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魅影芳踪(8)

时间:2019-07-31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20 下载

第八章  柳 暗

为了逼南建国出面,大白领着我们住在南家的别墅里,没有床的就打地铺。

孙队长他们开始是死活不同意,但是又害怕每天在门口闹,这样会影响新楼盘的销售,经过向上级请示,上级领导也同意了,只是有一个要求,只能呆到别墅里,不能在外面乱晃。

国顺打呼噜自己睡一个房间,大白睡一个房间,毕竟是领导,我干脆找了有木地板的储藏间打地铺。

看我们这么死乞白赖的准备长期战斗,不过“大白”日子过得逍遥自在,那架白钢琴成了他的至宝,每天他要弹上一曲。

我们这么一闹,中间南梓回来了一次拿了自己的东西,然后交代我照看她的花草,我哪有那本事啊,不过大白一口答应,说如果长期不在家的话,他会让人把这些花草搬到工地,他自己养着,如果她回来了,就可以找他要。

南梓留下了手机号码给大白,收拾了自己的行李,再也没有回来过。

她的卧室上了锁,只留给我们一扇冰冷的门。

走的时候冷冷看了我一眼,我感觉她可能误会我了,我就跑出去去追她,她开着车一溜烟儿就不见了。

路口拐弯的地方只留下一树夹竹桃孤零零的站着,那些花朵有些已经凋零,胡乱在地上散着,风一吹,擦着地皮往墙角钻。

这样耗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这么一票人每天的吃喝拉撒都是要花钱的,五天过去了,南家的人愣是一点消息没有,“大白”也是愁的一筹莫展。

孙队长过来交涉,让我们迅速撤走,因为南家水电费逾期,明天就要断水断电。

这明显是变着法子赶我们走,吃过晚饭,“大白”把人召集起来商量对策。

胖女人说,“薛总,你看我这几天闹失眠,你办法多,路子广,咱再想想别的门儿。”

另一个自称表姐的说:“大美,你还失眠,你打呼噜整个别墅里都惊天动地,我已经几天没有睡好了。”

胖女人说:“小荷,你真是瞎说,我从小就不打呼噜,你可不能诬陷我啊。”

国顺看又要跑题摆摆手说:“中了,中了,别说那没菜水的话,说正事儿。”

“大白”干咳了两声说:“以我之见,这个地方再呆也没有意义了,我们进攻下一个目标,这个叫唐名簧的欠了咱十九万,他家住在——”

他话还没说完,家属们就打住了,堂叔的说:“薛总,你不是耍我们啊,这家要不到钱,下家就能要到了,这样可不行。”

“对,不行!”

“明显就是耍我们的,把我们溜的没有脾气了,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你说啥,你们这些家属这样说话,我们可不爱听了,我们谁不知道家里床舒服,陪着你们在这儿打地铺,你们还不感恩。”国顺有些激动。

“姓陈的,你不爱听不听,我们还去堵工地,我看这法最有效。”家属说道。

“中啊,你们去堵吧,你们可长本事了,这是国家重点工程,你信不信找警察来抓你们。”国顺说。

“警察,拿警察吓唬我们啊,我们最不怕的就是警察,有理走遍天下,警察也要讲理啊。”

话一较劲,大家开始吵起来了,忽然门铃响了,胖女人动作利索的很,她像一头洋葱,立刻就冲到门口,然后进来几个穿唐装的男人,有一个大肚子的,剃着板寸,戴着大蛤蟆镜,嘴里叼着一支黑乎乎的雪茄。

胖女人说:“你终于露头了,我们等你等得好苦啊。”

男人一愣,“你等我干啥,你是谁啊!你们都在这儿干啥!”

凶神恶煞的表情把胖女人吓得倒退了三步,“你凶什么凶,我还没看见欠债的这么牛的!”

