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逍遥江湖路第〇二五章武林大会(一)

时间:2019-09-25   作者:老肥腚 录入:老肥腚  浏览量:135 下载

    王金炼好丹药,已经是三个月以后的事情了。王金吩咐洞玄机回王家,代自己孝敬父母。这不过是王金考虑如果让洞玄机跟着自己,风餐露宿就不再多说,在江湖上闯荡,过的是刀头舔血的日子,不是你伤了别人就是别人伤了你,这还是很危险的。王金可不是这么说出来的,而是说新媳妇本来就应该在此时讨公婆长辈们的喜欢,这才利于以后相处,哪有新媳妇不在家孝敬长辈出来乱跑的。之所以带她洞玄机还不是为她找药,此时药已找到,她不该回家吗?洞玄机虽然心中一万个不愿意,但她是个明事理的人,王金告诉她:不仅是家里需要她,快活谷更需要她的保护,别到时候处于‘欲惑谷’胁迫,要刀剑相向时才后悔。洞玄机服食了万年巨鳄灵丹,虽然万年巨鳄灵丹并未完全与自身融合,犹如糖果要一点点含化般,但论现在她的功力比王金高了几倍不止。这‘欲惑谷’谷主的武功绝不会强过四魔中的任何一个,而洞玄机此时与‘死魔’就能斗个旗鼓相当……总之,洞玄机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回王家了。王金又让‘死魔’去寻找忠义之人,寻找合适地点,准备重建魔宫〈王金当然是不太喜欢魔宫这个名字,他准备把魔宫改成‘聚忠殿’这个名字。这忠者,有忠诚无私,竭心尽虑,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之意,利民、利公我们就不多说了。还有那如战士们的利国、如消防员的利他,如果心中没有这种大义之心,又何谈为忠?而义者,也就是宜也,不偏不倚、公平公正,也有情谊之意。有小义、大义之别。一群打家劫舍之徒,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又怎能说这不是一种小义?忠者,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大义的体现。所以,王金倾向于把魔宫之名改为‘聚忠殿’,把这意思同洞玄机和‘死魔’一提,反正他是魔宫传人,怎么做,那都是他的事,这两人自然不会反对〉。而王金还要继续完成全伯的嘱咐,去西北大漠中央的圣女岭……好在现在有小金代步……

    王金身上并没有带多少自己炼制的特效灵药,倒是去了绝老门旧址附近的一处隐秘地穴中,找到了不下三瓶,三四百粒据传是绝老门采四万对老夫妇交合之精为引,配以上百种奇草异药精炼的寿精丹。此丹和异虫丹一样,增功不多,最高也就能增加个三四十年的功力。但是对外伤,见效奇快,一日即可让就算是大腿贯穿伤痊愈如初,不留一丝疤痕。据说寿精丹有接断骨之效,反正王金是没试验过。但是,王金却带了不少用普通鳄鱼炼制的丹药,毕竟王金侠骨仁心……

    也许是时间久远,全伯当年相隔数万里,也没实际来探查过,隐者毫无踪迹。也许当时全伯只是想着王金不喜欢习武打杀,设想的也只是王金是个普通人。斗四魔必须有高超的武功才行。可现在,当年的五魔已去其四,‘死魔’又愿追随,这项嘱托,现在既然找不到隐者,也能看下一条嘱托了……

    王金直接骑着巨鹏小金飞到了襄阳县〈西汉旧设,今襄阳市〉的岘山上空落下,寻找曲径庵。一路上,王金像是游山玩水的书生,漫步于山道之上。一些为了生计而奔走的山民可没他那种闲情逸致,多少人都快步赶上来,被王金叫住,询问曲径庵的地点,却一无所获。难道真是自己记错了?

