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爱哭的局长(第二章:我没有跟她上床)

时间:2019-08-24   作者:冰川 录入:冰川  浏览量:129 下载

第二章:我没有跟她上床

“主人来电话了......”

我当到家屁股还没贴到板凳,我的手机就响了,这么晚谁打的电话,我有气无力的拿起手机一看,是倪局长打来的,他不是在医院吗?这么晚还有什么事情,我带着无数个问号接通了点话。

“喂!老大...这么晚还有什么事情”

“你抓紧来幸福美食城来”

我还是疑惑的问道:“去那有什么事

让你来美食城,你说能有什么事情,让你来陪我喝点

“老大...我没有听错吧!让我陪你喝酒,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你也知道我的酒量”

“你少废话,抓紧时间过来,你要是酒量大的话我还不要你呢!要是让张酒鬼来,不知道他来陪我还是我陪他,快点过来,我在这等你”

“哎哎!老大...你不是在医院吗?”

“你这么多费话,我是偷跑出来的,快过来”

“好的,我一会就到”

我挂掉电话就往幸福美食城赶,在私下里,倪局长不让我喊他局长,让我喊他老倪或大哥,我感觉直接叫他老倪有点对他不太尊重,毕竟我还我的直接领导,叫他大哥他又比我大了太多,他儿子都快与我同岁了,于是我就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在私下里我就叫他老大,他也乐意我这样称呼他,于是在非公共场合下我就一直喊他老大。

当我赶到幸福美食城时,他已经拿着一瓶啤酒喝上了,他平时一般是不喝酒的,今天怎么自己就自饮起来了。

“今天怎么啦!你一个人怎么自饮起来了”

“这你还要问,我这是自己跟自己压压惊,快坐下,今天就咱们两个人,你陪我喝点”,他说着就递给我一瓶啤酒。

“来...咱哥俩干一个,对了,你今天开车没有”

“开着呢!”

“你记住,咱们喝完酒,你就把车放着明天再来开,酒后不开车,你要记住”

“记住了,老大,来...咱们走一个”

我们两个这才畅饮起来,两瓶啤酒下肚,我就有些飘飘然了,倪局长也开始了满面春光,我们两个人的酒量,就是半斤对八两,谁也不比谁好哪去。

今天他不是从楼上掉下来,一般他不会这么豪情的畅饮,他表面上表现的满不在乎,并刻意让自己变得洒脱,但更能流露出他内心的不平静,毕竟是从生死线上走过一遭的人。

刚开始我对他还有些拘谨,虽然我们以兄弟相称,但他毕竟是我的领导,我的顶头上司,对他也不能像真正的兄弟朋友在一起那样随心所欲。而我经过酒精的一会刺激,我的顾

 

虑也完全放下了,不知什么时候我们两个居然抱在了一起。

“兄弟...我心里堵得慌,我好歹还是一个环保局局长,居然被一个企业主逼得跳楼,我都纳闷了,我及没有拿他的,也没有贪他的,连口水也没有喝他的,而我为什么为他跳楼呢!我也太憋屈了吧!”,他说着说着手搭在我肩上哭了起来。

我见他居然说着说着哭了起来,于是赶紧安慰他道:“老大...老大...来...来来...咱们继续喝酒,啥还说着说着哭起来了”。

他用手擦了一把眼泪,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他缓了缓用手拍拍胸脯跟我继续说道:“我这里堵得慌,我这局长当得憋屈的慌”。

我借着酒劲跟他开玩笑说:“拉倒吧!你当局长还憋屈,全局里谁不怕你”。

他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那你怕我不”。

我冲他傻笑了一下,“嘿嘿...我也怕”。

“那你还敢跟我这样说话”

我还是对他傻笑,“这不是没有在局里吗?”

