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魅影芳踪(30)

时间:2019-09-07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27 下载

第三十章   镇 魔

开禧三年的九月二十九,黄历上有说法,说这日宜祈福,不宜动土。

法海今天很威风,披着他那血红的木棉袈裟,我和小青在夕照山下等着他,他带着金山寺的僧众耀武扬威的来到了雷峰塔。

雷峰塔一共十三层,在西湖南岸,和对岸的保俶塔隔湖相望,有人说雷峰塔就是一个老衲(老和尚的自称),保俶塔就像一个美人。

小青昨天晚上给我道出了雷峰塔的奥妙,雷峰塔表面上看是十三层,实际上是三十一层,地下还有十八层,也就是十八层地狱。

地上七层从下到上依次是收魔殿,审魔厅,定魔堂,困魔堂,洗魔堂,镇魔堂,封魔堂,再往上六层依次是文书堂,藏经堂,镇仙堂,论禅堂,明性堂,最后就是释魔堂,那些魔性被彻底洗掉的妖魔,就是从这个最高层放出去的,最高层有东西南北四个窗户,正东的释放水妖,正西的释放山妖,正北的释放的是天妖,正南的是释放镇压在此修行的天界诸神。

我很惊讶,这司法程序比联邦大法院的都厉害。

小青还说,自从法海收妖以来,还没有一个从里面放出去的,不清楚他留着这么多妖要干什么?

我们尾随法海来到十三层的释魔堂,他训练有素的弟子们已经给他布置好了,他端坐在椅子上,对小青说:“冤仇宜解不宜结,在国家大事面前,我们要化干戈为玉帛,小青你一定要不计前嫌,在国仇面前,我们那点儿事情又算什么?你姐姐怎么没来?。”

“姐姐为姐夫料理后事,今天是最后一天,不能出门,你有什么事儿就对我说,我做主。”

“有你这句话就好,那我就再说一遍,今天这里没有外人,我一个出家人有幸蒙皇上恩宠,我发誓要报皇恩,披肝沥胆也在所不辞。”法海看着我们说。

“我们女流之辈能帮你什么忙吗?”小青说。

“你可别这么说,你和白素贞都是天妖,法力高强,我这次皇帝封我为扫北大元帅,带领雷峰塔里历年来镇的十万妖兵征讨金国,如果要我放士林,你和白素贞都是先锋,沈燕北做我的副将,我这次要完成我爹的宏愿,等我凯旋而归,我要手刃杨皇后和史弥远这帮小人。”

他志得意满,我看着不禁怀疑,你南宋有妖,那金国难道就没有妖了吗?

小青说道:“大师捉妖多年,看来有些事情还没有弄明白,天妖去哪里都可以,可是山妖和水妖离开自己的地盘根本就没有法力,如何和金兵打仗,你最好问问他们然后再做决定,这么大的事,不能我们几个就草率决定。”

法海迟疑了几秒,说:“小青说的极是,今天此行的目的就是我们要问问它们,最长的已经在这里快一百年了,雷峰塔的地方是有限的,已经快装不下了,应该让它们充分发挥它们的威力,为国家和百姓做点实事,走,我们下去看看他们是怎么想的。”

走入雷峰塔第七层,那是一道单独的门,门上有四大金刚的像,各个凶神恶煞,手里拿着自己的兵器,一把黄金大锁醒目的在门口,我注意到几个和尚不知道向耳朵里塞了什么,法海说第七层是封魔堂,进入封魔堂立刻就听到所谓的鬼哭,阴风恻恻,把塔外的阳光彻底隔离,那个凄惨恐怖,声音幽怨狠毒,有咒骂,有狂笑,有哭泣,有胡言乱语,所谓的鬼哭都是真的,如果是平常人,早就吓得屁滚尿流,和尚们肯定是用东西塞住了耳朵。

法海看到我脸色不舒服,嘴角一撇,右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圆弧,那些鬼哭立即消失。

封魔堂的中央有个大柱子,柱子上雕刻着八百罗汉,个个栩栩如生,还涂了颜色,仔细一看柱子上有很多小孔,正中间贴着四张符,法海嘴里念叨着什么,不一会手一挥,喊道“开”,北面的那张符就飘到了一旁,差点没把我吓死,立刻每个孔里都伸出一个脑袋,密密麻麻的,仔细一看都是妖,数量之多令人咂舌。

众妖显得格外兴奋,有胆大的几个妖开始说话。

“法海,你今天怎么舍得让我们透气了?”

“小青,快点儿把我放出去,你怎么和法海在一起?喂,你旁边的小白脸是谁啊?你怎么也勾搭了一个。”小青舌头嗖的伸了出去,那个脑袋哧溜就缩了回去。

“唉,可憋坏老子了,老子数十年如一日,要把了空的牢底坐穿,我给你们说啊,千万别把我放出去,如果把我放出去,我会把整个临安的牛全部吃掉,可把我馋坏了。”

法海大胆的想法让我想起我爸给我说过的一个美国电视连续剧,什么加里森敢死队,说是二战时美国派出一批罪犯,有小偷,有演员,有撬门开锁的,有会扔飞刀的流窜犯,组成一只小分队,去德国的敌占区搞破坏和执行任务,法海的手笔可比美国佬大多了,这次行动无异于用香港的废青充当特种兵。

“阿弥陀佛,你等不要乱讲话,我问你们,你们要照实说,你们到底想不想出来?”

妖怪们异口同声说道:“当然想了!快把我们放出去。”

“想出来也容易,我们必须约法三章,不知道你们愿意不愿意?”

