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远亲

时间:2019-09-09   作者:斜阳 录入:斜阳 文集:楼兰之魅 浏览量:111 下载

        我纳闷了半天,看着门口停着的小汽车,一个孤寡老婆子,连自己的儿子都很久没登门了,这哪来的贵客呀,是不是走错门了呢?我带着疑问,拄着拐走了过去。

        隔着还有几步远的距离,一个中年人就快步走了上来,一边搀扶着我的胳膊,一边热情地喊到:‘花大娘,还记得我不?咱可是一个巷子里的,论辈儿,你可真是我大娘呢。’

       我迷瞪着眼,瞅了瞅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你是?那谁家小子....老了,总是记不住。’我没直接说忘了,就是迂回着试探一下。

        ‘花大娘,我就是和你打小就相好的凤姐儿家小子耕儿呀,我小的时候你还抱过我呢,我还特喜欢在你怀里赖着,’他一脸的兴奋,不断地说着。

       ‘嗯,是凤姐儿家小子呀,这几十年不见了,都变样了。’我感慨地说道。

        ‘花大娘,我妈还念叨你呢,这不,趁这个机会,我总算是找到你了,这好歹也算是圆了我妈的一个梦吧。’他重重地说道。

       我心里嘀咕道,我离家也二十年呀,自从我家那死鬼走了以后,儿子也在外地工作,安家了。很少回来,谁还记得我这个死老婆子呢。我都快忘了我的家在哪了,或许以前还想着回去看看,可是年龄大了,都成了泡影了,偶尔做梦会想起好像有一个老家,我还能依稀记得。

          ‘花大娘,我这次就是接你的,回去咱村里看看,还有我妈也在一直念叨你呢。’耕儿热切地说道。

‘哎,算了,都几十年了,我老了,可不想折腾了,就在这里晒太阳,过日子吧。’我心里活了一下下就灭了。

       ‘花大娘,没事,我会一路小心的。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回去吧,还有咱村里小不点就离家闯天下的涛子叔也回去呀。我刚才还联系呢。’他换了一个话题,继续邀请我回去。

     ‘哎,说实话,我也想回去看看,就是远呀,耕儿,算了吧,大娘就不回去了,不给你添麻烦了。’我拄着拐扒拉开他的手,心里打消了念头。

     ‘没事,花大娘,我不嫌麻烦,请您老回去,还不可以吗?’耕儿使劲拽着我的胳膊,就是不撒手。

     ‘你这小子,我一棺材瓤儿了,来回折腾啥呢,算了。’我试图让他放弃这个打算。

   他不言语,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车票,软卧,次日开往家乡的那趟火车,一脸堆笑地说道:‘花大娘,你看,车票都买好了,怕您坐飞机不舒服,直接买了软卧,明早咱一起回去。’

     我叹口气,说道:‘你呀,真是拿你没办法,好吧,明天一早回去。’

     近乡情怯,我攀着车窗,不眨眼地看着,近了,近了,我终于回来了。

    村子里好热闹,人们挤着扎堆儿谈论着,我的耳朵里似乎听到了选举,还有耕儿的名字,汽车直接开到了村委,我这才发现大队部挂着 彩绸,写着标语,黑板上的名字写着四五个人的,还有几个人守着一个纸箱子,大大红纸写着是三个字:投票箱。

      午后,唱票结束,黑板上的正字重重复复的,不差上下,终于喇叭里传来了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喜耕儿以988票当选。而另一个候选人仅仅差了两票。

作者简介:申爱萍,女,汉族,(笔名斜阳,网名楼兰新娘),1976年1月出生,山西省祁县人。文学爱好者,随心随性自由写作。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魅影芳踪(31)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划船老人 对 夏日里的寒 的评论
犯经验主义有时会吃一些苦头..
划船老人 对 秋叶 的评论
曾经万紫千红花落叶衰追梦..
划船老人 对 可快可慢  的评论
细节能决定事情的正与负..
左翼 对 书生与魔 的评论
这颗痣里有故事,当另文详述..
阿呆鸟L.canus 对 遇星远任老 的评论
相遇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