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魅影芳踪(32)

时间:2019-09-11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19 下载

第三十二章  台  风

我站在山顶的亭子里,四周的天空彤云密布,眼看就要下雨了,此刻心情复杂,不知道穿越回来没有,看着周围不同形状的山峦,再看山下几片农田夹杂的城镇,还有横跨在江面的桥梁,我看到了公路上的汽车,这我放心了,我对着空旷的大山喊道:我回来了,我回来了。穿越终于成功了!

我想她们没有死,天妖怎么会轻易就死呢,我相信,她们依然还活着,或许就蜷缩在我脚下的某个山洞里,慵懒的渡过即将来临的冬季。

或者依旧幻化成人形,在烟火缭绕的人间,偎依着丈夫儿女,在一同观看他人的故事。

下面不远有个寺庙孤零零的矗立在山崖间,寺庙后面有几株长着红叶的树,在大山、烟云的衬托下构成一幅落寞的山水小画。

山路上走过几个穿着旗袍的老娘客,她们说说笑笑,在现代追寻古时的韵味,而我刚刚要从古代找寻现代的感觉,好像刚从神农架原始森林走出来,眼前看到的都是这么新奇,这么令人耳目一新。

这时牛毛雨已经飘了下来,飘进了亭子里,几个人头顶着衣服从外面跑过来,一个人像诈尸一样,把我吓了一跳。

“桐弟,怎么是你?”

是薛牧歌,她还是咋咋呼呼的,在五分钟内一连问了我十几个问题。

我该怎么对她说呢,那就不说了,我第一句话就是要用她的手机。

电话打通了,老妈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妈,我很好,哦,你不要担心。”

“桐儿,你现在在哪儿,我和你爸去找你,你可吓死妈了。你爸要和你说话。”

安抚住爸妈的情绪,又联系了表舅、大白,他们知道我平安无事,让我再接再厉把南梓找到,因为这事情已经逼到死胡同了,南建国因为信用诈骗已经被判刑了,这钱再要不到,表舅绝对要跳楼,死者家属现在和他是同吃同住同作息,就差睡到一张床上了。

表舅,我一定要把你救出苦海,我暗下决心。

我现在是一贫如洗,表舅让薛牧歌接了电话,让薛牧歌给我提供一切帮助。

这个地方是问州南雁荡山,我呆的地方是代头村健身岭的终点圣峰亭,不远处的寺庙就是圣峰寺。

山下东面的繁华城镇就是问州引以自豪的水头镇,有句话叫“中国经济看问州,问州经济看水头。”这水头镇就是中国的经济晴雨表,从南到北吹劲都很大,许多话也不可追究。

从问州到水头的车费需要三十五块,而我却走了两个季节,跟着薛牧歌下山,我的心还沉浸在南宋没有回过神儿来。

水头镇果真名不虚传,一个镇比北方的一个县城都大。

薛牧歌带着我到太平洋购物中心,疯狂的刷卡,给我买了手机、衣服,又给我一张卡,没有多久,表舅的就打过了两万经费。

薛牧歌见我有钱了,嚷嚷着要我请客,我就带着她和她杭城美院的同学周榕去三楼的自助餐厅吃“牛太郎”。

周榕的个头不高,就是典型的小女人,她就是当地人,看到她的脸我想起了美莲,相比薛牧歌来说,她叫薛牧歌“哥哥”,按常识来说,一个美女总要和一个丑女搭配才可以心安理得的出街,毕竟一山不容二虎。

女生之间的事情很难懂,况且也不想做她们的男闺蜜。

鉴于人家在我最孤苦无依的时候给我伸出了援手,她们给我派了一个艰巨而光荣的任务,按她们的指示我去取食物,她们就干等着享受。

“桐弟,好好表现,姐回去给你介绍个老婆。”

“不稀罕,你们就坐那儿等着沦落成吃嘴娘儿们吧,就你俩,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介绍不出来什么好人。”

“你小子,忘恩负义啊,翻脸不认人了,少废话,赶紧端菜去,姐我饿坏了。”薛牧歌说。

我们的桌面摆满了盘子,就像一九四二年的河南老乡终于盼着了一顿丰盛的大餐。

这里人说话都是叽里呱啦,闽南话很难懂的,薛牧歌拿着筷子对我说:“桐弟,夹麦,夹麦。”

什么情况,“喂,你有病啊,说什么。”

她们两个看着我晕里七忽的,都笑起来了。“是叫你吃饭啊,闽南话夹麦就是吃饭。”

