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魅影芳踪(7)

时间:2019-07-30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18 下载

第七章 

吃过早饭,“大白”把人召集起来先鼓动士气,然后家属偷偷带着孝衣,我们一群二十多个人浩浩荡荡向蓝波湾出发。到了蓝波湾门口,家属立刻穿起孝衣,该哭的哭,该骂的骂,条幅又做了好几条,“大白”俨然就是指挥官,指挥指挥这个,指挥指挥那个。

“那谁,你别干嚎,把矿泉水抹眼睛上一些。”

“还有你,声音在大一点儿。”不大一会儿,大门口的路已经堵得的水泄不通,许多闲人跟着一起起哄。

孙队长的安保人员基本上全部到位,有个二十多个,孙队长直接冲大白走过去。

“你这人怎么如此不知道感恩二字怎么写?上次人家小姑娘已经放了你一马,你这是东山再起啊,还是卷土重来啊,哥,这么大年纪了,你唱的是哪一出儿啊?”孙队长拿着大喇叭说道。

“大白”这次仗着人多势众,根本不把孙队长放到眼里,良晨哥这次也是真恼了,提着电警棍就走了上来,大白喊道:“保安打人了,保安打人了,大家来看看,还有没有王法了。”

一听说打人了,一个足有一百八十斤的女家属,跑过来一把就抱住了卫良晨的胳膊不放,“打死人了,打死人了。”孙队长一摆手,上来四个保安,两个拽胳膊,两个抬腿,胖女人开始干嚎。今天“大白”开会明令不许打架,主要目的就是逼南建国出来见面。家属不再哭了,干脆大家都躺在了地上,本来天就热,这躺在水泥地上的滋味绝对不好受,结果一躺下去,跟后背点着一团火一样,立马就坐了起来。

“我跟你们说啊,你们如果今天再胡闹,我孙大炮可不客气了,就是今天你们想走都走不成。有话好好说,咱杭城也是文明城市,国内外游客都来游山逛景,你们一个个的跟晒咸鱼的一样,简直就是城市的牛皮癣,你们弄的像动物园一样叽叽喳喳,到底我该听谁的,这样吧,你们选出三个代表,我们认真谈谈。”

我晕,这孙队长感情和“大白”都是一个师傅教的,套路都是一样的啊。

“谈什么谈,你能代表南建国,我估计现在他可难受,孙什么大炮的,咱谈没用,叫他家的人出来谈,要不,没啥好谈的,你也不用吓唬我们,我们有理走遍天下,就是弄到中央我们也不怕,今天我们二十三条人命就豁出去了。”国顺这次胆子也大起来了,说话都是硬碰硬。良晨哥听出了国顺的口音,说道:“咦,听着口音这么熟悉,老乡,是河南的吧?有啥事儿不能好好说,要弄的不得劲儿。”

国顺说道:“咦,我是太前的,老乡,你是哪地的?”

我晕,国顺这货,人家一拐他,他就跟着跑。“大白”看情况不对,立刻对国顺说:“陈总,你干什么啊,咱是来要钱的,你要是攀老乡,你晚上再来找他,分清主次,提高意识。”

“哎呀,薛总,人家给俺说话,我不能不理人家吧,出门在外,许多事儿还真得指望老乡,老乡见老乡,眼泪一箩筐,我就问问他是哪儿的,这碍你多少事儿。”

“大白”知道这国顺是一根筋,说道:“陈国顺,你要和老乡说话就去一边儿,别耽误我们正事。”
“啥,大白,你以为吴总给你封个讨债的芝麻官,你就神气了,别拿着鸡八毛当令箭,我这几天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国顺立刻犟脾气就上来了,梗着脖子和“大白”吵了起来。

我喊道:“你们吵个球啊,外面的事儿还一团糟,自己窝里掐起来了,看你们一个个出息的,还不够丢人现眼。”我这是第一次发脾气,他们知道我和表舅的关系,我一发火,他们就停止了吵架。

卫良晨看我说话还起点儿作用,“吴桐,我的好老弟,你们五次三番这样弄也不是个事儿,这样,你们的人先把地方给腾出来,我们负责找他们家的人,中不中,兄弟。”

我可当不了这家啊,我看看“大白”,“大白”想了几秒钟,“朋友们,这位就是杭城十二号挖出白蛇的那个帅哥,你们可以找他合影签名了。”

人们一听这个,都把我围住了,我就趁机把人群带到百十米外的路边花园,大白和几个家属在和孙队长交涉。我写字很差的,不过练签名已经从初二就开始练了,就名字写的好。国顺刚才和“大白”闹僵了,就跟我一起来了,他负责维持秩序。天开始热了,我累的嘴都不想张,可是合影都要喊“茄子”,我一上午都不知道喊了多少边了,今天中午如果不要个烧茄子吃吃,就对不起这张嘴。我看到一辆红车开过来,国顺眼也够尖的,急忙给“大白”:“他妞回来了,拦住她,大白。”

我和国顺来到门口的时候,女家属已经把南梓围起来。南梓看到大白,知道是还是上次的那事儿。孙队长过来说:“我说南梓啊,叔叔我也不容易啊,刚才老总给我骂的狗血喷头,你和你爸联系联系,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对不对?”

南梓打开包,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孙队长,“你联系吧,我是联系不上。”

孙队长打了足有五六个电话,“都是忙音啊,南梓这事情可怎么办?”南梓沉默不语,家属们说:“没钱还债,那不是还有别墅吗,别墅卖了,不就有钱还了。”

“不行,去她家搬东西,先把值钱的东西卖了。”这些都是“大白”事先教的,南梓说:“既然这样说了,别墅现在社区还没有办下房产证,卖不了,不信你们去房管局查查,如果你们要搬东西,你们就去看看,我们家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你们尽管拿好了。”

孙队长再三强调如果搬东西,不要去太多人,这样影响不好,最后我们六个人跟着南梓进入了社区,余下的人坐在对面的树下等着。进入院内,打开门,我们都愣了,房子里一架白色的钢琴高傲的立在客厅中间,其它地方都是空荡荡的,看来这要账的不止我们一家。家属们像猎狗一样跑到楼上,没多久又失望的空手而归。南梓依然平静,“大白”看到钢琴,走过去慢慢抚摸着,像抚摸一个熟睡的婴儿。他坐在凳子上,手指弹出了流水一样的旋律,他居然弹出了《千年等一回》,大家见他如此入神,没有人做声。琴声终了,那个胖女人说道:“这个钢琴还可以卖点儿钱,来,我们把它抬出去卖了。”

“大白”狠狠瞪了胖女人一眼,怒吼道:“滚,都给我滚!”而我却看到南梓在偷偷流泪!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江城((九十六) 下一篇:一个“副”字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文思儿 对 成功始于决 的评论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师邀请去参加..
文思儿 对 文学好比上 的评论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审核好文章..
会心一笑 对 你的笑,胜 的评论
可能天下老师都是这么想的..
韦明方 对 专家(3) 的评论
社会现象令人深思!..
文思儿 对 天堂墓碑屋 的评论
只歌词是的我三月去大姑婆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