“吔,我说你个死娘们,我凡是碰见胖女人就没有好事儿,你给我说清楚,谁欠你钱了。”男人目露凶光狠狠说道。

“吔,你不是南建国啊?”国顺说。

“别他妈的废话,我是找南建国要账的,他小子欠了我一百二十八万,三年都没还一分了,你们是什么人啊?怎么呆在这里?”男人说。

原来也是要账的,几个人楼上楼下晃悠了几圈,看到破败凌乱的局面,嘴里骂骂咧咧的走了。

这南建国的窟窿也够大的,八面都是欠钱,大白开始烦躁了,他一支接一支的抽烟,一杯接一杯的喝水。

国顺说:“薛总,别光喝水啊,快想办法啊,你喝这么多水,就不怕把尿泡憋崩。”

“陈国顺,你少说两句吧,闭上你的裤腰嘴,让我师傅理理思路。”我说道。

大家陷入了沉默,看着大白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大家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大白身上。

谁知没过多久,大白的香烟从嘴边滑落,他居然打起了呼噜。

刺耳的门铃又响了,大白一个激灵就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胖女人吸取了刚才的教训,站着没动,大白手指指她,“愣着干啥,还不去开门?”

胖女人又像一头洋葱滚到门边,大家都把目光朝门口方向望去,不知道这次出现的是哪路神仙。

一个中年女人包着丝巾,戴着墨镜进入大厅,“还是我聪明啊,要是还跟着这个死鬼,我就八辈子倒霉了。你们这些是要账的吗?你知不知道你们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大白被打扰了美梦,正憋着一肚子气没处发泄,见中年美妇如此嚣张,“这位太太,请你不要吓唬我们,我们就是要账的,但是我们是合理合法合情的,跟罪行一点儿也扯不上关系。不知你和南建国什么关系。”

从门外又进来两个穿着笔挺西服的帅哥,每个人手里提着一个黑色手提箱。

其中一个打开一个手提箱,拿出了一个档案袋,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纸,递给了大白,“你好好看看吧,等着吃官司吧!”

我凑近大白,看到纸上好像是一个证明文件,四个字跳入我的眼中:“南梓失踪。”

后面还有公安机关的落款,鲜红的大章盖在最后。

大白语气缓和起来,“您是南梓的什么人?”

“我是她妈妈,我女儿因为你们要账脑子受到刺激,现在失踪了,你们赔我女儿!”

“如果我女儿有三长两短的,你们这票人全搭进去都不够。”

“大白”的表情忽然变得一脸迷茫,这样的结果是他始料不及的,我看到他的手在裤袋里摸东西,我知道他在找香烟,他的香烟就扔在茶几上。

我拿了香烟抽了一支递给他,给他点上火,他猛吸了一口,就像突然断电的奥特曼重新获得能量一样,眼睛一骨碌顿时来了精神。

“这位太太,你怎么就断定是我们把你女儿刺激的离家出走了呢?在没有当事人证明的情况下,你不能主观臆断就把责任全盘推到我们身上。”大白说。

吔,我这师傅是成精了,我算是领教了,什么叫高人,什么叫装十三的行家。

这么一说,南梓的妈妈也一时语塞。

“大白”见女人不说话,以为拿住了她的要害,立刻又说道:“夫人,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我非常理解您目前的心情,天下有哪个母亲不心疼孩子的,南梓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失踪,我们都是万分担忧,非常同情,发生这种事情,不是我们要的结果。”他表情很沉重,估计是以为南梓的妈妈听后会哭得蹲下去。

南梓的妈妈这次是大逆转,狠狠瞪了“大白”几秒钟,从包里拿出一个白色的日记本,扔到“大白”脸上,“你这老东西,还狡辩,看看我女儿的日记你就知道了,你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不要跟老娘花言巧语,老娘纵横商界二十多年,你们这些Low货见多了。只要找到我女儿,你们那些烂账老娘我包了。要是找不到我女儿,我会花三倍的钱让你们付出代价,你信不信?”

这世界真他妈的是拼实力的,嘴皮子只能唬住屌丝,却唬不住江湖老鸟。

“大白”,这戏可不好演了啊!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魅影芳踪(9) 下一篇:江城(一零一)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文思儿 对 成功始于决 的评论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师邀请去参加..
文思儿 对 文学好比上 的评论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审核好文章..
会心一笑 对 你的笑,胜 的评论
可能天下老师都是这么想的..
韦明方 对 专家(3) 的评论
社会现象令人深思!..
文思儿 对 天堂墓碑屋 的评论
只歌词是的我三月去大姑婆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