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逍遥江湖路第〇二二章万鳄沼泽(二)

时间:2019-09-11   作者:老肥腚 录入:老肥腚  浏览量:65 下载

    看着不愿让‘酥春醉客’觉得自己和王金太过亲密而和‘酥春醉客’一道上了楼的肥胖丫鬟两人消失在视线,洞玄机和王金……

    ‘酥春醉客’也算是老江湖了,他能看出王金对肥胖丫鬟并没有男女之情,倒与洞玄机双双陷入爱河之中。而肥胖丫鬟自然知道自己和王金就不是一个阶层的人,自然也没表现出……

    “这‘域南四杰’,又称‘霍家四兄弟’〈霍难、霍亥、霍浣、霍鸯〉,他们可都是一流高手呀。怎么会教出那四个废物?”

    “也许‘域南四杰’就没教过这四个纨绔子弟。管他呢,咱们总不能藏在酒楼一辈子不出去。如果他们客气还好,要是不客气,那就别怪小生认为这‘域南四杰’与那四个纨绔子弟是一丘之貉,而不再手下留情了。噫,你头上什么时候钻进一枚松针。来,小弟帮你择出来……”王金看着洞玄机一脸担心的神色,他煞有其事的靠近洞玄机的时候,一口吻在了她的额头上,洞玄机看到王金并没有帮她拿下什么松针,也知道王金在骗她,分散她的注意力,好偷吻她。她的脸羞红了。但心中很是欢喜的捶打了下王金。王金简直被她的羞赧惊呆了。

    王金还是留下了小二不肯收的饭资在柜上,和洞玄机出……      “原来是四位霍老师。你们是他们的老师?”王金按现在的标准也有个一米八五左右,比一米六零左右的洞玄机要高了一个头。先不说王金的清瘦儒雅,光个子这霍家四兄弟就比王金高了半头。而且,和这四个虎背熊腰、铁塔一般,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要是单独一个,王金还真不一定能认出他们谁是谁的兄弟一比,王金就像是一根能移动的竹竿……

    “我们可没有资格教四位公子。我们只是爨公子家中的护院武师。废话少说,要么跟我们回去听爨大爷发落,要么咱们出城打一架。我们可听说阁下素有‘铜身铁骨’之称,又被江湖朋友称为‘妙手勾魂智多星’,手上功夫不凡,特想领教阁下的高招……”‘霍家四兄弟’中的这位急于撇清自己兄弟和这四个纨绔公子的关系。应付完差事。大概他们也清楚:这四家富豪武功太稀松,也仅能防身健体。至于他们这四家的宝贝儿子们,功夫不好吧,还好惹事。要不是外地人都被告知他家有钱有势,聘了不少江湖高手看家护院,不想招惹他们。以至他们更目中无人。像这种纨绔子弟不吃一次亏,他们真不一定知道人外有人的道理。王金现在名震江湖,就是院里的高手听了惹上的是九掌震死‘色中九魔’的王金,都推三阻四的不想来。可不来又不行,这‘域南四杰’也是硬着头皮来了。自然心中把这四个纨绔子弟骂了一遍,不愿与他们扯上关系……

    最近一阵儿,王金确实没有再用到纯比功力的《卧佛醉魂游》。因为王金已经把《卧佛醉魂游》功练至第六层了,既可以让身体坚若铁石,也可以让身体柔若无骨【其中的《易容神通》,只是他修炼第五层时开始修炼的一个应用技法,通过改变骨骼的缩放〈很痛苦的〉,肌肤的变化来改变身体体形和相貌,练成功时可以随心所欲,任意变成婴儿孩童、老人大人、男女等。而王金现在也只能运功改变一下自己的相貌而已。同时,第五期被动化人功力的阶段已经完成,可心意下不化掉别人内力。王金总共在江湖上混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还包括在千年九香虫、万年阴虱的洞中,以及在快活谷中的日子。王金之所以能有如此成就,还是得益于他用《乌龙吸水功》吸掉了‘老虔婆’和‘夜叉西施’两老妇几乎是毕生的功力。因为人在男女欢爱的‘泄体’时,防御能力是最低的。犹如开闸放水。王金又有心算无心。这里可以看出《乌龙吸水功》与《卧佛醉魂游》功法还是有相同之处的。所以,人们常说‘万法归宗’,不是没有道理】。意动主动吸取对方内力阶段初期。因为王金心存仁厚,在未碰上大奸大恶之徒的时候是不想施用的。如果他在诛杀‘色中九魔’时,就已达到此阶段,他吸了‘色中九魔’的功力,只怕会进境更快。再加上此功越往后越难练,王金在这第六阶段已停滞一段时日……