“对...也对,现在咱们在美食城喝酒,咱们不在局里,咱们现在是兄弟,不对,咱们在哪里都是兄弟”。

“对...咱们是兄弟”,我也跟着他说道。

我看他酒也基本上喝到量,再继续喝下去估计我得扛着他回家了,于是我就劝他。

老大...今天酒咱们就喝到这吧!再喝的话咱们就回不到家了”。

“喝...咱们继续喝,回不到家咱们就不回去”

今天他真的被吓到了,我跟他在一起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贪杯,看来今天我们两个不喝的大醉是不罢休了。

我又举杯喝了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我们桌上摆满了空酒瓶,此刻这个世界变得不安分起来,所有的东西都在我眼前晃,我向四周扫了一圈,美食城不像先前那么热闹了,只剩下几个零星的几个客人,老板娘也开始打扫卫生。

我拍了拍正在纯纯欲睡的老倪,“哎!老大...别人都散了,咱们也该撤了”。

“嗯...好...咱们走”

他起身就要走,刚一起身差一点没有栽倒地上,我赶紧起身去搀扶他,不知为什么我的脚也不停使唤,我赶紧抓住他让自己尽量保持平衡,我们相互搀扶着一脚深一脚浅的往外走。

“老大...你这是回家,还是回医院”

他搂着肩膀一摇三晃的往前走,并摇摇手说:“我那里也不回,咱们回单位”。

“好...回单位”

我话还没有说完,他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也头晕的厉害,也跟他一起坐在了地上。

我虽然头晕,但大脑是清醒的,坐在马路上也不是个办法,我强忍着头晕起来拦了一辆出租车,在司机师傅的帮助下我们才顺利的回到单位。

倪局瘫睡在床上,我帮他脱去了沾满污垢的衣服,我坐在板凳上喝了一杯水,他在床上已经酣睡,见他没有什么事情,自己也头晕的厉害,于是我就摇摇晃晃的离开了他的房间。

我睡得正香,突然被手机铃声吵醒,我连眼都懒得睁开就接通了电话。

“喂!谁呀!还让人睡觉不”

“是我,快起来,来我办公室里一趟”

“哦!倪局,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有事,你快点起,来我办公室里再跟你说”

听他说话的语气,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瞬间也没有了困意,赶紧起来,简单洗涮一下就往局里跑。

我来到他办公室,见他脸色苍白,并且用手捂住一只眼睛,但通过手指缝隙可以看到他的长出一个熊猫眼。

我疑惑的问道:“倪...倪局...你...你的眼睛怎么啦!”

他没有好气的对我吼道:“你还好意思问,这是被郭庆打的”。

“啥...被郭庆打的,他为什么要打你”

“这个你先别问,我问你,昨晚我喝多去,你让我干了什么”

他这么一问我更摸不清头脑了。

“我没有让你干什么呀!只是把你弄到床上,看着你睡着我就走了”

“就这些”

“就这些”

“你确定没有别的”

“我确定”

“倪局...到底发生什么了”

“也没有什么,就是大早上我一醒来郭庆媳妇就在我房间里”

“啊!老大...你不会跟郭庆媳妇那个啥了吧!”

“那个...啥个啥,你给我正行点”

...我想起来了,昨晚一定是你小子忘了给我锁门了”。

我傻笑了一下用手挠挠头思索了一下,“嘿嘿...倪局,我真想不起来了”。

“哎!喝酒真坏事,我萱布从现在起,我戒酒一个月,你小子也得跟着戒”。

“老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

“我非让你害死不可......”,他把事情的原由跟我讲了一遍。

事情还得从郭庆收受企业主两千元钱说起,郭庆在环保检查时收了某企业主送来的两千元钱,结果由于该企业污染较严重,最后还是责令该企业停业整改,企业主送钱还得遭停业整改,他气不过来,就把郭庆告到县纪检会,县纪检得知郭庆有受贿嫌疑,就开始了对他进行立案调查。

郭庆是退伍转业军人被安置到环保局上班,他虽然已经上班十多年,但他的工资并不高,一月也就两三千元钱。他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妻子虽然称不上美若天仙但靓丽佳人还算得上,儿女齐全妻子还是靓丽佳人,他也算上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可他父亲死的早,母亲又常年有病,妻子也没有固定的工作,再加上两个孩子的日常开支,他们每日计算着花,他的工资时长维持不到月底。

他们的孩子一天天的长大,家庭的开支也一天天的增多,他的妻子为了增加家庭收入也开始出去到外面找工作,她先是在跑保险,后又到夜总会上班,总之啥工资高干什么。

她听说郭庆被县纪检会调查了,而且查实他贪污属实将有可能都掉现在的工作,这下她急了。

今天她刚上完夜班都没有来得急回家,就匆匆来局里找倪局长为郭庆求情,由于她来的过早局里还没有几个人,她轻轻地敲了几下倪局长办公室里的门,(她知道倪局长一般都住在办公室里)房间里没有人应答,她稍微一用力办公室门自己开了,她小心翼翼的把门推开一个缝,一股强烈的酒精味迎面向她扑来,她明白倪局长昨晚一定喝酒了。

“倪局长...倪局长...你在里面吗?我可以进去吗?”

