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魅影芳踪(5)

时间:2019-07-24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27 下载

第五章 

云南的家属都来了,他们搞的更绝,直接在工地搭起了灵棚,“大白”一怒之下,觉着晦气,就搬到她女儿学校的旁边的小旅社。

旅社老板认出了我,在我的名人效应下,在和我合影后,特意把房费又打了折上折。

“哎呀,你这熊孩子,刷脸吃饭啊,我算是服气了,这年头,砖头瓦块都成了精。”大白揶揄我说。

“你不服是吧,师傅,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最讨厌你这种人。”

他交代我,一会儿吃饭他女儿会过来,不要我乱说话。结果到了饭店,他越不服,就越来好事儿,饭店老板认出了我,主动要求和我合影,并且还吃饭免单。

现在轮到大白蒙圈了,“熊孩子,以后我跟着你混算了。”

大白这次开始豪爽起来,点了好多菜,没过多久,一个清秀的女生过来,冲着大白叫爸爸。

女孩儿看到我,惊奇的说:“哇,你就是吴桐,挖蛇的那个。”她看看大白,又看看我。

“别看了,丫头,他就是挖出龙,还是我徒弟。来吃饭。”

爸,还真没看出来啊,你保密工作做的挺好的。”

“大白”的女儿叫薛牧歌,在浙江大学读电子商务。她跟大白一点儿都不像,长得像邻家女孩儿,阳光洒脱,尤其是那身材,看的让人意乱神迷。

我听国顺说过,大白已经和老婆离了好多年了,大白一直也没有找,他把自己挣的钱都用来供女儿读书。

刚开始他也见了几个,女人们看他整天神神叨叨的,都不愿和他交往,到后来他干脆也不找了。

关于他老婆的事儿没有人知道,有个工友有次开玩笑一提他老婆,他变得跟疯子一样和那人打作一团,以后再也没有人犯他的忌讳了。

平常日子大白很是节俭,除了春节买一套稍微上档次的衣服外,其它时间都是穿工装。

我吃饭时候多看了薛牧歌两眼,被“大白”发现了,他放下筷子,抽出一支烟点了起来。

“熊孩子,我可警告你,别打我女儿的主意。”“大白”说。

我还没有辩解,这边薛牧歌就说:“爸,看你,神经兮兮的,你是让我自绝于人民啊,大家都不打我主意了,那我成什么了。”

我晕,这真是原装父女啊!

“帅哥,欢迎你打我主意,哦,不过我这人挺会折腾人的,你要有心理准备。”薛牧歌对我说。

“大白”气的脸色发青,“女儿,你是越发不像样子了,跟个男的似的,说话都是大风吹。”

哈哈,窝里斗了,我趁机加了一把火儿,“我看着她还是蛮漂亮的,一点儿也不像男的。”

“你个熊孩子,给老子闭嘴,以后在浙江,我就是你浙江的爸爸,她就是你亲姐,记住没有?”

“大白”可是真急眼了,我脖子一缩,不再言语。

“唉,我的老爸,跟你在一起吃个饭,也这么了无生机。我终于知道妈妈为什么离开我们了。”薛牧歌说。

“大白”这次倒没有生气,看着快吃完的杭椒牛柳,筷子夹了杭椒放在嘴里嚼。

用餐巾纸擦擦嘴,“你妈最近怎么样?你知道吗?”

“她很不好,头发白了许多,和那个人也分居了,问州的天气很潮湿,她的腿经常疼。”

“她是没事找抽型的,活该受罪!”“大白”无厘头就说出这样的话,薛牧歌脸色阴沉,拿着包站了起来,“爸,不许你这么说妈妈,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也是有责任的。”

“唉,唉,姐,你别激动啊,坐下说话,坐下。”我站起来打圆场。

“我吃饱了,回学校了。”说完她不再看“大白”,直接就走了。

“大白”两眼直直的,靠在椅子背上,腿伸的直直的,像一株急于生长的植物,脚伸到了我这边也不在乎。好像在思索着什么,我急忙用屁股把椅子往后撅了撅,免得弄脏我的新裤子。

他用指头指指牙签,我把抽出一支递给他,他捂着嘴在剔牙。

我们出了饭店,回到住处,国顺在门口急的满头汗珠,“恁俩是咋回事儿,手机都打爆了也不接,吴总现在被家属给围住了,弄得工地都停工了,派出所的过去吊用没有。”

我们的手机都在屋里充电,进了房间拿了手机和门卡,我们一起去工地。

我看到表舅的惨状,我立刻吓的半晕,两个女人一人抱着他的一条腿,他脸色苍白站着不动,一群人披麻戴孝的围着他指指戳戳,派出所的人站在一旁也爱莫能助。

“大白”清清嗓子走上前说:“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样能解决问题吗?谁是家属,过来说话,这事儿我负责!”

一说这话,人群像潮水一样又把“大白”围了起来,表舅如同得到大赦,跟这兔子似的,一溜烟就开车跑了。

原先的两个女人又故技重施,一左一右也抱着“大白”的腿不放,开始嚎哭起来,“老公啊,你死的好惨啊,你可让我们娘三咋过啊!”

“大白”对国顺说,“陈总,去给我搬把椅子。”

国顺搬了一把椅子让“大白”坐下,“我先给你们说啊,我前列腺可是有毛病,你们这样抱着我的腿,我万一大小便失禁,弄你们身上,你们可别怪我。有问题解决问题,这样要是能解决问题,那你们一直抱着我抱到死,咱三个死一块儿得了,干脆也埋一块儿。”

两个女人一听,急忙松了手,仰着头瞪圆眼睛质问道:“我男人你们准备怎么赔偿?”

“对,出事了,你们没有一个人照面,还有没有良心?”

“我侄子年富力强,就这样死了,今天必须有个交代。”

大家七嘴八舌,“大白”把耳朵一捂,摇着头大喊道:“吵死了,吵死了,安静,安静!”

“大白”这样一闹,都安静了,“你们弄的像鸟窝一样叽叽喳喳,到底我该听谁的,这样吧,你们选出三个代表,我们认真谈谈,我们对这事儿是非常慎重的。也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答复,记住,我说的是合理,不是满意。”

家属们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会儿,派出了三个代表,“大白”说:“大家也都别站着了,我们几个去屋里商量商量,你们都休息吧。吃饭了没有,如果没吃饭,陈总,你带家属去吃碗烩面。吴经理,你跟着我做记录。”

在处理问题上,基本大家的职位都叫的虚高,这样好谈判,我一个开挖掘机的摇身一变成了经理,这些都是糊弄农村人的把戏。

我以前可小看了“大白”,现在仔细一看,还真有“大将”之风,我去宿舍拿了本子和笔跟着进入工地临时办公室。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魅影芳踪(6) 下一篇:魅影芳踪(4)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文思儿 对 成功始于决 的评论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师邀请去参加..
文思儿 对 文学好比上 的评论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审核好文章..
会心一笑 对 你的笑,胜 的评论
可能天下老师都是这么想的..
韦明方 对 专家(3) 的评论
社会现象令人深思!..
文思儿 对 天堂墓碑屋 的评论
只歌词是的我三月去大姑婆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