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母亲的豆腐乳

时间:2019-06-08   作者:远山谷 录入:远山谷  浏览量:199 下载

    在我老家永新,豆腐乳是家常小菜。

    入冬之后,几乎家家户户都磨豆腐焖豆腐乳,当然这都是家庭主妇的事。一个主妇不会焖豆腐乳,在村里人的眼里她就不怎么称职了,因为一坛豆腐乳,就是全家人小半年的下饭菜,青菜跟不上的时候,乡下人就靠它来佐餐。所以每年冬天焖豆腐乳,是村里人必做的一件事,就像延边朝鲜族家家要做辣白菜一样。我母亲是个能干的人,农家的活啥都会,焖豆腐乳之于她是小菜一碟的事。

    磨豆腐需用黄豆,有的人家从集市上买,而我母亲年年都自己种。从妈妈的嘴里我知道黄豆有六月成熟的,也有八月成熟的不同品种,分别叫作“六月黄”、“八月黄”。她各种一些,这样就有两茬青豆可当菜吃,吃不完黄熟了的豆子就晒干用来磨豆腐。我家每年都要磨两次豆腐,快过春节的时候,磨一次豆腐制作豆干、油豆腐和酿豆腐等豆制品准备过年,一次是在入冬时节,磨豆腐专为做豆腐乳用。

    小时候我跟母亲磨过豆腐,也看过她制作豆腐乳,那些程序和要求我至今还记得,做豆腐乳用的豆腐与家常做菜吃的豆腐要求不一样,它要压得紧实,尽量滤去水分,曾听妈妈对做豆腐的师傅说“我要做豆腐乳,豆腐要压得干一点”。豆腐做好了,回到家母亲就把豆腐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然后整齐地码放在洗净晒干的稻草上。放满了两个大簸箕,就把它们移入一间不通风的房间,关上房门,闷个三、五天,让它发酵,待每块豆腐上长满细长的白毛,一块块裹满辣椒粉调料,装入干净的陶罐或坛子中,快装满时在豆腐乳上面撒上厚厚一层炒好的盐巴,然后倒入白酒和熟茶油,再用油纸封住扎紧坛口压上砖块,放置干燥阴凉处,半个月、二十天后,盐、酒和调料的味道渗透腐乳,就可以开坛食用了。因为母亲用的辣椒粉调料中还有茴香和桂皮(有时候还有晒干的橘皮),所以一开坛,就能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

      每次开坛,母亲总要取出一小碟豆腐乳来,让我们先尝尝。这时,我们兄妹几个就像嗷嗷待哺的小鸟一样,张着小嘴等待着母亲用筷子夹上一小团放进自己的嘴里,然后慢慢地咂摸着刚开坛的豆腐乳的滋味,咸香带辣,满口生津,如果这时候恰遇上饭熟了,我们就会狼吞虎咽地吃上一大碗米饭。   

    要是我在学校,每有新开坛的豆腐乳,母亲总忘不了我。有一次,母亲把刚开坛的豆腐乳装了满满一罐,走了十多里路到学校送给我。那天也巧,有几个家长同时来给孩子送菜,有送腊肉的,有送萝卜干炒肉的,也有腊鸭和豆腐乳一起送的,只有她送了一罐豆腐乳来。当母亲把豆腐乳给我时,脸上带着明显的歉意叫着我的小名对我说:“辉儿,妈没给你带什么好吃的,就一罐豆腐乳。咱们家孩子多,别说没什么好东西,就是有好吃的也留不住。爸妈没能力给你带鱼带肉,就尽量把豆腐乳做得好吃些。做我的孩子,你们也跟着受苦,怪可怜的......”说不下去,妈妈背过脸去抹眼泪。