    “老人家是不是旧疾复发,气促胸闷,喘得上不来气?小生略懂岐黄之术,能否让小生给老人家看看?”王金就算是闻一下药丸,也知道这药丸中所有使用的药材,甚至连配量多少都能讲得钱两不差。所以,王金从包袱中的皮囊中一拨拉,就找出一粒草绿色的药丸递给了身边一个身着野兔皮缝制成的皮衣,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交代道:“把这理气丹赶紧用水化开,直接灌服。点上火送来之后,拿着这个药方赶紧到附近镇上抓药。回来之后,直接把药全放进大浴盆中加水蒸……”

    山里人不像县镇中的人有那么多讲究,找个河沟,只要没人看就能洗浴,要浴盆干什么?就是借,恐怕也没地方借。那小伙子很是不好意思的说出这个顾虑。县镇中是能买到,那不是要花钱,而且要花时间找。再说,小伙子害怕抓药钱都不一定够,哪有闲钱买浴盆。他这才没办法的和王金……

    “这是你买药回来的事儿,现在先按小生说的做。浴盆的事情,小生会解决的。药店医馆中肯定会有针灸用针的……”

    王金是有九根回天针,但是要想治好这个老头儿的久病,用针量是不少的。现在就是用上这九根针也不够。王金也就没拿出九针。以王金的功力夹讲,运功让手掌发热不是不可以,只是太惊世骇俗,反正生火也不费什么,王金自然能不显露武功就不显露武功。此时,借着小伙子依照吩咐行事的时候,王金也没闲着的除解着老头儿身上的衣物,直到……

    小伙儿去买药,害怕钱不够,又去邻居处相借。并请和他交好的邻家女儿过来帮忙。王金则出去四处查看,找寻做浴盆的材料〈大户人家是有马槽的,山民种地也是有牲口的。养猪用的石槽,这都是能做浴盆用的。但山民很少有马槽,猪食槽,有的就是用喂狗一样的用小桶,闲盆喂的。就算有马槽猪食槽一时也没想起来。就算想起来了,恐怕也觉得肮脏,对治病不好而未敢提〉。王金真找到一块巨石。王金抽出斩蟒匕,像切豆腐一样,考虑到小伙子以后还有用的上,王金三下五除二的便制成了一个马槽。把剩下的大石头,也挖出了一个石缸,做了一个石碾子。可以说没怎么浪费这块大石头。但是村里人都看傻了。他们见过石匠,做个东西,哪有如此轻而易举?等干完这些,做事一直都很投入的王金也觉得过于露功。对那邻家女儿说道:“小生这把匕首是削铁如泥的宝贝,你要不相信的话,可以拿它对着破旧铁器砍一下试试,省的各位大叔大婶们把小生看成了怪人。就用这个豁口锈柴刀试试吧。反正这把刀破成这样,既使能有一用,也是要回炉重打。小生不使人信服,也难离开了。求大姐……”

    那邻家女儿害怕伤了宝贝,在王金诚心恳求下依言,对着破柴刀只是划了一下,破柴刀断成两截。这时,王金才收回斩蟒匕,说道:“小生没骗各位吧。小生刚才也只是为这猎户一家做一个喂马槽般的盛水之物,用来泡洗身体治病而己……”

    好不容易让众人见识了一番,没人阻拦的回到猎户家〈在王金和邻居女儿进屋后,至于有人觉得那把锈刀是太锈了,才被轻易划断。有人上前相试,那都是闲话了……〉,王金坐在小木墩上像冬天烤手一样的把手在火上烤热,借着手上热劲儿开始拍打以及推拿老头儿全身,以利气火加速,等小伙子买药回来就可以加快吸收泡浴蒸煮的效力了。而邻家女儿帮不上忙,一直在边上偷看着王金的容貌,心中也是乱想……

    王金虽然在江湖上见过其英俊得空前绝后,化妆成女人也是个倾国倾城大美女真面目的人并不多。王金又在万鳄沼泽用鳄鱼隔膜做了不少面具。让他已经成为一个英俊得不是那么夸张。但是,王金现在这种普通人的英俊,再配上他儒雅的气质,还是能让许多少女迷恋的。一个山野村姑也有对美的追求。若是自己再漂亮一些,家境再好一些,说不定……

