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白驼山的恋人们(5)

时间:2019-08-10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03 下载

第五章  相思如梦 

雅珺执意要去找丈夫,那天我去送她,也就是送他,团练夫人哭的很伤心。雅珺搀着母亲的胳膊,一刻也没有松开。女儿的决定让张团练很生气,所以他没有来送雅珺。

男人就是这样,只要固执的以为自己是绝对正确的,而下属或子女拒不执行的时候,他是一点面子都不留的,包括出事儿后,心狠的会连帮忙都不帮,可能这就是父亲说的铁石心肠吧。父亲对张团练的评语只有十六个字:自以为是,横行无忌,目中无人,铁石心肠。如果不是他老婆和儿子为他打关系,他根本就暖不热自己的宝座。而母亲对于子女的感情,尽管我还没有孩子,可是我能感受到,那个坚强的女人第一次在大家面前落泪,着实让人很伤感。在场的人几乎都哭了,而他还是依旧云淡风轻,好像这场悲伤与他无关,他只是一个偶尔过路的看客。

天上的云明灭交替,有些燥热,路边的野桃花已经露出了骨朵,我把他们送出山口,在步云亭,马车在缓缓向前,他勒住马头,下马和我进入亭内。从亭子里向南望去,疏漏的绿色把山体遮掩的斑斑驳驳,蓝水河在这里拐了个大弯,山下是一层层梯田,白鹭在山前翩翩飞舞。他握住我的手,稍稍用力,我看着他的眼睛用力点点头,“等我!”这是今天他对我说的唯一一句话。了良久,他骑上马走了,我想哭,我必须忍住,母亲说,女儿在送郎君的时候,哭了就不吉利了。

本来是美好的事情,一定要沾点儿伤心,也不是我希望的。所以,我没有哭,我愿意把一切事情当做美好的开始,即使结果不如所愿,也没有必要悲伤。 

我回到家里,父亲正坐在堂前生闷气,他手里拿了两个核桃,“冰儿,人都送走了吗?”

“是的,父亲!”父亲当官的秘诀就是让下面的人斗,这样他就太平了,我看见他攥着核桃一用力,“咔吧,咔吧”其中的一个核桃就裂开了,把核桃的壳儿在桌面上磕掉,然后从里面拿出核桃仁放在嘴里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吃完后,他又拿起一个核桃用力挤破留下的核桃,继续吃。他说过当官就像管一堆核桃,进入官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像核桃一样,有些个性,有些背景,有些手段,必须让核桃打架,拿核桃的人才能吃到美味的核桃仁。

“唉,这次也有点遗憾了,这张团练最爱吃独食儿,那张恩聪也不是个好东西,你以后离他们都远点儿,段王爷来了也不知会一声,让老夫错失良机。”段王爷,谁是段王爷?我一头雾水,“冰儿,你跟我讲讲那个段王爷是什么样子?”

“父亲,我真不认识哪个是段王爷?”在我印象里叫王爷的应该都是留着大把胡子的老头子,走路大腹便便,一说话慢吞吞的。

“就是那个段智兴啊,大理国的端王,未来皇帝的继承人。他这人听说非常低调,不知道张家这次把他请来是搞什么鬼?”大理国皇储,段公子,这个消息太震惊了,我脑子里一团浆糊,“冰儿,这几天你神思恍惚,你是怎么了?”

“父亲,没事的,我可能受风了,喝些热茶就好了。”我从不介意他的身份,只要是清白人家,无论儒生还是皇帝都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我家的门前山路只有一条,后面是没有路的,父亲的考虑万一有什么事情免得腹背受敌。知道了他的身份,我开始忐忑不安,我害怕我的爱情从唯美的幻想滑向空欢喜,我开始站在门口,望着远方的笠湖桥,希望他潇洒的身影出现在桥头,我拿着一把小刀子,过一天,我就在白杨树上刻上一道儿。燕哥对我说,欧阳锋犯事儿了,逃跑了,他一夜毒杀了几十个人,他大哥也躲了起来。欧阳锋的出逃,是一个好消息。身边没有了苍蝇,心情至少会好一点儿。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偶尔也去街上走一走,也没有再见到那个叫洪七的乞丐。或许遇上他,他知道段公子的更多消息。我喜爱每夜孤独的灯火,跳动的火焰闪烁着若断若连的相思,就在又一个冬天过去,我依然没有等来段公子的音讯。有一个古老的故事,说是一只鬼被人捉住放到瓶子里,贴上封印沉入大海,在第一个五百年,这个鬼发誓只要有人把它捞上来,揭掉封印放它出来,它会满足那人的所有要求。故事的结果,大家都知道,我害怕等待会耗尽期盼的渴望,所以,我不得已也许下魔鬼的誓言。我的私房钱已经有了一千两银子,谁能第一个带来段公子的消息,我会毫不犹豫第一时间把这钱送给他。