她又轻轻地喊了几声,但里面还是没有人回答,她轻轻地把门又开大一点,把头伸到门里探了一下,房间里让人窒息的酒精味,地上凌乱的扔着几件衣服,她看到这些脑子猛的一轰鸣,她迅速把头缩了回来,赶紧轻轻地关上门。

“倪局长不会在和那个女子那个...那个吧!”

她在门外深吸了几口气,慢慢地平稳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她向四周看了一下,局里还没有什么人来,处于女人的好奇心,她又轻轻地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这次她看清楚了,房间里并没有她想象的其他女子,床上只有倪局长一个人光着膀子在那里呼呼大睡。

她轻轻地走到倪局长床上,小声喊道:“倪局长...倪局长...”。

“嗯...”

他翻个身又睡熟了。

“看来倪局长昨晚真的没有少喝”,她摇摇头自言自语道。

她看看倪局长杂乱的办公室,她脱下外套随手往倪局长睡的床上一扔给他收拾起房间来。

她费了好大的劲,把房间收拾干干净净,也把倪局长沾满污垢的衣服给洗了,房间里的地板也拖了一遍,这时倪局长还没有醒。

终于干完了活,她长出一口气,去取自己的外套时,突然发现外套不知什么时候被压到了倪局长的身子下,她轻轻地喊了他两声,倪局长还是没有反应,于是她就轻轻地趴到床上去取,由于整个衣服都压在了倪局长的身子下,她轻轻地拉了一下没有拉出来,她又怕弄醒他,于是她就爬到床上去取衣服。

她刚爬到床上,突然办公室的门开了,她猛的受到惊吓,条件反应的钻到了倪局长被子里。

“老倪...老倪...还没有醒呢!你咋这么不听话,让你在医院了住两天,听护士说你昨晚就偷跑出来了,我就知道你在这里,快起来,我给你煲的你最爱喝的莲子粥,老倪...老倪...别睡了,快起来,一会粥凉了就不好喝了”。

童萱给盛上一碗莲子粥放到桌子上等着老倪起来吃,她微笑着来到老倪的床前,看着老倪还在睡的很香甜,突然她发现老倪身旁被子下好像还睡着一个人,她轻轻地把被子拉开,一个女子的笑脸渐渐地呈现在她的眼前,她顿时蒙了,呆傻的站在床前。

这时,郭庆的妻子杜晓萌微笑着对童萱招招手说道:“大姨早...”。

此刻童萱的脸都被起绿了,打呼道:“早你个头”

“啪...”就是一巴掌打在杜晓萌的脸上,杜晓萌被这一把掌给打蒙了,瞬间她反应了过来,此刻她在倪局长的床上,而且穿着夜总会时的工作服,并且连外套都没有穿,谁看到这个情景都会产生误解。

童萱打了杜晓萌一巴掌还没有解气,还想继续打她,而杜晓萌迅速从床上跳下来,解释道:“大姨...大姨...你等会...你等会,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

童萱没有好气的追着杜晓萌就打,杜晓萌就躲,她们围着桌子转圈,杜晓萌一边跑一边跟她解释,童萱根本听不进她解释,直到追的她跑不动了。

童萱扶着桌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骂道:“你个臭婊子,让我堵在床上了,你还跟我解释,不是我看到的那样的,你当我眼瞎”。

杜晓萌也气喘吁吁地说:“大姨...真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我跟倪局长真没有什么”。

“你还有脸说你跟他没有什么,你们让我都堵到了床上,还说没有什么”

杜晓萌还是继续跟她解释道:“大姨...大姨...我和倪局长真的没有什么,我怎么跟你解释你才能信呢!”

