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爱哭的局长(第一章:我陪你一起去死)

时间:2019-08-24   作者:冰川 录入:冰川  浏览量:120 下载

第一章:我陪你一起去死

“嘀...嘀嘀......”

司机向前方的人群不停的按着喇叭。

“哎...这局门口什么又堵车了”,司机埋怨的说道。

“小王...咱们还是下来走吧!让老刘自己慢慢地开吧!”

我随倪局长下了车,今天局门口人格外的多,门前的交通已经全部瘫痪。

我突然发现局门前的人在围观什么,我正在寻找围观的猎物,这时,局办公室主任老张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

“倪局...你总算来了,张熙凤又来闹事了”

“她在哪”,倪局赶紧问道。

“在那”

我顺着老张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女子正站在平川县环保局办公大楼的边沿上四处张望,她就是老张说的张熙凤,一个企业主老板娘。

“小王...快打电话报警,老张咱们上去看看”,倪局长一边往人群里挤,一边吩咐着。

老张紧跟在他身后,并赶紧说道:“倪局...我已经报过警了,119正在来这赶的路上”。

“那好,咱们赶紧上天台”

围观的群众见倪局的到来,一时间出现一阵小骚动,并迅速给他让出一条通道来,大家开始议论起来,我们也顾不上围观的群众在议论什么,我和老张在前面给倪局开路,让他迅速通过人群去天台救人。

这时,突然有一名记者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拿着话筒追着倪局问道:“倪局...你能告诉大家是什么原因让这位女子选择在环保局办公楼上轻生吗?”

我看到记者拦住倪局不让他通过,我赶紧向前挡住那位拦路的记者,赶紧说道:“记者朋友,请你谅解,现在不是采访的时候,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救人”。

当倪局顺利通过时,我也没有跟那位拦路的记者多说什么,赶紧追上他们上了天台,那位记者也很知趣没有再继续纠缠。

张熙凤...你干什么,快下来”

张熙凤见我们上了天台,就对倪局喊道:“老泥鳅,你拆了我的厂子,不给我们活路,今天我就死在你们环保局”。

“张熙凤...你不能瞎说,谁不给你们活路了,为什么要拆你的厂子,你心里面不明白,你不能达到环保生产要求,不拆你们的拆谁的,有啥事咱们能先下来慢慢说不,别整天整那些要死要活的”。

张主任也跟着劝道:“熙凤...你站在上面真的太危险了,你刚才不是说要见局长吗?倪局长现在来了,你下来,你有啥想法咱们到办公室里慢慢说好吗?”

“我就在这里说,老泥鳅我问你,为什么别人的厂子都能生产我们就不能,你为什么要把我们往死路上逼”。

倪局长听了这些也有些愤怒了,“张熙凤...咱们说话要凭良心,不让你们的厂子生产是因为你们的厂子达不到环保生产的要求,不是我想拆你们的厂长,是你们违犯环境保护法......”

张熙凤根本不听他说什么,一口咬定是倪局张不让他们厂子生产的。

“就你老泥鳅不给我们活路的,你不给我们活路,今天我就死给你看”

倪局长的火气这时真的压不住了。

“张熙凤...你还能来点新颖的不,你自己说,你来这地方几次了,你跳吧!你跳下去,我也跟着你跳下去,我死了还是因公,还能评我一个烈士,你死了也是白死,因为你是想不开自杀,也沾不上任何人半毛钱的关系”。

倪局说着也走向天台的边沿,跟张熙凤并排站着,此时,张熙凤看上去有些紧张了。

“老...老泥鳅,你...你想干怎么”

倪局微笑笑,对她说道:“我跟你一起死呀!来吧!咱们一起跳下去”。

我见倪局走到天台的边沿,赶紧向前对他喊道:“倪局...太危险了,快上来,快把手给我,我把你拉过来”。

他们站在天台的边沿,我伸伸手够不到他们,于是我就想再向前试着走了一点。

倪局见我也向天台边沿走去,他赶紧制止我,“小王...别再往前走了,快回去,我就看看她能闹到什么时候”。

我往后退了两步,赶紧对张熙凤喊道:“张熙凤...你别闹了,有啥话上来好好说,站在那里太危险了”。

张熙凤突然哭丧着脸说:“我...我不敢动了”。

这时,她的腿开始有些颤抖,我赶紧对她说:“张熙凤你别动,我拉你上来,慢慢地把手递给我”。

我慢慢地向天台边沿挪动,此刻张熙凤的腿颤抖的更厉害了,我试了两下还是没能够到她的手,我正要再往前挪动一点身子,张熙凤见我将要够到她的手,她的腿颤抖的更厉害了,她的两只手突然乱抓起来,她的一只手抓住了倪局,倪局的身体猛的一颤,张熙凤一声惊叫,“啊...”,两人同时向楼下倒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的人全都震惊了。

“倪局......”

