载

“李婷妹子,你在这干什么哩!”,她的临居桂花嫂子问道。

李婷赶紧回答道:“桂花嫂子,我在这送一下俺家春光出去打工呢!”。

张桂花谅的说:“啥,李婷妹子,你们才结婚几天,你就让你家男人出去打工”。

李婷叹了一口气说:“哎!那有什么办法,现在找个能长期干得住的活不好找啊!要不是我弟弟在那边一直跟老板说情,人家都还不让在家呆这么长时间呢!不出去打工,我们以后吃什么”。

张桂花也同情的说:“那也是,咱们农民不打工靠什么挣钱,单靠这一亩多地吃也吃不上,好了,李婷妹子别看了,走远了都看不见了,要不到我家打会麻将去”。

李婷一个人在家也没有事情做,她就跟着张桂花到她家打麻将去了。张桂花比李婷大五六岁,她三十也是刚出头,她男人也是一年四季在外打工,每也只是到过年回来跟她团聚几天,过了年没几天就外出打工走了。清河湾村的男人大部分都外出打工,在家留守的都是那些妇女、老人和小孩,妇女们在家照顾着家里的老人和小孩,同时守护着自家的田地,男人在外打工挣钱来供家里日常开资。每逢春节过后三五天,村子里的男人就开始陆续离开了家,奔波于工地上,街走于城市里的大街小巷,为家庭能过得更美好,他们不得不离开家,飘泊于异国它乡。

从何春光离开家之后,李婷就成了张桂花家里的常客,她读过大学比村里这些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全的妇女比,她比她们见识广的多,大家都爱跟她聊天,她又是学畜牧专业的,谁家的小猫、小狗什么的病了,都是来找她,她一到张桂花家,张桂花家就像开了一个动物医院,村里的妇女们一般没有事情做,她们不论自己的啊猫、啊狗有病没病都抱来让李婷瞧瞧,李婷也乐意为她们孝劳,从来不收她们的认何费用,因而李婷很快就成了清河湾村的中心人物。

时间一天天的过着,清河湾村的妇女开心的笑着,转眼间又到了暑天,学生们也都放暑假了,清河湾又增添了不少童真的乐趣。

这是放暑假的时间,村里大部分家里的上学的孩子都从学校里回来了,家里有了孩子大家晚上一般也都不出门了。张桂花家里以前的常客也只有李婷一人了,李婷有时嫌天热自己一个人待在空调屋里也懒得外出。

这一天,李婷一个人在家待着无聊,她也有几天没有到张桂花家去了,突然想到张桂花家去转一圈,找桂花嫂子聊会天。

她来到张桂花家见她家大门关着,因为她以前是张桂花家里的常客,也没有敲门就直接推门进来了,她来到院子见房间里灯亮着,李婷在院子里喊了一声,“桂花嫂子,在家吗?”。

屋里没有回答,她还认为张桂花没有答理她,李婷在张桂花家也随便惯了,她直接来到客厅里,见客厅里也没有人,她四处瞅了一下,听见卧里有电视声,她猜想张桂花在家又偷偷看黄片,因为在以前她撞见过张桂花好几次,桂花还给她推荐过一些好看的片子呢!

她想挑戏一下张桂花,就猛的打开卧室门,扑向张桂花床上去。当她冲到床前突然刹住了脚步,床上不是张桂花一个人,还有一个男人正骑在张桂花身上,他们正连连高潮时,李婷突然间冲了过来,把张桂花吓的“啊!……”的一声坐了起来,她赶紧抓毯子盖住身体。

李婷认为是何福贵打工回来了,也吓得叫了一声,“啊...福…福贵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桂花一看李婷虚惊一场,骂道:“死妮子,进门也不说一声,把我给吓死了,啥...福贵哥,他那死鬼一年在家住不两天,天天让老娘给他守活寡”。

她轻轻拍一下毯子,对毯子下面的人说:“天天,出来吧!不是外人,是你李婷嫂子”。

这时何天天才慢慢的从毯子里探出头,非常有礼貌的对李婷说:“嫂子好!”。

李婷此刻惊住了,“何天天,你…你不还是个学生吗?”。

何天天狡辩道:“学生怎么啦!我都十八了”。

这时张桂花说话了,“天天,没有事,你先回去吧!改天嫂子再找你,我跟你李婷嫂子说会话”。

何天天迅速穿上衣服,一溜烟跑不见了,张桂花也套上一件睡衣,拉着李婷的手,让她床上坐,李婷也没有跟她客气,直接跳到床上跟张桂花并肩坐着,她疑惑的问:“桂花嫂子,天天才多大,你就跟他那个”。