    “小生听人说:四位老师都是嵩山派高人,在江湖上各有雅号‘雷电镇嵩山’、‘风火震中原’、‘炎寒傲北’、‘水沙怒啸’。可见各位的掌上功夫了得。小生习过《龟甲功》愿意一试四位老师的功夫。这样随便找个地方试一下即可,无须出去拳脚相向了。”王金想让他们知难而退的找个折衷的方式提出……

    这四个家伙与那四个纨绔公子也觉得在酒楼门口打斗人来人往的不方便。好在不远处有一荒宅,只有一老家人在那里看院子。这四个纨绔公子和荒宅旧主熟识,去那里倒是个……

    王金、洞玄机跟着这八个家伙来到了荒宅〈洞玄机在未失去功夫前也没怕过什么。王金比她当时厉害太多了。有王金的保护,她还怕什么。这荒宅除了就看院的老家人之外,真是一个人也没有。但是,打扫的很干净,花草也修整的看不见一根杂草……〉内一处相当大的院落空场。就像王家宅院中的演武场。三十个人各拉开一臂距离,都会感到还很空旷……

    “这确实是个练武的好地方。大概各位觉得:小生只会《龟甲功》,在拳脚上却功夫平平。那么小生就以《抠塞搔痒》和《撩阳手》来领教嵩山派的《狂沙盖水掌》、《坎离寒炎掌》、《风火星云掌》和《雷电飞花掌》四项绝技。如果再领教由《万胜刀法》组成的醓醢乱刀阵,小生也算无憾了。”

    像《颤晃揉勃斗鸡爪》、《铁钳夹》等都是那四个纨绔公子的老子们跟不入流的家伙们,学的比入门功法可能都更不实用的东西。王金竟然这么托大的要用其中的两种应敌……

    “你也太瞧不起我们兄弟了。你要真有个死伤,那也是你自找的……”‘域南四杰’简直认为王金在有意相戏,气恼的说道……

    “四位老师请息怒。小生并无瞧不起四位之意。要是以小生得自上古前辈‘找死先生’的《寻死觅活自门十式》和《置死后生三百八十四步》使出来,四位老师更会觉得小生在找死。小生以为:武功就和人一样,不一定你用的是高招,别人就能学出你的那种水平。关键:应用之妙还在于人。招式的目的不就是在于击败对方。招式、功夫好与坏,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说,我武功平平,拿着把削金断玉的宝器,也同样让人忌惮。时机拿捏好了,我照样可以杀了高手……你就是把再高明的功夫教给婴幼儿,他也杀不死一个大人。因为小生怕死,不逼小生到生死绝境,小生也不敢施出‘自门十式’和‘三百八十四步’。万一慢上丝毫,跑到你刀下的我,不让你砍了才怪。四位老师以为小生会很多高深功夫吗?让你们看那四个公子使一遍他们的功夫,你能记住几招?小生也只是学个似是而非。有时还是猴子掰玉米,夹了这个,掉了那个。一套全一点儿的招式都不会。小生还不想早死。非要逼小生施展‘自门十式’两技?恐怕进了‘醓醢乱刀阵’,不想用也非要用了。小生心中承受能力不好,多使几回这种功夫非自己吓死自己不可。”王金半真半假的和这‘域南四杰’解释着。

    江湖人很奇怪的,他认为你看不起他,他会记你一辈子……

    ‘域南四杰’也不知道王金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洞玄机知道王金有个习惯:学了门新功夫,他总是要用这新学功夫和人打过一次不可。以验证自己理解的招式是不是比招法原使用人使的更好,威力更强。这自然是间接证明了自己思考方式的正确与否。所以,王金在说着,她心里笑着,几乎快笑……

    不能不说王金的奇智确实非比常人。这一施展,在武功平平之人看去,似和原先功法并无两样。但是,行家一看,它的出手方位变化了,巧妙的封挡住了对手的攻击。妙用招法中的‘引’字诀,四两拨千斤的把对手的攻击威力化去了……

    “果真是妙手,江湖上这回真正的名不虚传。就和下围棋一样,应用之妙存乎一心,招式这东西就看谁使它了。有像我家公子这样平凡的,也有像少侠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我四兄弟的掌法已为少侠破去。那么,按照约定我们是该动用‘醓醢乱刀阵’了。只是我们兄弟从习成‘醓醢乱刀阵’到今天,也只使用过一次。而且,危害嵩山的那个贼子已经伏诛,可以说此事天知、地知、我们四兄弟知道之外,不会再有知道这‘醓醢乱刀阵’事情的人了。少侠又是如何知晓?看来,人真是不能干一点儿坏事。否则,就是再隐秘,也有人无意中看见。”

