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逍遥江湖路第〇二一章万鳄沼泽(一)

时间:2019-09-10   作者:老肥腚 录入:老肥腚  浏览量:98 下载

    宕渠县〈今重庆城口县。据目前考证:最早的寺院是东汉时的浮屠仁祠,而藏传佛教的起源则可追溯到一万八千多年前的古象雄王朝。本作力求完美,不致太误导读者。几乎地名都查证过古名。谁知道还有没有未发现论证下更早的关于寺庙及尼姑庵的历史。所以,本作者把庙 、庵写进新朝,也算不得罔顾历史,特请看客勿须太认真。〉的福客来酒楼……

    “看你心情挺好的嘛!”洞玄机不知道王金因为任蕲她们被曲径庵的妙衍师太带去,解决了王金一直的困扰,所以王金……

    ‘酥春醉客’年龄不小了。再加上邓忠的有意撮合,给他和那肥胖丫鬟制造机会。尽管肥胖丫鬟老相,似乎让她看上去不像十五六岁的女孩儿……但这不更与自己看上去年龄相当。尽管肥胖丫鬟的臀部像磨盘一般。但是,这不更应了老人们常讲的:屁股大,生小子的说法吗?……这也许就是男女间对上眼之后,男人的情人眼中出西施一般为女方辩解的心理吧。肥胖丫鬟是不如任蕲那般白皙,但是也不能说:肥胖了就必定丑。起码肥胖丫鬟属于普通长相:不丑,也谈不上好看。关键是肥胖丫鬟好说,胸无城府的,还算颇合‘酥春醉客’的脾性吧。自己向分局镖主请假,一是一路护送肥胖丫鬟。二是希望到了当地,看看能不能找个在女方那边能说上话的人去提亲。三,为了掩饰这两个目的,他当着肥胖丫鬟的面,自然说是想寻访王金,和他比武。算是解决他心中的‘醋’意【有邓忠等人对肥胖丫鬟的解说,肥胖丫鬟虽然不想让他去王金比武,毕竟王金是她的暗恋,她也很不想看到双方有谁真的为自己而受伤。肥胖丫鬟虽然大大咧咧。但她并不傻。她也知道‘酥春醉客’的‘醋’意,但她无法替王金说太多。毕竟那时人们思想还大多并不开放。有几个像她当时那般大胆的敢爱敢做。王金确实在两人被迫独处时,保持着自己家数般的礼遇,不越雷池半步。与肥胖丫鬟保持男女间的距离。可以说王金当时真的是为友谊的长存,把肥胖丫鬟看成了自己的姐姐。越是这样,让肥胖丫鬟更感动,王金从没把自己看成一个下人。越发感觉王金知书达理的可爱。此时,肥胖丫鬟就怕别人看出她对王金这些情愫的原因而不敢多说什么】……

    牛大力也久未回家,这次和‘酥春醉客’、肥胖丫鬟一道回乡探亲。虽然有些电灯泡的感觉。但是,肥胖丫鬟心中却喜欢这种平衡。肥胖丫鬟一直以为自己就是丫鬟命,可能一生就这么孤身独处,才会有了那种事情。在她想来,自己就不会有人爱上自己,最多到时候小姐于心不忍下,把自己随便嫁给一个下人。那样,自己心里也不会再有什么压力与歉疚之感。似乎是自己成全了那个下人。可是现在面对‘酥春醉客’,肥胖丫鬟觉得她身份就与他差了一级。‘酥春醉客’年龄大了一些〈要照结婚早的说法,三十岁左右有个自己这么大的孩子很正常。简直就差辈了〉,好酒。除了这两点儿,他一直对自己不错。所以,一想到有可能将来在一起,肥胖丫鬟现在有了牛大力做缓冲,她想冷落一些‘酥春醉客’。如果他真的不放弃,那自己以后多少也可以心安一些,大不了以后全心全意待他。这样,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少些愧疚……

