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魅影芳踪(12)

时间:2019-08-08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34 下载

第十二章   

我大喊大叫,也没有一个人来,我喊司大林,也没有人应,窗外的月亮是满月,慢慢移到中天。

太阴险了,说好了给治病的,怎么像是要人命,所谓的表哥,还不如隔壁的老王,这一表三千里,不至于要我的小命啊,大不了把我赶走就是了。

我越想越害怕,冰冷的铁链子挨着我的皮肤,虽然是夏天,那股寒意让我毛发倒竖,不知道下面他们要玩什么。

忽然感觉体内好涨,先是脑袋里面撕裂的疼,好像有个东西在里面急速扩大,仿佛有头野猪在里面发了疯似得横冲直撞,那种痛苦,比死还难受,我想咬牙忍着,但是我的嘴好似变得很大,牙床也无法咬合,感觉硬硬的东西从嘴里一直伸到外头,用舌头一舔,我的天啊,难道是狼人的獠牙,我这穿越也太狗血了,穿越成什么不成,偏偏穿越成狼人。

这时我已经喊不出来了,语言被野兽的嚎叫代替,我的身体变得大了起来,把衣服都撑爆了,虽然很暗,我却看到胸口窜出的硬毛,足有一寸长。

我的裤子也被撑爆了,如果不是有铁链扣着,我想自己一定有无比神力,一拳能把三八厚的砖墙打个大窟窿。

就在我变得五迷三道的时候,恍惚中感觉门开了,一人提着灯笼来到我床前,近了我才看清是个和尚,慈眉善目,眉毛很长,他披着紫色的袈裟,手里捧着一个钵盂,嘴里念念有词。

“妖虐,我看你能作恶多久!”

我想对和尚说:“大师,你好!我不是妖虐,你千万别杀我!”

可是我自己听到了自己的话变成嗷嗷的嚎叫,他拿着电影里法海的道具,难道要把我吸进去吗?这刚穿越一天,还没过足富贵瘾就一命归西,这也太悲惨了。

和尚把手放到我的脚上,顿时感到他的手心仿佛有一股超强的磁力,那种奇怪的力量从体内被手掌吸着走,他继续顺着腿往上摸,体内仿佛有个东西被驱赶着往上走。

我喉头发紧,胸闷,颤抖,狂吼,直到和尚的手移到我的头上,他拿着钵盂对着我的头,移到我的脸上,我顺便看到钵盂里面幽深明亮,一股渗人的蓝色打着旋,在不停转动,仿佛有巨大的磁场,我的身体不由自主想被它吸起来。

忽然,我感觉有东西从我嘴里飞了出去,顿时感觉肚内猛的一空,那种憋涨的劲立即消失了,睁开眼,发现和尚笑眯眯的把屋内的蜡烛点亮了,而我全身虚脱,像被抽了筋一样躺在汗水濡湿的床上。

舌头舔舔嘴,獠牙也不见了。

“沈施主,你受惊了。第一重妖力已经被老衲镇住了。下半月你就可以不受煎熬了。”

我大惑不解,照他的意思下半月后,我还有可能要受苦,这时知府表哥带着司大林走上前把我的铁链打开。

“表弟,请原谅愚兄瞒着你,这也是无奈之举。你在十六岁那年,在兰若寺读书,被女妖迷惑,妖魅太重,让你心神迷乱,最后女妖也是痴情,死在你的体内,其魔性不灭,一直折磨你到现在。”

我急忙摸摸自己的肚子,我的天啊,我体内还有个女妖,吓死个人了!

“女妖是不是叫聂小倩?”

“表弟,不要再妄言,连她的名字都忘了,看来你是病的真不轻啊。”

表哥从桌子上拿起一本诗集,打开扉页,我有许多字不认识,只看到“燕北”“婷瑜”,婷瑜应该是女妖的名字。还有一句很有意思的诗句: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沈施主莫要惊慌,老衲法力尚浅,魔性需要十二个月才能消除干净,每到月圆之夜,魔性发作,紫金钵盂才可以把魔性吸走。你好好将养贵体,老衲这厢告辞!”

表哥去送和尚了,司大林给我端来一碗汤,“表少爷,快把汤喝了,出了那么多汗,跟尿床了一样,不,跟洗澡了一样!”

“表少爷,你真是有福气啊,遇到当大官的表哥,要是我们小百姓,谁管你死活啊,早被不分青红皂白就抓进雷峰塔了。”

雷峰塔!真的有雷峰塔。

“有啊!临安最有名的地方,你只要夜里去塔边,还能听到里面的鬼哭呢!”

“你听过鬼哭?”

“没有,我听俺爹说的。”

“你爹听过鬼哭?”