“别那么多废话,约法三章,就是约法五章也愿意,你别磨蹭,倒是快点说。”

“好,第一条,不要祸害老百姓和他们的牲口;第二条,不要再和人谈感情,再生出几个人-妖;第三条,全部跟着我去打金国,得胜回来,我会请菩萨封神,立功的有希望位列仙班,白素贞和小青已经自愿当我的正副先锋官。”法海说。

“法海,你说点儿别的吧,我们山妖在南方,就是冬天饿急了,还可以拿树叶草根填填肚子,金国这极寒之地,马上冬天了,那山上光秃秃的,你让我们吃石头啊?我事先说明,我的胃可有毛病。”这是一个山妖,法海瞪了他一眼,继续问道:“还有谁说说?”

一个梳着辫子细声细气的女妖说:“就是啊,老刺猬说的也有道理,我们水妖去打仗,可以啊,北国的河里冬天什么都没有,除了冰块,怎么吃,怎么住,我们可怎么活啊?别说打仗了,还没打非冻死不可?”

“老刺猬”看有人支持它的观点,更加放肆了,“法海大元帅,我们南边的妖去北边打仗,那可是客场作战啊,要是人家的妖也有准备,那我们不是被动的很,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这南宋已经病入膏肓了,它是气数已尽,你法海是无力回天了,就让它亡了吧。”

法海气急败坏,伸手一把“老刺猬”从封魔洞里拉出来,老刺猬惨叫道:“饶命啊,法海,我再不敢胡说了。”

法海狞笑道:“人定胜天你们知道吗?谁能饶,就你不能饶,祸乱军心者杀无赦!”

老刺猬知道法海杀心已起,陡然变大,身上的刺根根发出亮光,变成三尺多长,“法海,既然你不想让老子活,老子就给你拼了。”

老刺猬不断变大,法海的手也跟着慢慢变大,尖刺如弓箭般射向法海,法海浑然不惧,迎着尖刺整个把“老刺猬”攥在手心里,慢慢用力,刚开始还听到老刺猬的叫骂声,没多久再也听不到“老刺猬”发出任何声音,他的手举的高高的,故意在众妖怪面前摊开手掌,手里的灰烬纷纷掉落,刚才还妙语连珠的“老刺猬”弹指之间就灰飞烟灭。

众妖都噤若寒蝉,没有人再提出异议了。

“刚才我说的,谁还有意见?没事儿,大家可以畅所欲言。”已经干掉一个了,谁还敢有意见。

众妖都一致同意愿意为国家效力,大不了战死沙场,还混个烈士,总比压在这里好受。

你别说,这法海还真有办法,我表舅给员工开会基本上也会用这招儿。

法海让小沙弥捧过两个坛子,“为了犒劳各位,今天给你们吃虿(念柴音)餐,这可是我搜集了百万条上好的毒虫,给你们补充补充体能。”

小沙弥用棍子把伸的太长的脑袋都敲了回去,然后把坛子里的毒虫都倒进了封魔柱,立即里面就响起了你争我夺的声音。

“你们饱餐一顿,今天休息一天,明天我们誓师出征。”

制服了众妖,我们又回到释魔堂,坐下来议事,早有人把地图摆了出来,他煞有介事的规划了两条路线,一条是白素贞和我两个带三万魔兵从山西大同府出雁门关,经过金沙滩迂回到金国后方作为伏兵;另一条是他带着小青领七万魔兵从海上出发,经过高丽,从渤海登陆,驻兵兴安岭公开和金国决战,如果战事失利,他们就潜伏在深山老林,做好长期打游击的准备,这就叫进可攻,退可守。

我可不愿意跟着他去冒险,因为我多少知道点儿历史,这金国根本就不是宋朝灭的,是让元朝的成吉思汗给打败的,我又怎么可以和他一起胡闹,改写历史这样的大事儿,我可不敢瞎掺乎。

小青看着太阳快到正南的窗口,她冲我使了眼色,我由于紧张脸上冒了汗。

“沈公子,你很热吗?今天的天气还可以吧。”

“法海大师,我这是激动的,刚才你一讲,我是热血澎湃啊,我们将要统一天下,心里怎么能不激动呢。”在青城山吸收了法力的白素贞元神也在蠢蠢欲动。

我走到正南的那个窗户口,小青也在靠近,今天是我穿越时空的最佳时机,如果这次我回不去,就要再等十二年。

我看到塔顶上有个沙漏,到了时辰,有个木槌就会敲一下一个青铜钟,沙子在一点一点的漏,只有一小捧了,我的心跳的砰砰的。

法海似乎明白了我们的动机,“嘿嘿”冷笑着,“沈燕北你是不是心里有鬼?原来是我太天真了,你们这等妖孽,真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都是扶不上墙的烂泥,罢了,罢了,指望你们只会坏事,你们知道的太多了,今天我就送你们上西天。”

他一伸手抓过禅杖,向小青头上打去。

小青拿着剑和他厮杀在一起,而沙子越来越少,几个和尚拿着家伙向我逼来,还好我带着镔铁枪,不解决他们我是走不了的,我也下了狠心,捅死一个少一个,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白素贞的元神也从我怀里跳出来,扑向法海。

法海笑道:“这下好了,都齐了,免得我一个一个去找了!”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轮回路迢迢 下一篇:繁华落尽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划船老人 对 夏日里的寒 的评论
犯经验主义有时会吃一些苦头..
划船老人 对 秋叶 的评论
曾经万紫千红花落叶衰追梦..
划船老人 对 可快可慢  的评论
细节能决定事情的正与负..
左翼 对 书生与魔 的评论
这颗痣里有故事,当另文详述..
阿呆鸟L.canus 对 遇星远任老 的评论
相遇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