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白驼山的恋人们(6)

时间:2019-08-10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03 下载

第六章  情心不灭

这个消息就像甘霖,又一次浇在我的心田,幸福吗?幸福到了晕眩。高兴吗?高兴得忘乎所以。 到了四海茶楼,整个茶楼都被段公子包了,有三个怪模怪样的人对父亲非常客气,大人大人的叫个不停。父亲让燕哥把我带到雅间,我感觉今天特别奇怪,经过街角的时候,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那眼神似曾相识。

 父亲和那三个人喝着茶,燕哥隔着窗户向外看,没有多久,“小--姐,小--姐,怎么欧阳锋也来了?” 的确,不但欧阳锋来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人,那人身材高大,从侧面看器宇轩昂。

 我开始怀疑,如果段公子过来向父亲提亲,绝对不会邀请欧阳锋这类人出现。

 果真,没有多久,几个人就动起手来,父亲也抽出了佩剑,五个人一同向那个器宇轩昂的年轻人攻击。 欧阳锋在五个人中武功是最高的,但是他很聪明,他没有先动手,白驼山有句俗话:吃饭在前,打架靠后。当那人露出了脸,原来是黄药师,面对强敌,他毫无怯意。听说他和欧阳锋还是要好的朋友,这两人也打了起来,男人的世界真的搞不懂,翻脸比翻书还快。那三个人急不可耐,出手凌厉,从各个方向向黄药师袭击,没过多久,被黄药师瞅准机会,打翻了两个,那一个受了伤,退到了一边儿。现在只有父亲他们三人打在一起,平素常我也没有发觉,父亲的武功原来也挺高的。

 听说这黄药师好似陷入了和桃花的三角恋,何时和父亲结的仇我真不清楚。黄药师一边和欧阳锋打斗,顺手抄起桌子砸向父亲,父亲躲闪不及,接着黄药师迅速跟上,一掌就打透了桌子面,父亲也被一掌打飞了出去。

 我吓得立刻惊呼起来,黄药师听到我的惊叫,径直向我们的雅间跃来。父亲大呼:“欧阳锋,快杀了他,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包括冰儿!”

 我差点栽倒,原来这一切都是骗局,我只是这场肮脏交易的赌注。天下还有这样的父亲,今天终于印证了我心存十年的疑惑,母亲的确是被父亲逼死的。母亲是个贤惠的女人,在我十岁的时候,突然就死了,后来有人告诉我,是父亲为了巴结当官的,讨好上司的寡妇妹妹,设了毒计逼得母亲跳了河。父亲永远是女儿心里的神,我虽然看不惯他的虚假作派,但是始终不愿意相信那个残酷的事实。我就这样,天天欺骗自己,这一骗就是十年,是梦,总有醒的一天,今天时候到了。

 我是自愿被黄药师抓住的,我一点儿都没有反抗,亲情尚且如此,干脆便宜了外人,让沈远潮后悔一辈子,但是想到段公子,我又心有不甘,泪水兀自流淌不断。黄药师抓我脖子的手可能感觉到了我的泪水,他不觉稍微放松了一些。我的美丽也曾让他目眩神迷!欧阳锋说:“姓黄的,这事不关春冰的事儿,你放了他,我们的恩怨你说了算。”

 “小毒虫,我姓黄的虽然老实,但是不傻,那次在山顶我看桃花的情义,放了沈远潮,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亲近金人。这次我们拼个你死我活好了。”父亲气急败坏,用剑指着黄药师,“你今天胆敢伤了我女儿一根头发,你看那是什么?”顺着父亲的手指,我看到墙角的桌子下几个黑色的大箱子,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那个受伤的年纪和父亲差不多的人,嘴里叼着一个烟锅儿,烟叶呛人的气味开始散发在空间里。

 “装的都是火药,一旦见火爆炸,茶楼周围的人就会化为焦炭。黄药师,你还年轻,不要因为你的轻率,成为千古罪人。”父亲又开始鼓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

