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魅影芳踪(39)

时间:2019-09-21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19 下载

第三十九章  难题

按理说应该是一个大结局了,他们父女团圆,我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南梓住到生父的家里团聚,我成了孤家寡人,可着劲儿在问州玩了个乐翻天,金球万豪酒店成了我的安乐窝。每天的都是搜集哪里有好吃的,哪里有好玩的,一个人到处吃喝玩乐。

五天后,我们一起回杭城,魏士海塞进后备箱大包小包的东西,他的老婆笑逐颜开,真感觉比亲女儿还亲。临走由我帮忙给他们拍了一张全家福,南梓的脸上洋溢着从来没有的喜悦。

临走的时候,南梓的两个弟弟还私下对我说,想去杭城上班,看看我公司有没有地方可以安置。

我客套的敷衍着他们,按照这种发展势头南梓以后摊上事了,那边是同母异父的妹妹和脑子不清醒的弟弟,这边是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亲友团的快速扩张,以后用钱的地方和麻烦可能会越来越多。

算了,我算哪棵葱哪骨朵算,这事我就不小操心了,回到杭城第二天,有培训公司邀请我做巡回演讲,想要把我包装成励志青年,创业模范。我感觉这个事儿不靠谱,自己就拒绝了。

我依旧在工地上班,偶尔会有几个演艺经济公司的来和我谈事儿,要我先演个小角色,在五十集的电视剧里演个跑龙套的,都被我表舅和大白挡了回去。

我是一脸的不服气,吃过饭后,和他们争论起来。

“你小子脑袋进水了,演艺圈TMD就是垃圾圈,嗑药的,拉皮条的,靠着脸吃几年青春饭,哪有我们做实业有前途。”表舅在征求了我爸妈的意见后,开始冠冕堂皇的训斥我。

大白也对我说:“阿桐啊,没吃三天素,就想上西天!大明星成功只有三个秘诀,你知道吗?”

我还真不知道,只好摇摇头,大白自鸣得意的说:“那我就免费给你上一课,第一个秘诀就是要和导演上床,这个你不占优势,性别限制;第二个秘诀就是和干爹玩暧昧,你有干爹吗?就是有干爹,你们也玩不了暧昧啊!第三个秘诀就是后台杠杠的,银子哗哗的,没有这个都是胡扯!”

我辩解道:“师傅你说的不对?”

大白眼一翻,“哪里不对了?”

“那女导演呢?我们就不可以那个了吗?还有没有生儿子的富豪,不就缺干儿子吗,保不准能看上我;还有有些经济公司,看着我有潜力,非得捧我,我也不需要花钱啊!”

我这一番振振有词,想着大白立刻“熄火”。没成想大白马上接到:“哟,出息了,还女导演,那女导演跟你妈年龄一样,你还?”

表舅知道他下一句要说啥,立刻制止:“大白,中了,中了,别瞎几把扯了,越说扯的越远,,说太多孩儿也记不住,快去干活儿吧!今天挖不了一百方土别下班,你可给我记清楚了。”

到了工间大白又给我上课,工友们也听的五迷三道,更是来劲儿,“男人,要靠实力。女人要靠关系!必须学会吹、拉、谈、唱。”

 大白看我一脸迷茫,接着说:“吹就是吹牛皮,一坨狗屎你也要把它说成汉堡包,拉就是拉皮条,让你的上司高兴,谈就是谈恋爱,要和那些女明星,不要嫌弃她们,把她们当成圣女,逮着一个就谈一个,最好多造点儿花边新闻,唱就是唱高调,把自己的品味上升到国际范儿。” 反正他说的太多我也听不懂,我只好左耳朵听,右耳朵扔,等他说累了自己就不说了。

我带上耳机挖土,结果到下班一看,有南梓给我发了十多条信息,我没有下车就打给她,电话那头她十分焦急愤怒,晚上要约我一起喝咖啡,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儿。

我在上岛咖啡旁的快餐店胡乱吃了几口,上楼后发现南梓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靠窗的位置。

“怎么了?你这是?”我问道。

她默不作声,把手机推到我面前,我一条一条看她的微信记录,寻亲之后的多米诺效应排山倒海一般过来了。

首先是同父异母妹妹陈冉和小流氓打群架咬掉了一个人的耳朵,被抓进了派出所,陈大伯央求她捞人;然后是魏士海的大儿子买房钱不够,要向她借二十万;最后是她的养母要把她嫁给比她大十五岁的一个香港富商,这个钻石王老五的口碑和他的财富成反比,要多渣就有多渣。

“吴桐,我快要崩溃了,你说怎么这么多事儿,我一个没毕业的大学生,竟然要面对这么多问题,我可该怎么办呢?”南梓很焦虑。

我也是蒙圈儿,我一个开挖掘机的司机能有什么主意,问我也是白问。

“南梓,你不要慌,凡事都有解决办法,这么多事要一个一个解决。”我知道自己说的都是废话。

“我没有慌啊,可是我不能看着亲妹妹被拘留,也不能看着爸爸天天被那个女人唠叨,更不能嫁给那个猪一样的人,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心里说问我也是白问,“白问”,灵光出现,为什么不问问大白,他可是鬼主意多多的小诸葛。

“南梓,我有办法了,必须请我师父出山,他绝对有办法!”

