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白驼山的恋人们(4)

时间:2019-08-10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03 下载

第四章  浓情蜜意 

段公子和我一起离开了团练府,燕哥和轿夫在后面跟着,我和段公子走在一起。从我见到他的那一刻起,我就心慌意乱,一见钟情的感觉让人好紧张,他好似察觉了我的窘态,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春冰姑娘,夜里风大,你还是坐在轿里好一些。”他关切的对我说。

 “不当紧,白驼山的春风不伤人的,我也好久没有出来走一走了,感觉很开心。”的确,我很开心,开心的原因并不是好久没有这样走路,而是因为他在我身边。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他在,我就会不自主的高兴起来,没有任何缘由,就是一种简单的、纯粹的快乐。团练府离笠湖桥有五里路,我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应该多好,天上的月亮也发出暧昧的光芒,燕哥知趣的远远跟在后面,她是最知道我心事的人。

“段公子经常来白驼山吗?”我问道。

“这是我第一次来,可能也是最后一次,白驼山是个好地方。”他的话让我很绝望,因为我想再次见到他,或许他如果没有成亲,他下次来就是娶我。带着疑问,我望着远方长长的桥,问段公子道:“冒昧问一句,公子家里还有什么人?”只要不是傻子,都会明白这句话的背后隐藏的意思,他还是不慌不忙,“家中有父母高堂,还有一干兄弟姐妹。”

哦,他的家族应该不小,夜风里夹杂着花树的香气,弥漫在空气里,迎着风吹到我们脸上。他说他叫段智兴,我们聊的很投机,因为我们对花鸟虫鱼都有兴趣,他给我讲了他的见闻,他去过很多地方。走到桥头的牌坊下,一个乞丐依着牌坊的柱子坐着,一手抱着一只烧鸡在啃,一只手还在挠脚,旁边放着一条棍子,一个酒葫芦放在他的旁边,他吃的很专注,让我不觉有了饥饿的感觉。我一般在外面是不多吃东西的,尽管心里很想吃,还得压抑那种想法,我的身份就是束缚我的锁链,做女人有时候真的很可怜。在我们经过的时候,乞丐突然说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认识这个乞丐,料想他也不会对我说,他说道:“洪七,你还是这么慌,等我把人送回去再说。”原来乞丐和他是认识的,我就搞不明白了,一个贵胄公子和一个乞丐,他们之间会有怎么的交集。男人的世界总是这么复杂,我不愿意进入他们的漩涡,所谓的江湖本来就说不清的恩恩怨怨,再干净的人掉在里面,都难保不被沾染。这其实是我对他的担心。父亲说女孩子最好少过问男人的事情,许多问题有了女人的参与,反而更难办。过了桥,青石板铺成的路边有家馄饨铺子,味道很好,“大小姐,这么晚啊,这是去哪里玩了,来老朽这里吃碗馄饨吧。”

谢大叔是个热心人,我看了他一眼,他便说道:“既然老人家相邀,不妨吃一点儿。”

他是懂我的,我们坐在靠边的桌子上,铺子里除了谢大叔也就我们两个人,他先帮我拉了一张凳子,拿出汗巾拂了拂,等我坐下后,他才坐到对面。我本来想说声“谢谢”,可是又感觉是多余的,我们原来是这么默契,默契到一句话不说。馄饨里放了白胡椒粉,刚喝一口,就呛住了,他怎么就这么快,我看到一碗白开水已经递到我的面前。

唉,人生啊,许多的不得已,我心里憋的很难受,好多话想对他说,可是我堂堂守备府的千金,脸皮哪能那么厚啊。这时候我真羡慕桃花了,桃花是敢爱敢恨的人,所以她活的很轻松,即使说错话,大家也以为没有关系,因为桃花在大家眼里就是那样的人。尽管我不愿意和桃花相提并论,我还是很欣赏的她的性格,至少自己活得舒坦。白驼山的好事之徒把我、桃花、白雪三个人,叫做“白驼三艳”,我心里是十万个不乐意。上台阶的时候,我感觉到突然很紧张,因为他已经握着了我的一只手,他的手很软很有力,他担心我摔倒,我们都没有说话,可是我紧张的手心里出了汗。这是我第一次握住了除了父亲之外男人的手,这只手掌心的温度从我的指尖传到我的心里,我从刚开始的惊慌,变得如此从容。台阶路是父亲专门修的,每一级都不高,即使裙子再长也不会影响走路,走过台阶路,我看到山坳里的春山村还有明灭交替的灯光,走到平整的山坡,就到了我家门口。我家门口有一大片空地,是父亲让家丁演武操练的地方,他松开了我的手,在黑夜里我依然看到他的眸子里,闪烁着灼痛我心的光芒。我们相对无言,他在等燕哥他们上来。

“夜晚的白驼山真美啊,如果我在半山有个这样的房子,我此生无憾了。”我家的房子视野开阔,月光下的山峰也更加妩媚。 

“如果公子不弃,为答谢公子相送,明日特邀公子来寒舍吃茶。顺便教教我养花之道。”我厚着脸皮说道,即使他拒绝了,毕竟他也是个过客,反正只有我们两个,我也不受影响的,夜色遮脸,我的脸已经是通红的。 

“明日我和洪七还有约定,小姐美意,我后天叨扰如何?”后天就后天吧,反正只要能来,有什么想法还可以和燕哥多商量些时候。 

第二天早上我起的很晚,燕哥一早就让佣人去西城给我端了白雪家的豆花粥,我唯一对自己不太满意的是自己的肤色,当我看到白雪的肌肤,就误以为是她喝豆花的原因,事实上我错了,因为我喝了快两年了,肤色还是没有多少改变。燕哥拿来一封信,说是欧阳锋威胁佣人,如果佣人不带信的话,他就会毒死他。佣人害怕欧阳锋,只好把信带过来。我不知道欧阳锋这人怎么如此无聊。依照惯例他的信都被扔进了垃圾桶,父亲貌似和他有着某种交易,所以一直对这件事情保持模棱两可的态度。为了安慰雅珺姐姐,我今天下午特意又下山了一次,她不顾团练夫妇的意见,执意要去大理,她经过激烈的权衡,最后还是感情战胜了理智,周家大哥毕竟是苦等多年的丈夫,她不去看看心里始终放不下。段公子后天就会带她走,原来段公子是后天走啊!怎么这么快,男人每天都是这么忙吗?