“没有,他是听俺爷说的。”

妈的,传说都是这样来的,跟传销一样,杭城的说问州的赚钱了,问州的说宁波的赚钱了,到底是谁赚钱了,总之自己看不到。

早上起床,感觉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走路都有点困难。表哥要去府衙,临走不知道对大林说了什么。

大林伺候我吃了一只鸡腿,一个鸡蛋,一碗粥,一根油条,一个馒头后,我才稍稍有了点劲儿。

“表少爷,你身体比较虚,老爷说今天太阳很好,想让我带你去外面走走,晒晒太阳,给你蓄一点阳气。”

大林牵出一头驴子,让我骑上去,拉着我从后门出去了。

宋朝时候的西湖比今天的西湖要美,湖水很清,鱼也很多,坐船是不要钱的,都是官府提供的福利。

太阳晒得我头晕,我们中午在一家面馆叫了两碗面,又要了荆芥拌黄瓜,还有一盘水煮花生。

我对老板说:“老板,来两瓶啤酒!”

“沈大爷,我们小店只有烧酒,女儿红,没有啤酒。”

我又把时间搞颠倒了,心里对自己说,记住啊,记住,这是宋朝,再胡说话,可能会被砍头的。

“哦,那就不喝了。”

吃过饭,司大林忘了给饭钱,“大林,付账!”

大林咧嘴一笑,“走吧,我的爷,临安谁敢收你的钱啊!我的这张脸就是免费饭票。”

我纳闷了,杭城知府的面子这么大,吃白食啊,这也行啊!

“大林,我总觉得吃饭不给钱不合适。”

“表少爷,你这算什么啊!前朝高俅的儿子高衙内,吃遍天下都是免费的,你这还是不上眼的,当朝宰相的公子们,吃喝玩乐长年累月,哪花过一文钱。不就是一顿饭吗,看你难受的。”

经过一家医馆,正逢义诊,我想弄清楚我体内的怪病,就说“走让医生看看我的病”,既然吃饭不要钱,看病也不会要我的钱,于是让大林拉着我占便宜。

看着一大溜排队的人,我实在不愿意等。

“大林,人这么多,那要排队到什么时候啊!咱们还是走吧!”

“表少爷,走什么走啊,既来之,则安之,你就瞧好吧。”他拉着我的手,一直走到队伍的最前头,冲着一个驼背的老汉说,“让一让,知府大人的亲戚来看病!”

这话还真管用,老人急忙后退,我感觉有点窘迫。埋头开方子的人抬起头,看着我,不紧不慢的说道:“在下许仙,还请公子到后面排队,医馆清誉,蒙大家维持,不胜感激。”

我是步步惊心啊,眼前的人居然是许仙,果真是一个娘炮儿,白净的脸上,稍微有几颗麻子,眼波荡漾,标准的桃花眼,还是双眼皮,这是显得精神差了一些,是不是被妖精给折腾的。

我激动万分,“你就是许,许仙。”

没等我说话,司大林抢先对许仙说:“许仙,你不知道这是知府的表弟吗?还不赶紧看病,你这医馆还想不想开了?”

屋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别说是知府的表弟,就是皇帝的表弟也跟我排队去!”

司大林立刻显露出恶奴的本色,“咦,你是谁啊,吃了老虎胆子,敢这样说话。你给我出来!”

帘子后面走出一个青衣女子,拿着一把剪子插到桌子上,把许仙吓的身子往后一仰,险些倒在地上。

“在临安,我看谁敢给我小青撒野。”

大明星一个个闪亮登场,哇,小青啊,我的那个神啊,蛇妖就是漂亮啊,比电视上整过容的韩国锥子脸明星都漂亮。

我伸着头想看小青后面是不是有还没有变回去的尾巴,她的裙子太长,什么也看不到,或许她的裙子下面就有尾巴拖在地上,一走路地下会冒火星。

大林见小青也不示弱,两人骑虎难下,就在这个时候,帘子后面又传来一个柔美的声音,“医者父母心,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小青,跟你说多少回了,你这脾气得改改。”

帘子一挑,一位白衣女子走了出来,我看到了女神,居然和南梓一模一样,除了衣服,南梓也穿越了吗?

“姐姐,你每次都是吵人家,也不看看是谁蛮不讲理?”小青带有怨气的说道。

原来是白素贞,白蛇,南梓,这两个人在我脑海里交互出现,我的头晕晕的,身子就滑倒在地。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魅影芳踪(13) 下一篇:苦情31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冗讯 对 四言七言各 的评论
永州红网屏蔽此文后曾发《奈何..
冗讯 对 沁园春 邢 的评论
欣赏点赞,对偶再完善一下就更..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仔细推敲自此更宽一些..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自此~此次如何望酌..
冗讯 对 七绝 弹奏 的评论
不知何故未显示图腾只好在此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