 “你这个道貌岸然的卖--国贼,还有脸说千古罪人,你感觉仕途无望,金人许你高官厚禄,你就卖--国求荣,到底谁才是千古罪人?”黄药师说道。原来父亲已经被金人收买,即使我活着,段公子知道了这事,他还会喜欢我吗?卖国贼的女儿!我居然成了卖--国贼的女儿!知道了真相,我的天全塌了。大理国的皇储不论怎么说,都是不会喜欢卖--国贼的女儿的。我的脑子开始乱了起来,他们再说什么我也听不到了,但是我的眼睛还能模模糊糊看到,我希望段公子不动声色的来救我,哪怕见他最后一面,听他对我说,让我死了心,我也是高兴的。燕哥哭着喊着冲了过来,她也倒下了,父亲一剑刺穿了她,我的眼睛又看到张团练带了很多人把我们围了起来,然后是父亲在恍惚中倒了下去。一个东西从我眼前飞过,打在了吸烟人的脑袋上,好像是一个脏兮兮的破碗,里面还有菜水。后面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腿一软,像面条一样滑向无尽的深渊。

 我被颠醒了,我拿掉盖在脸上的东西,是一个芭蕉叶,头上碧空如洗,絮状的云缓缓移动,我这是在天堂吗?我看看四周,车子还在走,“停下,停下!”

 马车停下了,是洪七,洪七笑着对我说:“别乱动,快到了,你终于醒了,你已经睡了五天五夜了。”

 “你这是带我去哪儿?”

 “你很快就见到他了。”

 见到他,我如何面对他,“不,不,我不见他,你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唉,你们这些人啊,球事儿就是多,明明很想他,可是又不见他,就是见最后一面也是好的,何必自己折磨自己。”洪七无奈的说道。我浑身无力,动弹不得,就像待宰的羔羊,任由别人摆弄。算了,听天由命吧。喝了稀粥,吃了点儿果子,我又沉沉睡去,直到浓烈的花香把我熏醒,我睁开眼,他就站在我面前,温柔的看着我。他在笑,脖子里带着我的绿玉,我哭了,他拉住我的手,放到唇边,我用力掐他,他的胡子茬扎的我手有点儿疼。痛楚才是真实的感觉,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除了他,是真的,我见到他了,就是死了也没有遗憾。

 “这一次,不再分开!”他坚定的说。我此刻纠结得大脑空白,“你都知道了!”

 “我不介意。”

 “真的?”他拉起了我紧紧抱在怀里,我再也忍不住一连串的打击,趴在他怀里嚎啕大哭。

 我试着说服自己,可是依然无法忘记过去,父亲给我的耻辱,始终成为横亘在我和他之间的尖刺。

 后来我还听说,大理国皇帝最后都是要去天龙寺出家的,这是历代的规矩。

 虽然这是几十年后的事,我却无法直面那一天的到来。为此,我做了一个重要决定。

 一个月后,在他登基的前一天夜里,我留下一封信,离开了大理。

 故乡的风,吹来茉莉的芬芳,吹乱山顶的云朵,淡淡的乡愁像初春的柳枝,撩拨着我的浅梦。

 日复一日,我一个人愉快的活着,偶尔也会夹杂在人群中去大理看他慈祥的为民布施。

 距离才可以让我的美好永远驻留在他的心中,不管他怎么想,我终究最后知道,我爱的人,依然爱着我,这就足够了。

 我用自己的私房钱买了一处茶山,这钱本来是给雅珺姐姐的,她在我昏迷状态离开白驼山的时候,硬塞给了洪七,她说山高路远,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我在种茶和种花方面是有天赋的,我种的茶三年后就被皇家选为御用,知道他每天都喝我的茶,也是一种幸福。

 多年以后,有一对儿夫妇从白驼山途经这里,随他们一起的还有个刚出生的女婴,我在茶山上抱着孩子,向白驼山方向眺望,心情异常复杂,我随口问了一句,“孩子叫什么名字?”

 美丽的妇人温柔的说道:“她叫黄蓉!”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书生与魔 下一篇:白驼山的恋人们(5)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文思儿 对 成功始于决 的评论
只是我那一年有老师邀请去参加..
文思儿 对 文学好比上 的评论
只文章我是的有一天审核好文章..
会心一笑 对 你的笑,胜 的评论
可能天下老师都是这么想的..
韦明方 对 专家(3) 的评论
社会现象令人深思!..
文思儿 对 天堂墓碑屋 的评论
只歌词是的我三月去大姑婆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