杜晓萌对自己的行为无法解释清楚,她急的直跺脚。

童萱追了半天没有打到杜晓萌,憋了一肚子火没有地方撒,她走到倪局长床前,见他还在熟睡着。

“啪...啪...”在他脸上就是两巴掌。

“让你还睡”

老倪被突然打了两巴掌,猛地坐了起来。

“啊!怎么啦!怎么啦!”

“怎么啦!你们干的好事还跟我装,倪长发你们被我堵到床上了,你还跟我装,今天我非跟你离婚不可”,童萱说着泪珠子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倪长发被童萱的这一番话给说蒙了,他赶紧拉住童萱的手说:“萱萱...你怎么啦!我不就是昨晚偷偷的跟小王一起喝点酒吗?咱们都结婚二十多年了,那能说离婚就离婚呀!我就是偷喝一次酒吗?你不至于上这么大的火吗?”

童萱猛地甩开他的手,“倪长发...你不要跟我避重诉轻,今天你说出花来,我也要跟你离婚”。

倪长发更摸不清头脑了,“萱萱...你今天是怎么啦!”

童萱见他还装着一脸无辜的样子,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倪长发...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啦!你和你的小心肝被我堵到床上你还说我怎么啦!”

倪长发这一听不乐意了,“童萱萱...你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这是在单位”。

童萱这时嘲笑了一下,“我的倪大局长,你还知道你还在单位,你搂着你的小心肝滚在床上咋没有想到在单位”。

“童萱...你给我小点声,这不是在家,你越说越不像话了,啥小心肝的,你说的啥话”,倪长发非常严厉呵斥童萱。

“呦!倪大局长...你做都做了,还怕我说”

“童萱...你不要在这里给我瞎胡闹,我做啥了不敢让你说,我不就是昨晚喝个酒吗?”

“倪长发...你还跟我嘴硬,你和这个小狐狸精都被我堵在床上了,你还给我嘴硬”

这时倪长发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他跟杜晓萌以前就认识,也知道她是郭庆的妻子。

他看见站在一旁发呆,疑惑的问道:“哎!小萌...你怎么在这里”。

杜晓萌苦笑了一下,胆怯的说:“倪局长...你啥也不知道,我也跟大姨一时解释不清,你先把我的衣服给我,回头我再给你们解释”。

倪长发更疑惑了,问道:“你的衣服在那里呢!”

杜晓萌胆怯的指了指,“在...在你身子下面”。

倪长发一抹自己屁股下面真拉出一件女人的外套,倪长发瞬间傻眼了。

“不是...不是...小萌...你...你的衣服怎么在我这里”

一旁站着的童萱两眼等着他。

“演...你再给我演”

“不是,萱萱...我...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的倪长发百口莫辩,他无助的望着童萱,杜晓萌趁机从他手里抢走外套,拿起衣服就要往外跑。

童萱也眼疾手快上去拦住了杜晓萌的去路,她用身子挡住在门口,杜晓萌无奈只好再次退到床上。

“你个小妖精,还没有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你就想逃,没有门”

倪长发在床上也急的喊道:“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我的两个姑奶奶这是在单位”。

杜晓萌赶紧说道:“倪局长...真的对不住你了,我本想帮你收拾一下房间,没有想到被大姨给误解了,她也不听我解释,我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您就让我先走吧!回头我再跟你们好好解释”。

倪长发赶紧跟童萱说:“萱萱...你听见没有,人家孩子是想帮我收拾一下房间,我们之间不像你想象的那样”。

“你们两个再给我演,收拾房间都收拾到床上了,你们当我眼瞎”。

这时,突然外面有人敲门,倪长发赶紧套上一件衣服下床,童萱打开门一看是郭庆,赶紧把他拉进房间,她并不知道郭庆跟杜晓萌之间的关系。

“郭庆你来的正好,今天你得帮婶一个忙”

郭庆来这里就是找倪局长帮忙解决县纪检调查他的事,见他妻子童萱也在,并找他帮忙,这不是他表现的最好时期吗?