    此情此景此番话语,几十年后的今天,一想起来就令我辛酸和动情。

    那个困难年代,孩子多的家庭,饭都没得吃。我知道家里实在是没有什么好东西,一罐好吃的豆腐乳就是她在那个时候的全部能耐,既凝结着她辛勤劳动的成果,也满满装进了对我的疼爱。我的母亲在粮食最困难的时候,常常宁可自己饿着肚子,也要把她碗里本来就不多的几颗饭粒扒到我们的碗里,如果有能力,她还有什么好东西不会带给我吃呢。我深知母亲给我送来的豆腐乳与有的同学家长带给他们的腊肉、腊鱼一样,有着同等的亲情价值。可惜,我当时就说不出这样一句话来安慰我自感内疚而十分难过的母亲。

    一罐豆腐乳,令我好高兴,尽管比不上鱼肉的味道,但相对于学校食堂那些没盐没油的萝卜青菜来说,真不失为好吃的下饭菜。母亲焖的豆腐乳,色香味俱全,确是美味。尝过的同学,没有一个不夸我母亲的豆腐乳做得好吃。无论配稀饭还是干饭,有什么菜还能比它更下饭呢,虽然又咸又辣,但吃得满头大汗,痛快淋漓,那美味其实也就在其中了。这妈妈的味道,好久没吃还真是很想呢。九十年代初,我在三明公司当经理的时候,一次沈发群调研员带了自家做的豆腐乳来食堂吃,瓶盖一开,香气四溢,辣味扑鼻,像极了我妈妈做的豆腐乳,那红亮的色泽很吸引眼球,我一双眼睛呆滞在老沈的豆腐乳瓶上。

    老沈问说:“我自己家里做的豆腐乳,很辣你敢吃吗?”

   “啊...敢,敢!”那一刻我正想着我的母亲,想着妈妈的味道和她当年送来学校的豆腐乳。当兵离家后,我就再没吃过妈妈的豆腐乳了,便对他说:“不只敢,而是很想吃了,我几十年没吃过这好东西了。”老沈见我吃得大汗淋漓,津津有味,不久便从宁化老家带了一大罐给我,我也就不客气地笑纳了。

 

    再好的美味,餐餐吃也会腻的。回想儿时家里那些艰难的日子,其实我对豆腐乳曾怀有过既爱又恨的复杂感情。爱,是因为它美味、下饭;恨,是因为蔬菜淡季,家里常常十天半月,一日三餐都是豆腐乳,我吃怕了,不想再吃。心想,这又咸又辣的豆腐乳,能有多少营养,不吃些别的菜,怎么长身体啊?!我曾天真地想,要是家里没有豆腐乳就好了,总会炒点别的菜来吃吧。殊不知那个时候的乡下人,豆腐乳不够吃,用酱油当菜、盐水泡饭吃的人家也屡见不鲜。

    幸运的是天佑穷人,以现在科学的观点看,豆腐乳不仅美味好吃,而且还含有丰富的微量元素,腐乳中18种氨基酸,样样齐全,同等重量的腐乳,当中的蛋白质比烤鸭还要高出许多,常吃豆腐乳比吃腊肉、腊鱼对身体更有好处。豆腐乳,今天还有着东方奶酪的美称呢。

    现在的超市里,有各地生产的许多牌子的豆腐乳卖,我喜欢的是江西永丰生产的名为“永叔公”的茶油腐乳,因为在众多品牌的豆腐乳中,它最像我母亲做的豆腐乳的味道,它是我家餐桌上常年必备的小菜,看见它我就会想起母亲的豆腐乳,想起疼我爱我的母亲,想起母亲含辛茹苦,把我们拉扯大的那些艰难日子。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厦门的沙茶面 下一篇:父亲的糯米饭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苏内河 对 朵朵 的评论
你为什么要跟团出游..
划船老人 对 邢台十大传 的评论
寓教于乐..
划船老人 对 悔恨 的评论
柳照水中近如梳好句..
划船老人 对 轻吟浅唱醉 的评论
许愿连理流年易逝..
划船老人 对 七绝咏文安 的评论
西河大鼓北方的鼓书,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