张桂花非常骄傲的说:“婷妹子,你别小看这个天天,他人小下面那东西可不小”。

李婷还是不满的说:“桂花嫂子,福贵哥在外面挣钱,你在家那个,你能对起他不”。

张桂花见李婷不懂,跟她解释说:“啥叫对不起他,他长年不在家,咱们女人也有性需求,我又不跟他离婚,又不跟别人生孩,也不乱花钱,我只是解决一下我的性需求,那里对不起他了,在大城市里还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啥个来,对…对对,叫做第二夫妻”。

李婷还是摇摇听不懂,张桂花再次跟她解释道:“第二夫妻就是当你和你原配丈夫长期不在一起生活,那性欲怎么解决,你就临时找一个跟你同样情况的男人,临时组成夫妻在一起生活,双方都不打扰对方家庭的生活,等散活了还各回各家,就是解决眼下的生理、生活需求,生活一切都是AA制......”,说完张桂花的眼泪流了出来,她沉默了,李婷也默默的等待着,两个女人默默的坐着,她们各自的心都在翻腾着,她们坐了很久很久。

张桂花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叹息道:“哎!咱们谁不想跟自己的男人天天在一起过日子,可谁叫咱是农民呢!咱们的男人不出去打工,咱们怎么生活呢!我也知道他们在外面生活不容易,可咱们留守在家的女人也难啊!哎!任命吧!下辈子如果我还脱生个女人的话,我一定嫁给城里一个有钱的男人”。

张桂花见李婷一直沉默不说话,她用肩膀推了一下李婷,“妹子…你是不是也想你男人了,要不我把天天也让给你几天”。

李婷轻轻打了张桂花一下,“嫂子,你瞎说个啥,天天还是你留着吧!我受不起。哎!你说俺家春光都出去快半年了,也不回来一趟,说不想他也是瞎话,样你那样我做不到”。

张桂花有点嘲讽李婷说:“哎呦呦!没看出来,我妹子还那么淑女”。

李婷骄傲的说:“那是…我当然是淑女了”,她还装做一个羞哒的样子。

张桂花开玩笑的说:“哎呦!让我看看脸红了没有,你淑女!谁知道你上学时骑过多少男生,如实招来以前你骑过几个”。

李婷也不势弱,“谁像你似的老幼通吃”,两人打闹起来。

突然,院子里有人喊道:“桂花嫂子在家吗?”。

她们俩个停下了打闹,桂花趴到窗户上看看是谁,对院子里人说道:“是春霞,你是来找你李婷嫂子吧!进来吧!她在我这呢!”。

何春霞来到张桂花的卧室里,李婷赶紧下床,疑惑的问她道:“小霞,你不是在学校吗?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何春霞连忙解释道:“我们放假了,汽车晚点了,这不我刚到家,就来找你了,看你不在家就知道你在这”。

李婷抱一下何春霞,“还是俺家小霞懂事,第一个想着嫂子,走…咱们回家”,李婷搂着何春霞就往外走。

张桂花有意见的说道:“唉唉…你这没有良心死妮子,春霞回来了,就不问我了”。

李婷跟张桂花做个鬼脸,“你一个人好好看你的大片吧!对了,再找个小白脸陪陪你,我们就不陪你玩了”,说完扬长而去。

自从李婷闯见张桂花跟何天天寻欢后,她一连几天都做跟何春光同房的春梦,身体里的欲火越燃越强烈,她到了将崩溃的边缘。再加上何春霞对她的一次挑拨,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她来要发疯了。她不能再让自己这样煎熬下去了,她决定去杭州找何春光去。

李婷轻轻的起来,看着何春霞还睡得那么香甜,她悄悄的走出卧室,拿出手机给何春光打了一个电话,从电话里可以听出何春光那边工地上正忙碌着,她轻轻的说道:“老公…我想你了,我想去杭州找你去”。

何春光一听李婷要来杭州找他,这下把他给乐坏了,连忙说:“老婆…你什么时候来,我到火车站接你去,车票买了没有”。

“还没有,现在火车站人可能不太多,我打算坐今晚的火车,明天一早就能到了……”。

“那好,老婆你路上小心点,我这就跟我们队长请一天假去,你来杭州我一定要带你好好玩玩,好了,老婆我们队长又催了,不跟你多说了,你坐上车时给我打个电话,我提前到火车站接你去”,李婷还说点什么,这时何春光的电话就挂断了。