    牛大力在房陵县〈今房县〉与他们分开回家。‘酥春醉客’竟然打听到王金在长利县的消息。等他们赶到长利县的时候,王金又去了宕渠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打听到了王金的消息,‘酥春醉客’今天喝得真的醉了。并且,借着醉意强行……

    ‘酥春醉客’是真的急了,亏自己还自诩为侠义之士,怎么会干出这等事来。他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肥胖丫鬟。肥胖丫鬟也许是幸福,也许是对王金的情过早的结束,让她在这种突发事件时,眼睛哭肿得像桃子。但她接受了现实,不忘自己丫鬟的命,她打来了水,替‘酥春醉客’擦拭着。也许是‘酥春醉客’这种醉态已经习惯了,也许是武林人随时随地的警觉。也许是水的刺激。‘酥春醉客’不能酒完全醒了,但是他确实清醒许多,看到自己的情形,以及隐约的记忆,他开始自责着……

    “喝酒确实误事,从今以后按再也不会碰一滴酒了……”

    “我就是命贱的丫鬟,要是身在那纨绔富家,若有些姿色,被主人抢去也很常见。小婢相貌不佳,不敢对大侠有何……”

    “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吗?我这次来就有找人提亲之意……”

    王金那犹如能装入三节一号电池的电警棍,就像他围在腰间‘老淫棍’的那根盘旋九龙棍。让王金自己有时看到都尴尬。要不是儒衫的遮挡,他真有些羞与见人。而此时这么突然……

    “客爷,是小的不注意。小的赔客爷……”店小二看着自己把一锅辣汤泼在了王金儒衫肚脐部位,他惊吓得不停的说着……

    也许是热汤的刺激,那儿一下子撑起,打湿的衣衫也贴紧而现。王金的脸上露出了尴尬与少见的怒容。王金运功鼓起衣衫才让自己免受烫伤之苦。好在王金这些动作应势而生……

    “不关你的事,去忙吧。一会儿会有人赔你打破的汤盆……”

    看着小二不住道谢离去,王金走到了一桌四个公子装束打扮的食客面前说道:“小生与阁下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阁下为何让小生出丑?是条汉子就不要抵赖,小生眼晴不瞎。小生怎么不去找别的食客,偏偏找上了你们。不要以为自己练了几天武,就目中无人。就是你们四个齐上,也走不过……”

    这世上,找事的人多了。有人就看了他一眼,他仗着比别人壮什么的就要找人打架。而这帮家伙招惹王金的理由也很简单,就是看不得王金带了个女人上楼。而且,那女孩儿虽然矮小胖胖的,却是姿色甚佳的女孩儿,那女孩儿还和这少年极为亲密的样子。他们不过是看着王金弱不禁风才……

    王盆既然能九掌震死‘色中九魔’,那么他就没把这四个纨绔公子放在眼里。此时楼上的客人,只一桌的两人匆匆放下一锭碎银离开。其他的四桌,人都没动,一桌还是两女孩儿……

    “是大爷们做的又怎么样?先尝尝本大爷的《抠塞搔痒》。”

    “好,小生就领教领教阁下的绝学。”王金的嘴角冷笑了一下后,从边上刚才那两离开之人所坐的椅子拉过来,坐下……

    “咱们一起上。”看着同伴三招失手,并没沾到王金毫厘,剩下的三个家伙也知道王金不好对付,说了一声,一起攻上。

    王金的表情变化,洞玄机是看的一清二楚,她也知道王金不管对方是庸手,还是高手,他都喜欢看他们的招式。按照玉金的说法就是:一套武功是人智慧的总结。你不能因为使用人的悟性低,就把这套武功看轻了。就算这套武功对你一点启发都没有,看完它,也算是对这套武功创制人的一种尊重。所以,洞玄机看到王金和这四个水平太平庸的家伙也不肯结束这种‘游戏’,她也无并不耐烦,站在边上认真的看。