     “确实是有人无意间看到……”王金还真不好意思告诉这‘域南四杰’自己并非动用幻术,从他们这里得知。实在是在快活谷听到这件事的。男人在温存乡的时候,会把许多秘密吐露,快活谷其实也是许多情报的贩卖之地。王金在快活谷期间,就像那众星捧月,包括残阳仙子在内,都与王金有过……

    《寻死觅活自门十式》也即‘自取灭亡’、‘咎由自取’、‘自取其祸’、‘自寻死路’、‘自身难保’、‘作法自毙’、‘自掘坟墓’、‘玩火自焚’、‘自作自受’、‘自作孽’这十招今天也算是为了这‘醓醢乱刀阵’,第一次使出来。而且,每使出一招,王金都会报上其名【不是‘醓醢乱刀阵’不厉害,这确实逼得王金不得不施展《寻死觅活自门十式》来应付。就是王金都不知道自己不断修改着的这《寻死觅活自门十式》,什么才能不再修改。都已经加入‘老魔’、‘贪魔’、‘恶魔’、‘欲魔’和‘死魔’的《老而不死魔功》等功法为主的浓缩精妙绝学,还能再怎么大修改?尤其是最后一招‘自作孽’简直就是同归于尽的一招。其他的九招王金单独使过之后,还与其他招法配合,犹如扩展变化成了八十一招,威力也成倍增长……】。当王金喊出‘自作孽’时,这是石破天惊般的一击。‘打架’的这双方五人,谁也没占到便宜。五人都被震飞出去,‘域南四杰’的四把刀早都不知道飞哪儿了。王金要不是仗着他用的是宝扇,估计早就被这刀阵……

    “王金……”洞玄机看着王金被震飞落地,心急的跑上前去。

    “如果小弟不收回内力的话,他们四个就真的完了。至少他们中有人臂膀会震碎。可小弟收了内力,他们四个还是功力聚于一人的拍上了小弟,小弟一时也只是血逆至昏。小弟比他们受的伤轻多了。”在洞玄机的呼唤下,王金顺过气来。看着洞玄机关心的神色,王金满不在乎的对洞玄机说道……

    “和少侠一比,我们的功夫真让人笑话。从此之后,我们将返回嵩山,终生修艺,不再出山。少侠如果路过嵩山,请一定要到我们嵩山做客……”王金伤未痊愈,就过去救治‘域南四杰’,‘域南四杰’中先醒过来的老大霍难一见王金救治,说道。

    豫县令他们现在已经在西城县住了几天了。好在这宕渠县和长利县都在西城县南边相邻二县,肥胖丫鬟他们为了找王金也没敢跑出太远。所以,肥胖丫鬟在与王金谈了分手后的情况之后,被‘酥春醉客’回客房活动了一次,早早睡去……

    “捺兄,小生与洞姊姊明天一早就会往万鳄沼泽那边去了。以后,小生估计也不会再与那肥胖丫鬟有什么接触了。小生都如此说了,难道还不能让捺兄放弃同小生比武之念吗?”

    王金一直被人找事打斗,他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可……

    “我之所以还要点上她的昏睡穴,就是不想让她跟来。只要你不主动说出,没人会知道咱们打斗的事……”‘酥春醉客’道。

    “小生和洞姊姊都答应过捺兄:我们俩姊弟一诺千金,既然是已经答应过不让红姊姊知道今晚约斗之事,这样就不会为难到捺兄了。自然也绝不会把今夜之事传出去的。小生和洞姊说到,就一定会做到。但是,有没有正好隐身于此的过路人看到咱们比武,最后把事情传出去。这种泄露出消息的情况,似乎不该由小生姊弟来承担吧。小生未末时分,还和‘域南四杰’讨论这种情况的。没想到这么点儿时间,就报在……”

    “本小姐已经听那奉了少爷之命,出来找寻小少爷的牛二虎讲了:小红已经被某位耍醉拳的家伙喜欢上了。而且,你们也太不注意影响。本小姐知道你二十六七岁才有喜欢的女孩儿,也算是久旱逢甘露,但你不该把小红也调教成像你现在这样……你不用再找人托媒去我们豫家求亲了。小红违犯了我们家的礼数,已被我撵出豫家之门。王金小少爷,你的兄弟牛二虎闯了我那圆圆丫鬟的洗浴房间,王金,你要怎么给……”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划船老人 对 夏日里的寒 的评论
犯经验主义有时会吃一些苦头..
划船老人 对 秋叶 的评论
曾经万紫千红花落叶衰追梦..
划船老人 对 可快可慢  的评论
细节能决定事情的正与负..
左翼 对 书生与魔 的评论
这颗痣里有故事,当另文详述..
阿呆鸟L.canus 对 遇星远任老 的评论
相遇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