李婷正拿着电话发呆,不知何春霞站在她身后,何春霞轻轻拍一下她的肩膀,“嫂子…干嘛呢!”。

这一下把李婷吓了一大跳,差一点没有叫出声来,一看是何春霞,骂道:“你个死妮子,把我吓死了,什么时候起来的,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何春霞笑嘻嘻的说:“嫂子…给谁说悄悄话呢!还偷偷摸摸的”。

李婷叹息道:“哎!还能跟谁打电话,给你哥呗!走了都半年多了,只有我跟他打电话,他都很少给我主动打电话,没有见过这样不知道疼自己老婆的男人。小霞,我想好了,我要去杭州找他去”。

何春霞笑着鼓励道:“这就对了,想他就去找他,何必委屈自己,我要是你,我天天跟着他,他到哪我就跟到哪”。

李婷赞同她的说法,“对…你说得太对了,何必委屈自己,我这次找他,我也不回来了,我也在他们工地附近找个活干,白天我们各干各的活,晚上我们天天住在一起”,说着李婷有些陶醉了。

中国农村的妇女们太容易满足了,能天天晚上跟她们亲爱的男人睡在一起就心满意足了,她们不论自己穿什么,吃什么,哪怕就只有一张草席露宿街头,只要能跟自己的爱人在一起那也是幸福。就是这个小小愿望,对大部分中国农民工来说都是一种奢望。夫妻之间离多聚少对中国农民工来说这是在常见不过的现象,人们见多了,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

何春霞见李婷在那里小陶醉,于是喊道:“好了,嫂子…你别再陶醉了,今天晚上去,明天一早不就见到我哥了吗?到时候你让他多补偿你一下不就可以了吗?”。

李婷一听何春霞在取笑她,于是追打着,“你个死妮子,就不学好,只会取笑你嫂子,等你出嫁了,一定得让你男人好好修理修理你”,她们俩个正在打闹,何春光的母亲李青云来叫她们吃饭了。

在餐桌上,李婷把去杭州找何春光的事情告诉给了李青云,她对这件事也不做反对,何春光在他们结婚刚一个月就去了杭州,这一走也大半年了,这半年里,李婷的肚子没有任何的变化,这说明李婷并没有怀上,他们小俩口再两地分居,李青云什么时候能抱上大孙子,将是一个永远的未知数。何老歪,作为一个老公公,儿媳妇想去找儿子,他是没有发言权的。

李青云问李婷什么时候去,李婷告诉她是今晚的火车,李青云疑惑的问:“怎么这么急,有啥事吗?”。

李婷还没有来得急回答,何春霞就先抢着说道:“妈…我嫂子能有啥事,就是想我哥了呗!”。

李青云对何春霞呵斥道:“你这妮子,尽给你嫂子瞎说”。

这时李婷也说话了,“妈…这次我去呢!我也想在那边找个忙干,我也不能老在家里闲着”。

李青云关心的问,“那你打算到杭州干什么”。

李婷想了想说:“现在还说不准,到那再说吧!我上学学的是畜牲专业,我能找到我对口的最好,找不到就到厂子里找个我能干的就行”。

李青云听完起来说:“你们慢慢吃,我给你收拾一下东西去”。

李婷赶紧拉住她,“妈…你别忙活了,我这次去又不用带什么东西,拿几件换洗的衣服就行了,春光说了那边啥都有,您快坐下吃饭吧!”。

作者简介:王红伟(1982--)笔名:冰川。农村基层工作者,参与过精准扶贫攻坚工作和环境污染防治攻坚工作,业余时喜欢文学写作,现写作诗歌一百余首,写有中长篇小说《沧海孤鹰》、长篇小说《第二夫妻》等文学作品。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李朝胜 对 安徽站长招 的评论
我原担任站长..
厭之 对 七绝·夕阳 的评论
有景有情、妙。厭之..
天狼 对 清平乐 漫 的评论
语言清丽、含蓄,表达的感情婉..
天狼 对 清平乐 漫 的评论
语言清丽、含蓄,表达的感情婉..
天狼 对 沁园春感恩 的评论
全篇格调雄浑,气象磅礴,高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