“夹麦”后,我们走出太平洋购物广场,沿着江山东路向西走,发现许多店铺都在搬东西,难道他们不做生意了吗?这个黄金时段多么难得。

原来马上就有台风了,台风带来的洪水淹没到一楼房顶,我立刻想到水漫金山的场面。

她们依然买了烤红薯在我前面吃,看着薛牧歌和周榕的背影,我多么希冀前面仍然走着的是那两个蛇妖,她们纤细的腰肢摆荡在繁华红尘中,不惊不喜的和我一同走过,在西湖柳枝拂面的堤岸上,在清波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在繁星点点的天幕下,在空山寂寥的山居中。

“燕北,尝尝这个,这是清明果,味道很好吃的。”小青捧着一个黑青的圆东西,看着很软,我不知道这个黑不溜秋的东西是包子还是什么,犹豫着不敢贸然下口。

白素贞笑着说:“很好吃,你尝尝,士林最爱吃。”

清明果真的很好吃,吃过后,唇齿间还留有鲜甜芳香的味道。

有人说过,能和你一同幸福分享食物的人,足可以珍惜一辈子。这次我信了。

冬天就要来了,听宾馆的前台说今年的台风九、十月份没有刮,都攒在了这个月份,建议我们这几天不要乱跑,因为明天晚上十二点台风就要过境,整个问州市严阵以待,这次台风要经过文成、沧南、瑞安、平阳、泰顺,风力达到十六级以上。

我很兴奋,第一次见刮台风,晚上她俩来到我的房间,要和我斗地主,谁怕谁啊,结果打到了夜里十二点,我输了四百多,她们才高高兴兴的回去睡觉,扬言要把我的两万多活动经费全赢过来,我心里暗自窃笑,小女子,怎知江湖水深浪大,明天她们就知道了。

打开手机,我专门搜集了台风的视频,那叫个疯狂啊,房子,桥,公路,山体,都是哗啦啦的往下掉,在自然的灾害面前,人是这么弱小。

雨开始下的急了,透过窗户,看到雨水快被风扯平了,“夸夸”打着窗户,天空是漆黑的。

从夜里一直到早上,这雨就没有停过,我们淌着水去买了许多食品,回到宾馆七楼,周榕开始抱怨,薛牧歌说:“看看大水也很好啊,你可以画画水中的水头镇,想象着来到了威尼斯。”

雨下它的,我们只顾在余生的时光里挥霍,今天晚上斗地主,我加大了筹码,最终赢了六百多。

“桐弟,今天踩狗屎了,运气不错,那咱明天接着打。”

台风终于来了,狂风像没有尽头的火车呼呼的穿行在街道,雨声风声交织在一起,窗户里都渗进了雨水。

她们俩害怕了,不敢呆在自己房间里,让我过去,我拿着毯子窝在沙发上。

更让人沮丧的是,停电了,也停了水,薛牧歌也开始埋怨,说台风一点儿也不好玩,她们一致商议大家不用这边的卫生间,都到我的房间去方便。

大家其实都睡不着,吵的人如何安睡,我就玩手机游戏,她们俩在床上就八卦认识的人,这个和那个分手了,谁的男票怎么抠门儿,谁的老爸是当官的等等。

最后不听她们叽歪了,我也沉沉睡去。

早上雨还在下,窗外已经看不到街道,对面新建的两层商铺只能看到一层了,宾馆的一楼已经淹没,二楼的过道里都是放的沙发、电脑、饮水机,住客们都打开着门,从屋子里飘出了方便面的味道。

我用新号码拨通了南梓的电话,她咳嗽着问我是谁?

“你还好吧?现在在哪里,一定不要乱跑,有台风。”

我知道她在听,我同时也听到电话那头也是风雨交加,我听到里面还有奇怪的声音。我说完她沉默片刻,没有再说一个字,就挂了电话。

窗外黄色的水里都是树枝,垃圾,还有上游飘来的破竹筏,街上,不水面上连一个活物都没有,像极了世界末日。

终于有活物了,上面冲过来几头猪,它们嗷嗷乱叫着在水里挣扎,伸出蹄子乱抓乱挠,可是水势凶猛,它们只好随波逐流,我用手机拍下了这个视频。

我认真的又看了一遍视频,忽然明白了她刚才电话里的奇怪声音。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就在离我不远处,我立刻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魅影芳踪(33) 下一篇:非遗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划船老人 对 夏日里的寒 的评论
犯经验主义有时会吃一些苦头..
划船老人 对 秋叶 的评论
曾经万紫千红花落叶衰追梦..
划船老人 对 可快可慢  的评论
细节能决定事情的正与负..
左翼 对 书生与魔 的评论
这颗痣里有故事,当另文详述..
阿呆鸟L.canus 对 遇星远任老 的评论
相遇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