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江城(一0五)

时间:2019-09-11   作者:桦林边缘 录入:桦林边缘  浏览量:99 下载
      姐姐挽着妈的左手臂,两个人就出门。到了外面,向家住右(西)边胡同旧院子的淑琴阿姨家走去。这个院子原来是富商张家栋的,他在现在的汉中东路,买了一栋两层楼的楼房,这里就租出去。心眼好的张家栋对一些外来做苦力,租金就要少点,淑琴和李大哥租了靠尾的一间房子,这样,还要便宜些。
夜色更加厚重。这时,没有风,一丝也没有,而还是非常的寒气逼人,令人手脚、身子都冰凉。在院门外到胡同这一路面上,一片黑越越的,看不清两边的墙,非常寂静!走在路面上,你能隐约听到来自远处江城的闹市区的微弱喧嚣,还有时不时能听到来自江城四周的时而大声、时而小声的枪炮声。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中国军队和日本侵略者的战斗还在进行。多年来,从未听到过枪声的江城(南京)人民,在无休止的枪炮里,日夜难安地度日。
     我妈和姐沿着前面的路,在两边的墙头上,映照的从住家里发出淡黄灯光的墙下黑黑路面走着。然后,一拐弯,过来一条非常寂寥的胡同,就到院子门口。进去,走到住在尾部的淑琴阿姨的房子,敲门进去。
一进门,妈妈就看到淑琴抱着儿子,坐在桌子旁的一把椅子上喂奶,衣服刚好撩起在她两个充满了奶水的滚圆发白乳房上。脸色红润柔嫩的孩子胖胖的脸,一双安静乖巧的眼睛,时不时看着自己的妈妈,小嘴在妈妈红红的乳头上,有些较快地允吸着,一只胖胖的小手,时不时溜动着。
看到我妈和姐提着一口袋回锅肉进来。淑琴就说:“小芬嫂子,你又拿东西跟我。”
这时,失去李大哥的淑琴虽然白天的伤心欲绝不在了,但还是黯然神伤。不过,她还是打起精神来招呼道:“小芬姐!耀娟!你们随便坐。”
然后,我妈和姐就在她对面的有些刷的发白墙边的椅子上坐下。
我妈就问:“淑琴,你吃饭没有?”
“没有。我从你们家回来,就想起孩子他爸,就伤心,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一醒来,天都黑了。我想等我把孩子喂饱了,再下点面吃,对付着把今晚过去。”淑琴一边说,一边看看怀抱里的乖而稚气、眼睛在看着自己又看别处的儿子。
妈妈更加关切。
“你不要不吃,你儿子又小,需要更多营养,你怎么能对付着过呢?”
“我这就下一点面。”淑琴觉得妈的话也对。就说:“小芬姐,你帮我抱一下孩子。”
我姐就站起来,走到淑琴的跟前,
    从淑琴的手里接过她儿子。就说:“淑琴阿姨,你就去下面条吧。我和妈替你看孩子。”
“嗯。”淑琴就去门边的灶头生火,做面条去了。后来,她把一碗冒着热气的面放在桌上,我妈就让我姐把孩子让她抱着,我姐,就把口袋里的回锅肉倒些在碗里,摆在桌上。我姐说:“淑琴阿姨,你和着面,吃一些肉。”
淑琴客气说:“又麻烦你们跟我送东西来。”
我妈抱着她的孩子,边哄,边回答:“淑琴,你要多吃点,为了你的儿子。”
“嗯。“
淑琴不禁又叹了口气。看来。这又使她想到了自己的丈夫,不禁想哭。这时,我姐就挨着她坐下。她虽然17岁多了,可非常的董事了。就把脸对着要哭的淑琴说:“阿姨,这事已经发生了,都是日本人的飞机炸的。我叔已经不再了,你要振着起来,把李大叔的儿子养大,才是最重要的。你失去了我叔,可是并不是一无所有,你还有儿子。”
淑琴听了,就心情稍微好些了。我妈又说:“我知道你的顾虑,其实,你不用担心,我们一家会帮你的。你要相信,就是别的人有难了,我的孩子的爹都会帮忙的。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划船老人 对 夏日里的寒 的评论
犯经验主义有时会吃一些苦头..
划船老人 对 秋叶 的评论
曾经万紫千红花落叶衰追梦..
划船老人 对 可快可慢  的评论
细节能决定事情的正与负..
左翼 对 书生与魔 的评论
这颗痣里有故事,当另文详述..
阿呆鸟L.canus 对 遇星远任老 的评论
相遇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