我再次从笠湖桥经过的时候,没有再见到那个叫洪七的乞丐,倒是欧阳锋忽闪着他的纸扇,嘴角有点流里流气的等着我。他的纸扇上特意画了一只小鹿,站在结冰的河面上,寓意“春冰”,那只小鹿就是我的隐喻,全城的人都知道为了讨好我,他是无所不用其极,只差没有在我家大门口喊叫求婚了。因为父亲的威慑,他暂时还装的温文尔雅,对于我的一再冷处理,我知道他终究有一天会露出真面目,是狼,大尾巴总是藏不久的。

“春冰姑娘,怎么这么巧,我们又见面了。”我懒得搭理他,一切偶遇都是他蓄谋已久的阴谋,燕哥说道:“小毒虫,没事你瞎嘚嘚什么,你的桃花还等着你呢,小心她拧掉你的耳朵。”

我看见他手里怎么忽然就多出一条小蛇,顺着他的手腕爬来爬去,“你这个做丫头的,再胡说八道,小心这可爱的小东西顺着你的领口爬进去,保准过不了多久你那粉嘟嘟的小脸儿,就变成黑炭头。” 

燕哥最怕蛇,几乎吓傻了,欧阳锋弯下腰蹲在地上,把小蛇放到路中间,那小东西在地面上蠕动着,显得焦躁,“你们谁不怕死就过去,春冰姑娘,我看今天艳阳高照,小可正有一些问题讨教,还望小--姐赏光。”

我气愤的下了轿,朝那条蛇走过去,我看看这蛇会不会把我咬死,这蛇咬死了我,这个无赖也就死心了。 

欧阳锋一动不动,“大小姐看来还真不要命了,我倒要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的蛇厉害?”

燕哥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不要啊,小--姐,那蛇真的有毒。”

对于无赖的纠缠,最好的办法就是和他拼命,我几乎要踩到蛇了,那条银环蛇已经抬起了头,蛇信子吐了出来。忽然听到“噗”的一声,那条蛇变为两段,地面上也出现了一个洞,蛇身上发出令人作呕的焦糊气味儿。欧阳锋收了折扇,我回头看到了夕阳下的段公子和那个乞丐,他们平静的看着欧阳锋。 

“兄台,好俊的身手,这一阳指名动天下,在下也是第一次大开眼界。”欧阳锋说道。

“雕虫小技,贻笑大方,不知我的这位朋友有什么地方得罪阁下,令阁下出此手段。”段公子说道。 

“我认识她已经好几年了,兄台和她居然是朋友,那你们是何时的朋友,这我可要问个明白。”欧阳锋说道。乞丐棍子一挑,把蛇拨到桥下,“听着你们这些文人说话,真是耽误功夫,我洪七就一句话,你个小子,欺负女孩子,是什么球意思,啊!”

“你个臭要饭的,敢这么跟本小爷说话,小心你的狗命。”欧阳锋狠狠的说道。

“你算个球,不服气是吧,那咱就试试。”洪七把棍子往地下一戳,棍子居然入地尺余。欧阳锋看到两人没有一个善茬,嘴里啰嗦着悻悻离开,还说要找帮手的话。洪七从腰里摸出酒葫芦,喝了一口,“段兄,我们有事夜里在这里碰面,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他扛着棍子,过了桥,知趣的离开了。燕哥激动地说,“段公子,谢谢你,你要是不来,这个小毒虫不知道有多嚣张,幸亏有你,他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段公子一定要好好整治他。” 

河心的风顺着我的脚踝吹过桥面,我感觉春风拂动了粉色的裙裾,我穿粉色衣服是最耐看的,我手里扶着桥栏杆默不作声,等到仆人和燕哥走到桥的那一头,坐在谢大叔的馄饨铺子等我。他在阳光下脸庞很平静,和今天的天气很匹配,“这是一种药水,只要一滴,再毒的蛇都不敢接近你。”

他递给我一个白玉葫芦,这个葫芦做工非常精致,摸着有种凉爽的感觉。 

“你后天是不是要走了?”我问道。他只点点头,看着波光闪耀的河面,蓝水河床上分布着形状不一的鹅卵石,良久才说:“茶我就不去喝了,不过我决定,大理的事情一办好,我会回来找你。”他说了,他会回来找我,我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是认真的,我用力点点头。我从脖子里摘下我的绿玉生肖,“给你,你带好!”

他的指尖触到了我的手,左手托着我的手,右手盖在我的手掌上,“快则半年,多则一年,等我,不相负!”

女人中毒从来不是因为一个人,许多时候是因为一个感觉,甚至一句话。我不后悔,真的!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文思儿 对 成功始于决 的评论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师邀请去参加..
文思儿 对 文学好比上 的评论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审核好文章..
会心一笑 对 你的笑,胜 的评论
可能天下老师都是这么想的..
韦明方 对 专家(3) 的评论
社会现象令人深思!..
文思儿 对 天堂墓碑屋 的评论
只歌词是的我三月去大姑婆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