我拨通大白的电话,说了我的意思,他结果顺杆往上爬,说自己还没有吃饭,约了女儿一起吃饭,明摆着就是想宰我,行,只要能解决问题,我认了,“师父,到上岛咖啡,我让你开开洋荤,这里好吃的很多。”

半小时后,薛牧歌拉着大白的手来了,看到还有南梓,她稍微有些意外,“桐弟,原来是两个人啊!”

“是啊,没有两个人,谁请你吃饭啊?我又不是熟女控,师父还不得扒了我的皮。”

薛牧歌要拧我的脸,被我躲开了,坐下后,大白和薛牧歌都点了套餐,南梓把情况如实告诉大白。

我期待的看着大白的眼睛,意思说,师父,我都给你吹到天上了,你千万可别给我丢脸啊。

大白活动活动脖子,要了一杯拿铁,他看到沫子很多,又想喝,就用力吹,结果用力过猛沫子溅到脸上鼻子上,搞的样子很滑稽,薛牧歌气得扭过头不搭理他。

大白拿着纸巾自己没趣的擦,我笑着打圆场,“师父,原来你第一次喝啊,没事儿的,我第一次喝的时候比你还惨,一桌子都是。”

大白说道:“老喽,不中用啦,女儿都嫌弃,给她丢人了!”

“爸,不是说你,在外人面前没有喝过的东西,你就别像小孩儿一样好奇,见古怪的都想试试,净出洋相!”

“哎呀,哎呀,薛美女,你就别叽歪了,什么内人外人的,我还是外人?”

薛牧歌大放毒舌,“你当然是外人了,你不是外人,还是我的内人?”

我算是五体投地的投降了,“好,好,我是你内人行了吧,抓紧说主题,你别再捣乱了。”

“切,想当我内人,你还得看这老头儿愿意不愿意?”

大白把脸一沉,“都给我住嘴,越说越不像话。”

大白吃饱喝足后说道:“你的这三个事儿,也就是一件事儿,你要是答应了富商的婚事儿,前两件事儿就不是事儿,你养母拔掉一根汗毛就解决了。”

“师父,关键南梓看着那男的就恶心,你说的跟没说一样。”我说道。

“哦,如果是这样,事情就不好办了,你一个大学生,没有关系也捞不出妹妹,没有钱也解决不了生父的燃眉之急,不答应养母她可能会断绝再继续供应你上学,所以可能满盘皆输。”大白摇摇头,表示出无奈。

“师父,你总是有办法的,你再想想。”

大白眼睛一骨碌,不怀好意的看着我,“南梓,你觉得吴桐这人咋样?”

南梓搞不懂大白要说什么,“人很好的,勤奋,上进。”

“那就好,咱们就来个移花接木,你和吴桐好了,他表舅也有钱,三五十万跟玩儿似得,有钱就能找关系,你妹也有救了,你弟的房子也买了,那个肥猪富商也该滚蛋了,你那养母也没有招儿了!吴桐现在工资供应你上学没有一点儿问题,这叫一箭三雕!”

南梓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儿,我装作很生气,心里却很受用,当时就想跪在地上给大白磕三个响头,这可真是我的正版原装师父啊,有好处尽往徒弟面前推。

我心里又犯嘀咕,就表舅那人,我可是知道,无利不起早,想让他出钱整这事儿,打死他他都不干,我老爸老妈的那点家底也不会够啊,记得有一次问过老妈,我家里满打满算才有二十万出头,这钱还是准备给我县城里买房子用的。

薛牧歌可不干了,一脸醋意,“爸,你们聊吧,我回学校了!”

“等一会儿,用你的电动车把我带回去。”大白说道。

“带不了,电不够,你不是主意多吗?自己想办法!”

轮到大白坠入五里雾里,挠着头说:“我是怎么得罪我家丫头了?今天净给我置气。”

“师父,我看了,你的招儿也就是这水平,天不早了,你还可以再想两天,再想不出来,南梓后天会被陈春霞(南梓的养母)逼着订婚,只要是有良知的人,谁也不愿意看着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嫁给那个人渣。”

我再最后给大白施加点儿道德压力,看能不能挤出一个好办法?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ATANGO 对 秋分 的评论
秋分时节,白天黑夜一分为二,..
划船老人 对 夏日里的寒 的评论
犯经验主义有时会吃一些苦头..
划船老人 对 秋叶 的评论
曾经万紫千红花落叶衰追梦..
划船老人 对 可快可慢  的评论
细节能决定事情的正与负..
左翼 对 书生与魔 的评论
这颗痣里有故事,当另文详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