我猛的向前趴在天台边抓住了张熙凤的手,她抓住我的手悬在半空中,惊吓的乱叫着,“快救我,我不想死”。

她在半空乱蹬着,我赶紧对她喊道:“你别乱动,抓紧我的手,我拉你上来”。

这时,她也平静了许多,紧紧地抓住我的手,在我和老张协力把她拉了上来,她吓得呆傻的坐在天台上,全身颤抖着,两眼不停的流泪,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老泥鳅...老泥鳅......”。

先前我和老张只顾救助张熙凤,来不及看倪局落下去的情况。

当我们把张熙凤拉上来,我赶紧趴到天台边沿上往楼下看,还好119救援队及时赶到,他们已经架起了充气垫,倪局正好落在了上面。

我也顾不上张熙凤了,起身就向楼下跑去,看看倪局现在什么样,当我跑到楼下,他已经被抬上了急救车,我赶紧拉着一个医生问道:“大夫...倪局他怎么样”。

她摘下口套对我说:“你放心吧!我跟他检查过了,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就是受到一点惊吓,让他到医院里再做一个全面检查,休息一下就没有事了”。

“没有事就好,谢谢你大夫”

“不客气”

我和她一起钻进急救车里,送倪局到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我看着他躺在担架上还在昏迷,疑惑的问医生道:“大夫...你说他没有事,他怎么还在昏迷”。

一个随同的小护士笑着说:“吓得呗”。

我有些不自然的说:“那也是,从那么高的楼上掉下来,谁不害怕”。

小护士好奇的问我,“你是他什么人”。

我迟疑了片刻回答道:“他是我的领导”。

她取笑我道:“你这挺关心你领导的”   

“那是”

“嗨!你就是刚才在楼上救人的那个”

我对她点点头。

她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道:“哥们,你看来也是挺猛的......”。

“咳...咳...”

倪局长突然咳了两声醒了过来,我赶紧向前对他说:“倪局...你总算醒了,刚才你吓死我了”。

“你们这是送我到哪”,他说着就要起来。

大夫赶紧按住他,“你别乱动,我们带你到医院里给你做一个全面检查”。

他不再要起来,躺下深吸了一口气,也不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躺着,车里的所有人也能沉默了下来。

窗外的树不停的跑到我们的身后,急救车的警报声在我耳边不停的拉起长鸣,先前紧绷的心弦,突然松弛了下来,让我的身体瞬间感到发软,车轻轻一颠簸,我一下子倒在了小护士的身上。

她赶紧用手撑住我的身子。

“哎...哎...你什么拉”

我赶紧坐好,赶紧说道:“没事...没事...突然放松下来,就是身体有些发软”。

小护士微微笑了一下,“你也是吓得吧!”

“也许吧!”

这时,大夫瞪了我们一眼,我们也停止了聊天,车里再次恢复了平静,只有汽车的马达声和急救警报的鸣笛在作响。

急救车直接开到急救病房门口,车门打开,外面早已有四五个男医生在那里等后,院长也在车门口站着,四五个男医生向前把倪局架下车,紧接着把他推到急救室。

院长在一旁还安排道:“一定要给倪局仔细的全面检查一遍,县委书记一会也会过来,他还特意给我打电话,一定要给倪局好好看看,大家都明白了吗?”

我在走廊里焦急等待着他们检查的结果,不一会儿,刘县长也匆匆的赶了过来,问我道:“小王...老倪现在怎么样”。

我赶紧回答道:“刘县长你也来了,他正在里面做检查,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刘县长...你先坐会等吧!应该也快该检查完了”

我让他坐在急救室门外的长椅上。

“那好吧!”

他在门前转了一圈,直接坐在了长椅上。

他见我还站着,就对我说道:“小王...你也坐会吧!”

“嗯...”

我尽可能远离他坐下。

“哎...离我这么远干嘛!来来...坐这,咱们现在没有事,要不咱们聊两句”

“嗯...”

“哎...就咱们两个,你这么拘谨干嘛!”

我靠近他坐了下来,但我还是沉默不语。

“小王...你给我讲讲今天是怎么回事呗!”

我这才把先前发生前因后果都讲给了他听,慢慢地我也不那么拘谨了,渐渐地我们也有了笑声。

我们正聊的开心,突然急救室的门开了,院长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刘县长也在,赶紧摘掉口罩向前跟他握手。

“刘县长你好,也把你给惊动了”

刘县长微笑了一下,跟他握了一下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来吗?快说,老倪现在怎么样”。

院长也笑笑说:“刘县长...你就放心吧!倪局长没有什么大碍,住院观察两天就没有事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他们正说着话,倪局长被两名护士推了出来。

刘县长赶紧趴到他跟前问道:“老倪...你怎么样”

倪局见刘县长也来了,赶紧要起身,刘县长赶紧按住他,“别动,好好躺着”。

“刘县长...我没有事,都是他们非要我来医院”

“哎...别说没有事了,你也不是小伙子了,听医生的好好的在医院里住两天,观察一下没有真没有事了再出院”。

“刘县长...我真没有事,局里还那么多事,我还是现在就出院吧!”