    洞玄机的武功和功力是丝毫无存。但她的见识却并没有降低。她注意的是王金的应对。也许就像盲人那样,上天为她关上了一扇门,就会为他打开一扇窗的,让她在其他方面有更灵敏的感受一样,洞玄机此时武功、功力的丧失,反而让她更能理解王金所讲的近乎于处处留心皆学问这样的道理。也许王金的成功正应了‘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把握生命里的每一分钟……’这句话吧。她真的又在此时感悟了一些,她微笑着,如果你注意到她,她似乎比平时更美,美得像天使……

    “小生今天心情好,也不想再惩戒你们。如果你们还不吸取教训,以后总有人会让你们吃苦的。留下赔偿可以滚了。”

    这四个家伙扔下一锭十两重的金元宝,狠狠的看了一眼王金离开了。王金知道他们心中不服,一定还会回来。但他根本不在意。人家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但这只是因为这条强龙还真不到很强的地步。否则,地上爬虫又怎能斗过在天飞龙。此时,店小二早已收拾好了最先离去的那两个客人的桌子。王金拉着洞玄机坐下说道:“连这回去斗万年巨鳄,小弟都没放心中,一群地面混混,还怕他们能掀起巨浪?他们要真不来,反而让小弟感到诧异,小弟会高看他们一眼。可他们能有这种觉悟吗?看他们一个个衣冠楚楚,实则鸡鸣狗盗之徒。小弟还真想看看他们后面还会有什么厉害人物……”

    ‘酥春醉客’和肥胖丫鬟交流结束后,两人又在一起缠绵了一夜,天刚一亮,‘酥春醉客’虽然答应了肥胖丫鬟不再和王金比武。但是,他还是想堵上王金,一大早就往这边赶来……

    ‘酥春醉客’他们赶过来的时候,王金和洞玄机已经吃过饭,正与柜上交涉着。原来,那四个纨绔子弟留下的金元宝不仅够付赔偿,就是把全酒楼食客的饭资都付了,也绰绰有余。王金又是武林高手,对他们这些帮派经营的酒楼来讲,结交高手也是他们开店的目标之一。施以小惠,以后就可要求……

    “原来是‘慈心公子’驾临小店。小二也不认识你,又因为打破东西不敢报告,楼上也没闹出太大动静,小的真不知少侠驾临。早知道出了这种事儿,我们店方就出面警告那四个家伙了不要惊扰侠驾了。你看,少侠还要付饭资,这要让我们帮主知道这样处理少侠的事情,小的饭碗就不保了。请……”

     “没关系,责任不在贵店,如果贵主上真的要怪罪,你就去找小生好了。小生将会在客栈住到明天早上才会动身他往……”

    “王少爷,你们这是要去哪儿?”‘酥春醉客’和肥胖丫鬟一进酒楼大门就看到了王金和洞玄机。肥胖丫鬟看了一眼洞玄机,心道:还是漂亮女孩儿和王金走在一起好,这才叫真正的郎才女貌。你没看他和自己游仙女山的时候,人们是怎么评价的吗?说王金眼睛瞎了的大有人在。自己这种功夫的人都能听到,王金会听不到?……但这只一念而闪,肥胖丫鬟还是主动向王金招呼着。‘酥春醉客’心道:这就是肥胖丫鬟经常念叨的那个王家少爷?英俊是英俊一点儿了,但也没有肥胖丫鬟说的那种空前绝后。而且,太过瘦弱了……

    “你们不是要去西城县找豫县令他们吗?怎么跑这儿来了?你们现在不会专程来追小弟的吧?”双方互相做了介绍后……

    “外面可是有人在等你们的。好像是什么‘域南四杰’。如果打完了,咱们在客栈里再详聊吧。我们先去吃饭了……”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划船老人 对 夏日里的寒 的评论
犯经验主义有时会吃一些苦头..
划船老人 对 秋叶 的评论
曾经万紫千红花落叶衰追梦..
划船老人 对 可快可慢  的评论
细节能决定事情的正与负..
左翼 对 书生与魔 的评论
这颗痣里有故事,当另文详述..
阿呆鸟L.canus 对 遇星远任老 的评论
相遇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