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魅影芳踪(10)

时间:2019-08-05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99 下载

第十章   

下了火车,尽管我的肚子咕咕叫,因为大白事先有交代,他把他多年混江湖的经验写了一本书,叫做《江湖无忧集》,他去打印店打印了三本,一本自己留着,一本给了薛牧歌,最后一本在送我进站的时候郑重其事的给了我。

他反复叮嘱我,说遇到任何问题要随时打开查看。

我反正坐火车无聊,拿出来随手翻翻,结果吓我一跳,这大白,是吃瓜子撑着了,还是喝酸奶呛着了,他的这本书堪称江湖宝典,这句话是坐我旁边的一位宁波人说的。

在书里,分了两个维度,一是各种场所,二是各种事情,比如在车站吃饭,你会遇到三种危险,第一是味道死难吃,还傻贵,最少比市场价高出一倍;第二是故意捣糨糊,把重量单位搞乱,比如一个东西5元,单位是两和斤计算,就是十倍的差距,一定要看准;第三是看着便宜价钱,结果上来后,都是两筷子能夹完的,结果吃了十盘菜也吃不饱。

最后是正确的方法,还拿吃饭为例子,出门乘坐一辆公交车,坐够半小时后下车,去附近找饭店吃饭,基本上挨宰的几率为零。

或者到车站的超市,去买统一方便面,或者康师傅饼干,这些大品牌的东西,这些东西的价格大家都是门儿清的,也不会吃多少亏。

大白真是无聊啊,他也忒小心了,我看了几页就不看了,这世界上傻人就是多,那个宁波人捧着看得津津有味,结果到站了,他才看了三分之一,最后和我商量,问我多少钱卖。

我晕,不就是一本破书吗,我让他看着给,他从皮包里掏出一张金线闪耀的老人头,于是大白的杰作就易主了。

我按着大白的吃饭攻略,终于在体育馆附近,找到了一个门面不大的川菜馆,我十分慎重的看了看菜单,麻婆豆腐28一份儿,鱼香肉丝38一份儿,一份米3元,王老吉7元一罐。

还算不贵,吃饭的人不多,菜上的也算快,口味也就是那样,不算好吃,但是还可以下咽。

我的对面有一张圆桌子,只坐着一个人,却摆满了菜,足足有六个,其中有水煮鱼和水煮肉片两个硬菜。

我不敢确定他是不是真的饿了,或者他就是个地道的吃货。

他的身边没有旅行包和拉杆箱,我断定他是本地人,看着他有三十好几的年龄,还故意在黑头发中染了三缕银白的头发,着急忙慌的冒充更年期的三毛。

我和他都是一人一桌,他具有亲和力的笑容,邀请我过去一道吃,说反正也是一个人,吃饭多没有意思。

“哇,你一个人吃这么多啊?”我说道。

“我吃的并不多,只是想多品尝品尝不同的菜,饭店又没有小份儿,所以多要了几个菜,吃不了也是浪费,所以你要帮忙多吃一些。”他说的是普通话。

我看了一眼自己那盘好似被啄木鸟临幸过的鱼香肉丝,也不好意思端过去,就直接端着一碗米坐到了另一个桌子上。

他要了半斤装的白酒,我怕他喝醉了,一会儿无法付账,想起了大白教我的办法。

想知道一个人到底喝没有喝多,只需要给他两位数乘以两位数的乘法即可,答对了说明酒量很大,头脑非常清醒。

如果答错了,我应该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账结了,迅速离开。

“大哥,咱们做一个游戏,我问你一个问题,你问我一个问题,答对了,对方就要喝酒。”

那人欣然同意,我说道:“12乘以13等于几?”

156!”

14乘以15等于几?”

210!”

正确!看来脑子清醒的很,我看到他的半瓶酒所剩无几。所以我就以助人为乐的精神帮他吃菜。

那天晚上,我被人押着用工行卡支付了二百八十六元的餐费。

残酷的事实告诉我,和一个爱吃霸王餐的会计吃饭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

这个该死的家伙此刻正躺在三轮车上,睡得跟死猪一样,他的头靠着我的肩膀,呼噜的臭气熏天。

幸亏我从他的手机上找到了他爸爸的号码,我别无选择的让他爸爸来接他,顺便也要回我出的饭钱。

蹬三轮拉客人,是他爸爸的职业,我从背后看着老人佝偻的身体,用力蹬着车子,心里酸酸的。

老人一边蹬一边和我唠嗑,从老人的话语里,我知道了一些情况。

他儿子刚刚失业,原来在问州的一家外企做会计,工资高,工作好,很多人羡慕,可惜今年外企要把工厂搬到越南,所以他儿子就失业了。

工资低的,他不想去,工资高的,他的资历又欠缺,所以这两个月形成了吃霸王餐的毛病。

“小伙子啊,你真是好人啊,我儿子有你这样的朋友,也是他的福分。”

冤啊,“大叔,我不是你儿子的朋友,我们是今天才认识的。”

“你不是我儿子的朋友,那你送他回家干什么?”

“是我在吃饭,他也在吃饭,他吃霸王餐,让我一块吃,他喝醉了,然后是我付的账,他应该还我286块钱。”

老人车子停下来不走了,他回过头看着我,露出了严肃的目光。

他大概明白了我的用意,“你和我儿子一起吃霸王餐,你付账不应该吗?”

“是他叫我去和他一起吃的,我想他热情好客,所以没有想那么多!”

“你这小伙子,脑袋是不是进水了,你们从前都不认识,你凭什么让我儿子请你吃饭,还说我儿子吃霸王餐,分明就是你吃霸王餐,趁我儿子喝醉,你诬赖他。”

我的天啊,这比窦娥的爹都冤啊!

我看着老头,真想打他一顿,但是人生地不熟,又怕吃亏。

“你这老头儿,有其父必有其子,头顶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你活该蹬三轮,蹬—到—死,才好。”

“我呸,你这小混蛋,敢咒我,我就是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收拾你。”

老人向我扑过来,他伸出鸡爪一样的手,抓我的衣领,我往后一缩,转身就跑。

我可不想惹麻烦,直接逃走,等我一口气跑到一个小巷口,回头见死老头没有追上来,才停下来。

猛的我发现对面马路上好象是南梓拉着拉杆箱,一闪而过,我迅速穿过马路,追上去,嘴里喊着南梓的名字。

她非但没有停反而发足狂奔,我在后面追,“南梓你不要跑,等等我。”

她的速度更快了,我气的头脑发涨,跑到桥上的时候,我去抓她的衣服,她的身子一歪,快要掉进河里了。

我急忙去拉,结果失去了重心,和她一同掉入河里。

我心里想,妈蛋,这次完了,我是旱鸭子啊,我的妈呀,活不成了这次。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上甘岭(二十九) 下一篇:珍惜珍惜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文思儿 对 成功始于决 的评论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师邀请去参加..
文思儿 对 文学好比上 的评论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审核好文章..
会心一笑 对 你的笑,胜 的评论
可能天下老师都是这么想的..
韦明方 对 专家(3) 的评论
社会现象令人深思!..
文思儿 对 天堂墓碑屋 的评论
只歌词是的我三月去大姑婆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