“局里的事情让他们去处理去,你就在这里好好的休息”

他还想说什么,这时被刘县长制止住了。

我和刘县长一同把他送到病房里,刘县长拉一个椅子坐在他面前。

“老倪...你这么拼干嘛!你还以为你是一个半拉小伙......”

他笑笑对刘县长说:“我也是想吓唬一下张熙凤,谁知道她是吓得不敢下来,她猛地一抓我,我一紧张身体没有站稳就掉了下来,多亏急救队来的及时,要不然今天我的这条老命就撂在那里了......”。

刘县长还没有说话,这时就听见病房外的走廊里有一女子的哭喊声。

“老倪...老倪...你在哪里”

倪局对着刘县长笑笑说:“俺家的老娘们啥知道”。

“哎...哎...别喊了,我在这呢!”

他的话音刚落,只见一位中年妇女闯了进来,她一进门二话不说,趴到病床上就乱摸一番。

“老倪...你伤到哪里没有”

她抱住倪局哭了起来。

倪局赶紧把她推起来,“哎...哎...咋还哭起来了,我好好的没有事

她还是抱着不松手,倪局 轻轻地抱了她一下,“好了,好了,刘县长还在呢!”

童萱这才松手,“老倪...你吓死我了”。

“童萱...你也来了”

童萱这才发现刘县长在一旁坐着,她赶紧坐起来,对刘县长说:“刘县长...俺家的老倪再干了,他一身的病,孩子们也都想让他再干了,就让他退了吧!”

“童萱...你们家的情况我能理解,真的难为你们了,老倪真的也该退了歇歇了,可当前的环保严峻形式还离不开他,你再让老倪再干一届,就一届,干完这一届我保证让他退,现在你再辛苦辛苦”。

“刘县长...我辛苦一点没有关系,我就是担心老倪的身体”。

“刘县长...别听她瞎说,我的身体好着呢!

童萱轻轻地在他身上打了一下,“刘县长...就他逞能,都是半个老头了,今天好好的往天台上爬啥?”

“哎!还不是那个张熙凤闹的”

“啥...张熙凤又到你们局里闹事了,不行,我得找她去”,童萱说着就要去找张熙凤去。

倪局赶紧喊道:“你干啥去,刘县长还在这呢!快给我回来”。

“童萱...张熙凤这件事,你就放心吧!政府会管的”

倪局赶紧说道:“刘县长...张熙凤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局会处理好的,再说你家的吃饭的厂子都拆了,她出来萱泄一下也能理解,进过今天的这件事,估计她以后不会在到局里闹事了。刘县长...我求你一件事”。

“哎!老倪...你对我太客气了,咱们之间还能用着求字,啥事你说”

“张熙凤的厂子不是因环保不达标被拆除了吗?我是在想政府能不能对她进行一些政策扶持,让他们的厂子重新建起来,让她建成一个正规的环保达标的新厂,毕竟她们也得吃饭”。

“老倪啊!这事咱们又想到一块去了,我正有这方面的想法,让全县这些环保违规拆除的厂子重新再建起来,让他们规范化现代化,不再对咱们的生态环境造成破坏,这样吧!等你休养好了,咱们再开个会好好讨论一个如何把这件事情做好”。

“刘县长...我真的没有事,现在就可以回去工作”,他说着就要起来。

童萱上去按住了他,“不行,你逞怎么能,你必须在医院里住几天,好好调养一下”。

“对,老倪,今天你必须听童萱的,在医院里好好休养几天”。

“刘县长...我......”

“好了,老倪...你好好歇着,我还有一个会议得先走一下,童萱今天你就多辛苦一下,照顾一下老倪”。

“刘县长...我不辛苦,就是老倪是个工作狂,我怕他闲不下来”

“那你就好好的看着他,童萱...你忙吧!我就走了”

“刘县长...还是我送送你吧!”

“留步...留步...老倪好好休息,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刘县长...让您费心了,再见”

“再见...”