初春微寒的晚上,我深夜无眠,从窗口看到屋后的秋千,孤零零的吊在那里,上面还有白天的积雪,我轻轻坐在上面,让寒意侵吞了肌肤的温热,只有这样,我心里才会好受一些。月亮从云层里时隐时现,在树梢静静的看着我,而我一个人咀嚼着深夜的孤单。

我闭上眼睛,有风吹过裙裾,秋千荡了起来,凉意穿过光滑的足踝和脚趾,我多希望,秋千能飞过千山万水,一睁眼,就站在苍山洱海。白杨树已经被我刻的密密麻麻,就在我绝望的时候,有个好消息传来,张恩聪骑着马在一个午后告诉我的。我在镜子面前看到镜子里憔悴的模样,现在的模样连桃花也比不过,我拿出胭脂,认真描画起来。半天功夫,自己满意才为止,至少雅珺姐姐见了我,不会狼狈。那天团练府开了第一朵鸢尾花,雅珺夫妇于傍晚到达白驼山。作为雅珺的闺中密友,我当之无愧的被团练夫人请过来。我知道这见面自然少不了一场哭,雅珺刚进大门,团练夫人跌跌撞撞跑出去,差点踩着长裙栽倒,母女二人抱头痛哭。张团练等母女哭了一会儿,干咳几声,周家大哥急忙拉着雅珺跪倒在地行大礼,张团练这次出了我的意料,他也藏不住激动的心情,连声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起来,起来吧!”周家大哥走路有些瘸,雅珺丝毫没有嫌弃他的意思,从眼神里就可以看出来。

张团练给女儿安排了一处住处,就在笠湖旁边,离我家不远,到了他们的住处,她把我叫到一旁,“好妹妹,你等急了吧,让姐姐看看,这一年多你瘦了没有?”

雅珺给了我他写的信,这墨迹好似没有写完多久,凑近了还有墨香,捏着厚厚的信纸,我的激动的把脸侧了过去,匆忙擦了泪痕,告别雅珺,我回到了家里。

“小姐,这么厚的信,这是要看一夜啊。”燕哥把蜡烛点得通明,给我泡好一壶绿茶,倒满了一杯,然后退了出去。

“春冰卿卿如晤,一别经年,无时无刻不想执子之手,思念如蝴蝶泉,喷涌不止——这封信有十一张,我反复看了三遍,他就是揭掉封印的渔夫啊,我心里的鬼已经放出来了。他说让我等他,他给我带来了一箱子好东西,都是大理国的奇珍异宝。这些东西我并不稀罕,我只要他的人。天一亮,我就让人把棵白杨树挖走了,重新栽上一棵梧桐树,我一整天心情就像愉快的小鸟。 

夏天,张恩聪娶了首富的女儿陈志玲;

秋天,雅珺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小脸那么粉嫩,像极了周家大哥; 

冬天,父亲升官的希望落空了,他开始变得不正常了,吃核桃也更厉害了,从原来的几个,到一天能吃一斤多。

我从雅珺那里知道,父亲这几年一直在活动,托朝内宰相的小舅子郑大人,花了不少冤枉钱,也没有办成事。白驼山开始乱了,北城的一个老妇人被人拗断了脖子,一个叫黄药师的人涉嫌杀人,到处都在抓他,大苍蝇欧阳锋重回白驼山,更为可惜的是,桃花不知道什么原因跳崖身亡。 

世事如棋局,难以预料,有天夜里我家里来了几个陌生人,然后,第二天,父亲开始高兴了,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我不敢问他为什么高兴,否则会换来一顿呵斥。白驼山下雪了,把远山涂抹的像一副画,父亲在外出几天回来后,好似心事更重了,还不停的咳嗽,他的背比以前更弯了。他以前在家每天晚饭后还会找我说说话,现在他谁也不搭理,一到晚上就把自己闷到书房里。

过了好几天,吃过午饭,父亲叫我过去,煞有介事的对我说,“冰儿,你也不小了,对于你的事情,你已经向我隐瞒了很久,可是爹不是吃素的,你的事情怎会瞒过爹的法眼。”既然都知道了,还那么多废话。

“段王爷已经秘密到了白驼山,约我们到四海茶楼喝茶,谈一下你的终身大事,下午你和爹一起去。我们沈家如果能攀上大理国,女儿那是我们家世代修来的福气。”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文思儿 对 成功始于决 的评论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师邀请去参加..
文思儿 对 文学好比上 的评论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审核好文章..
会心一笑 对 你的笑,胜 的评论
可能天下老师都是这么想的..
韦明方 对 专家(3) 的评论
社会现象令人深思!..
文思儿 对 天堂墓碑屋 的评论
只歌词是的我三月去大姑婆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