他赶紧说道:“婶...你让我帮你什么忙”

“就是给我做个证”

“做啥证”

“就是证明这两个狗男女通奸的事”

郭庆一听吓了一跳,让他证明他的局长跟别的女人通奸,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了推吗?在局里他分分钟就可以死悄悄。

突然,他发现杜晓萌低着头站在一旁,他瞬间明白了一切。

但他还是惊讶的问道:“小萌...你怎么在这里”。

杜晓萌对郭庆的突然出现,更让她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她来找倪局长给郭庆求情,她事先并没有告知他,她是从夜总会下班直接来这里的,现在的情景让她有一百张嘴也跟他说不清楚。

她赶紧摇着手跟郭庆说:“郭庆...不...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

此时,郭庆愤怒了,“不是那样的,是哪样的,一定是这个老家活欺负你了”。

杜晓萌赶紧摇着手说道:“不...不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郭庆的拳头就已经落在了倪长发的眼睛上,瞬间给她种上一个熊猫眼。

童萱本是想让郭庆给她作证的,结果郭庆上去就给老倪一拳,郭庆还要再打老倪,童萱赶紧向前拦住。

“这孩子,咋上去就打人”

郭庆气愤的说:“他搞女人就该打”,他还要继续打倪长发。

童萱紧紧地拉着他,“这孩子性格咋这么爆,就是那个也不能动手”。

杜晓萌了解郭庆的脾气,在这种情形下,他打过倪长发回头一定会找她的事,见童萱拉住他的空挡,她迅速开溜了。

郭庆见杜晓萌跑了,他赶紧追了出去,“杜晓萌...你给我站住”。

倪长发被郭庆一拳打到在床上,他捂住眼疼的嗷嗷叫,童萱赶紧上去扶他,担心的问:“老倪...老倪...你没有事吗?”

倪长发强忍疼痛做起对童萱说:“你快去追郭庆和小萌他们两口子去,我和她真没有做什么,你快去,晚了非闹出人命来”。

童萱一听郭庆和杜晓萌是两口子,她惊讶的一跳,“啥,老倪...他们真是两口子,你咋不早说,老倪...你真的没有事”。

“我真没有事,你快去吧!这闹得叫咋事”

童萱再次跟他确认道:“你们真的没有那事”

“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我还能跟你说谎”

“好...老倪,我今天再信你一回,如果你敢框我,我回来非跟你没有完”,她这才跑出去追赶郭庆他们两口子。

我得知事情的整个过程后忍不住的笑了一下,倪局长愤怒的喊道:“你还笑,都是你给我惹得祸,你昨晚给我锁上门哪有这事”。

我强忍住笑,“倪局...我昨晚不也是喝多了吗?”

“你现在就去给我患一个关上门在外面就开不开的锁来”

“好的,倪局,我这就找人给你换上”,我说完就要往外走。

倪局长又叫住我,“你给我回来,别慌走,我还没有说完呢!”

“还有什么事情,倪局”

“道街上给我买个墨镜,要大号的,我这样怎么出门”

我看着他的熊猫眼忍住的想笑,倪局长没有好气的说:“你还笑,回来你给我处理不好这件事,我非处理你不可”。

我赶紧笑笑说:“倪局...别...别别...我一定给你处理好这件事,我看郭庆的媳妇长得挺亮的”

“滚你个蛋”

“好...好好...我这就走”

我从倪局长办公室里出来,乐得直不起腰,老倪这老牛啃嫩草那老腰板能吃消吗?

我这个老兄吗?有这个贼心我相信,男人嘛!偶尔有点想法也正常,但这个贼胆就要看家中的老虎看的严不严。我这老兄家中养有童萱这只猛虎,他是贼胆早就被她吃掉了。

作者简介:王红伟(1982--)笔名:冰川。农村基层工作者,参与过精准扶贫攻坚工作和环境污染防治攻坚工作,业余时喜欢文学写作,现写作诗歌一百余首,写有中长篇小说《沧海孤鹰》、长篇小说《第二夫妻》等文学作品。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爱哭的局长(第一章:我陪你一起去死)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冗讯 对 四言七言各 的评论
永州红网屏蔽此文后曾发《奈何..
冗讯 对 沁园春 邢 的评论
欣赏点赞,对偶再完善一下就更..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仔细推敲自此更宽一些..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自此~此次如何望酌..
冗讯 对 七绝 弹奏 的评论
不知何故未显示图腾只好在此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