刘县长轻轻地关上门离开了病房。

刘县长刚离开房间,童萱的脸色瞬间大变,对着倪局就大吼道:“老倪...你这都多大的个人了,逞什么能,你瞎往天台上爬啥,张熙凤她闹就让她闹去呗,环保局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你如果有什么个好歹,让我怎么活”,说着又趴在老倪身上哭起来。

老倪轻轻地抱着她安慰道:“好了,好了,我不是没有事吗?年轻时我不是经常带你去跳极吗?今天我就当是玩一次跳极,在对越反击战中我从一百多米的悬崖上跳下来都没有事,这么几层楼还能把我怎么着”。

童萱从他身上爬起来,用手整理一下头发,对他说道:“我知道,在越南跳崖是你一生的骄傲,但今天你已经不是当年的小伙子了”。

“我老吗?”

“你不老,看看你的头发还有几根黑的”

老倪从床上坐起来,哀叹道:“哎!咱们真的老了”。

“哎...哎...你怎么坐起来了,快躺下”

“我又没有事,我想坐会”

“那好吧!”

童萱给他那一个被子让他靠在身后。

“萱萱...你说我在越南战场上从一百多米的悬崖上跳下来都没有感到害怕,今天从五层楼上掉下来,我真的感到害怕了,是不是我真的老了”。

“你说呢!对越反击战时你还不到二十多岁,今天呢!你都快三个二十了,你能跟以前比吗?”

“哎!时间过的真快啊!对越反击战已经过去四十年了,那场战争我感觉还在眼前”。

“是啊!那是你经历生死过的地方,哪能轻易忘记”

倪局长经历过对越反击战那场战争,这也是他经常跟我们讲的事情,他所在的连队在一次穿插争斗中遇见越军的主力部队,他们的连队被打散,他被四五个越军追着打,他拼命的往前跑,子弹在他头上向下雨似的乱窜,他也不知道自己逃向何方,他的枪和鞋子也都跑掉了,也许是人的本能的求生欲在趋势他,他也不抬的拼命往前跑,跑啊!跑啊!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长时间,可就是他这样玩命的跑,那五个越军也不打算放过他,紧追他不放,先是还不停的开枪,到后来也不开枪了,就只紧追他不放,也许是他们发现他的枪已经跑丢了。

他跑着跑着突然眼前一亮,他赶紧停脚步,他的前脚已经踩到悬崖边上,他赶紧往后退了一步,再后头看看那五个越南兵已经只离他有十来米的距离,越南兵看他停了下来,他们也放缓了速度,还有两个直接坐在地上歇息,有一个越南兵向他大步走了,嘴里还不停的喊着,但他听不懂他在喊什么,从越南兵的表情中可以猜测到,那个越南兵是在嘲笑他,对他说:“你跑啊!跑啊!你咋不跑了”。

越南兵走到他跟前,并没有对他开枪,而是用枪头戳他的肩膀,他当时认为他自己死定了,前面是五个举着枪的越南兵,身后是看不到底的悬崖,他这才是上天无门,只有地狱之门为他敞开着。越南兵用枪口一戳他,他条件反射的向后退一小步,但他又赶紧向前顶了回来。越南兵见他用肩膀顶他的枪口,于是愤怒的用力戳了他一下,他身体往后一昂差一下没有跌入悬崖,他猛的向前抓住了那个越南兵的枪,越南兵正在得意胜利之时,被他冷不防的向前拽了一下,他的身体不由的向前倾斜过来,越南兵和他一起跌入悬崖,他这一幕正好被赶来的战地记者给拍到,一张拉着越军跳崖的照片转遍了全军。而他跳的悬崖下面正是一条大河,他跳了下去被河水冲了好几里,但他却毫发无损的活了下来,当他找到大部队时,才得知他所在的连队只活下来他和他的一个副连长,为此他所在的连队荣获集体一等功,他也获得了个人二等功。

他的军旅生涯中就参加过这一次战斗,就让他九死一生,让他深深地记住了跳崖的那一刻,也成老他人生的骄傲。战争不是演戏没有那些曲折的故事情节,只有生与死,他死了就成别人的荣耀,他生还下来了就是自己的骄傲。

倪局长整日把他跳崖的事情挂在他的嘴边上,这成了他的骄傲,这并非是他获得个人二等功的骄傲,而是能从战争中活下来的骄傲,和平年代大部分人都没有生与死的概念,对待过去的战争只是当成一段曲折的历史看待,只有那些经历过战争的人们才知道生的可贵。

作者简介:王红伟(1982--)笔名:冰川。农村基层工作者,参与过精准扶贫攻坚工作和环境污染防治攻坚工作,业余时喜欢文学写作,现写作诗歌一百余首,写有中长篇小说《沧海孤鹰》、长篇小说《第二夫妻》等文学作品。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冗讯 对 四言七言各 的评论
永州红网屏蔽此文后曾发《奈何..
冗讯 对 沁园春 邢 的评论
欣赏点赞,对偶再完善一下就更..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仔细推敲自此更宽一些..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自此~此次如何望酌..
冗讯 对 七绝 弹奏 的评论
不知何故未显示图腾只好在此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