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魅影芳踪(11)

时间:2019-08-07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15 下载

第十一章   

我一把没有拉住南梓的手,自己失去了重心,一头扎进河里。

落水后,我发现了奇异的变化,虽然夜色很暗,我却可以看到我的腿脱离了身体,我恐怖的想大声喊叫,一张嘴水往里灌,我第一口水还没有喝进肚里,发现胳膊也飞了出去,然后是身体,我清醒的知道,我只剩一个脑袋了。

尽管没有疼痛的感觉,也把我吓懵圈了。看着腿、胳膊、身子好像商量好了一样,朝一个方向飞去。我生怕他们跑散了,如果有幸活着,就是想参加残奥会,光一个脑袋恐怕也是没有项目的。

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四周变得黑咕隆咚,感觉好多东西又撞在我脑袋上,然后是白色的旋流,身体,对是身体,我感觉到自己的四肢又对接到一起了,就像扔进了滚筒洗衣机,头晕目眩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震耳的锣声把我惊醒,眼前尽是穿古装的人,比杭城宋城里的人还要多,衣服没有宋城里的人穿的新。

刚开始,还怀疑是被黑剧组绑架来演戏的。“表少爷,请你高抬贵腿,你的腿已经压在我的腿上很久了。”

我吓了一跳,一个四方脸的人和我一起靠在树干上,我原来坐在大榕树下面。蝉鸣叫的是撕心裂肺,让人耳膜穿孔。

“唉,大哥,我这是在哪里?”

“表少爷,你可千万不能这样叫,老爷知道了要把我的腿给打断的。”

“老爷?哪个老爷啊?”

“就是你的表哥,杭城知府何运清啊,你是一天不吃药,就开始发癔症。”

“杭城知府何什么?”

“何运清何大人,估计你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快拿出你的锦囊看看吧!”

锦囊,我低头看到腰上的锦囊,从里面掏出了一块绸子,上面写着“在下杭城知府何运清的表弟沈燕北,自幼患有忘病,如果我迷路了,请把我送回杭城府衙,必有重酬!”

我,吴桐,居然成了沈燕北,难道我穿越了吗?

“现在是什么时间,我这是在哪里?”

“现在是大宋朝宁宗开禧三年,你现在是在京城临安。”

“京城不是北京吗?怎么会是临安。”我一直以为中国的都城就是北京,几千年都是这样的,怎么一下子变成了临安。

临安,南宋的京城,对,还是杭城,这不是出了邪了吗?从问州穿越到了杭城,我怎么说问州人这么厉害呢?一条臭水河也有穿越的功能,原来都是穿越的高手啊!

仆人告诉我他叫小司,已经照顾我一个月了,我对小司说:“仆人也是人,你的名字叫什么?”

小司挠着满是脑油味儿的头发,“我是下人,哪有什么名字啊?记不得了!”

“那好,以后方便招呼你,我今天就给你一个好听的名字,你以后就叫司大林。”

“谢表少爷,以后我就叫司大林。”

“大林啊,我想尿尿啊,哪有厕所?”

“路对面卖酒的后面。”

“那里有厕所吗?”

“你去了就知道了!你可别再跑丢了啊!”

我走到了卖酒的店铺后面,那里是一片草地,哪里有什么厕所,我看到地上还有一坨一坨干了的屎,黑乎乎的。才知道这就是约定俗成解手的地方。

我刚提上裤子,一个大叔哼着小曲也来解手。

“大叔,请问这是宋城吗?”

这个大叔瞪着我,狠狠哼了一声,鼻涕差点流到嘴里。他哧溜一下又吸了回去。

“这里不是宋城,是宋朝,所有的城都是宋朝的城,你不要把宋朝说成宋城,宋朝是宋朝,宋城是宋城。”

感情这叔是郭德纲的师弟,回答一个简单的问题兜了一大圈。

也许我的问题比较弱智,但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决定了我的差旅费能否报销的问题。

大林把我领回府衙,表哥一家,不对,应该是知府一家连筷子都没有动,等我坐下后,知府首先拿起筷子,其他人才开始吃饭。

我扒着饭,偷偷观察他们。

那个挨着知府黑着脸的女人应该是他老婆,从她的丹凤眼,就可以看出不好惹,大概有四十多岁,脸上抹着厚厚的粉,眼角的皱纹足可以夹住苍蝇,五官还马马虎虎凑合着能看。

两个小孩子,大的也就十几岁,小的大概七八岁。他们吃饭的时候不怀好意的也看我。

吃过饭,司大林把我带到了表哥的书房。知府摆手让小司退下,“燕北啊,你来我家一个月,你就跑丢了十七次,你表嫂已经三天不和我说话了。舅舅把你托付给我,你能不能让我清闲几天。”

我如果说出实情,这何大人不得弄死我啊,我看来只有装到底了。

“我错了,表哥,你惩罚我吧!”

“燕北啊,我如何下得了手啊,当年如果不是舅舅照应,我何运清何来今天啊!舅舅的恩情没齿难忘。下午我从金山寺请了了空大师给你做场法事,你一定要听话啊!”

金山寺,法海,白素贞,我的天呐,我难道真的招惹了白蛇了。

“表哥,金山寺不是有个叫法海的吗?”

“又乱说话,金山寺的主持是了空大师,哪有什么法海,等会儿不要乱讲话,你这毛病一直改不了,你要明白你现在是一个病人,切不可妄言。”

大林和另一个粗壮的仆人把我架到冒着蒸汽的大木桶里面,伺候我洗澡,把我洗干净了,给我穿上了洁白的衣服,把我抬了出来。

“表少爷,你可不要乱动,法事一会儿就开始了。躺着就行了,时间不长。”

后花园里面的树木葱郁,我被抬到亭子里的竹床上。床的四周放着四个木鱼。

大林拿着一束花在我鼻子前一晃,我的眼睛就像坠了铅,抬也抬不起来,感觉昏昏沉沉的。

我隐约听到一声“南无阿弥陀佛”,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的手脚都被铁链拴着,成为一个“大”字,仰面朝天躺在一张古老的床上,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木材香气。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苦情31 下一篇:上甘岭(二十九)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文思儿 对 成功始于决 的评论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师邀请去参加..
文思儿 对 文学好比上 的评论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审核好文章..
会心一笑 对 你的笑,胜 的评论
可能天下老师都是这么想的..
韦明方 对 专家(3) 的评论
社会现象令人深思!..
文思儿 对 天堂墓碑屋 的评论
只歌词是的我三月去大姑婆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