    小伙子回来时,还跟着经常给他父亲治病的那家医舍堂馆的大夫。他也是听说有个少年人要治疗这老头儿的哮喘老毛病特意赶来。说句不好听的,王金开的药方虽然也有一两味是通理气机之药,但是似乎这又不是单一治哮喘的方子,就像不懂医的人乱开的一样,也不知道到底治什么的。他也是怕人乱给病人治疗,让自己以前的努力付之东流,最后人们还会说是他这个庸医把病人越治病越重,砸了自己的名号。反正像他这种水平的郎中,已无须坐诊,只需验过药方,核实无误再让店伙抓药,坐堂的有聘雇的大夫。看药方奇怪,交代店伙拿方让坐堂大夫看过就行,跟着这小伙子就来了……

    “人体就像一座大山,美景良多。而看这位老丈的病症,是由两三种病症并发而就。如果按照那种只看此处山景而单独修整,却不联系全山景貌来看的话,就算此处整体修剪的再完美,那似乎也与此山凋谢的荒败景象,形成了突兀孤零,鹤立鸡群般的不适感。反而降低了此处的观感。同样,单治此喘症,那样不久还会复发,一伤皆伤。此时病情复发,病会更加严重。如果继续这么治下去,用不了两年,此老必将仙去。小生这种开药蒸煮治法,只针对此老,以后不出什么其他意外之事,小生可保其十年无恙。如果吃喝上再加以注意,活上九十,不是没有可能。好了,温度够了,撤火……”

    忙活了三次,这老头儿从药液中抱出,全身赤红。人早已昏去。王金嘱其不用擦身,直接抱于被中捂好,待恢复正常体温后,可换去湿被。不久,人就会自醒。王金这时才出了小屋,坐于外面和那大夫继续聊着医术。邻家女儿也把父母和小妹叫来。王金看邻家女儿母亲体质较瘦弱一些,搭脉为其诊治后,开了药方。邻家女儿的父亲是个中年壮汉,身体结实如牛。但是,王金搭脉后,还是为其开了调理之方。那大夫抱着学习的态度,也诊脉看了药方,对王金佩服之至……

    “小生只是来此寻访曲径庵,过路巧遇此事,不会长住,又怎会去贵馆设席?先生好意,小生心感。等老丈醒来,小生就会离开。”那大夫阅人无数,早已看出王金非常人。看过王金手上那把玄铁宝扇,已然猜想:这少年恐怕还是个江湖……

    老丈醒来出屋,已与先前判若两人,毫无病态,精神矍铄的就要下拜。王金岂会受之,急忙上前搀扶。等这老头儿平静之后,王金才说道:“小生急于寻找曲径庵,在此已耽误了些时日,看样子小生要抓紧时间去找了。否则,天黑将……”

    “原来,小恩公是要去曲径庵。那个地方必须要过万蚊谷。据说那里的蚊子三只一盘菜。进去的人畜没有一个能不被叮咬致死而活着出来的。小恩公怎么想着要去那里。”这老猎人还是见闻广博,王金一提那个地方,他立即就想到了那有女性出家修行人出没的地方肯定就是王金口中说的曲径庵……

    “以小生想来,那里既然有人出没,她们无非就是有四种护持:一,她们拥有特效驱蚊药品,服过后,蚊虫远避。二,她们拥有上乘武功,身体运功后形成气罩,蚊虫攻不进去。三,她们或许有让蚊虫远避的宝物。四,她们有寻常人不知道,因而绕过这万蚊谷的路径。只要她们是用小生所讲的这四种其一过万蚊谷的方法,那么小生也就一定能进得谷。尚请老人家指点,那万蚊谷在什么地方,小生也好尽快赶去……”

    这老头儿感念王金治病之恩,不愿让王金去送死。故一直犹豫着该不该讲出万蚊谷的位置。此时,那医馆掌柜开口……

    “老朽阅人无数,看这小先生便知其并非普通人。不知小先生是不是那种能高来高去,翻墙爬山如履平地的侠士?”

    王金看那老头儿的意思,如果自己不承认自己确有过人之能的话,他大概不会让自己涉险的。于是说道:“小生确实会些防身之术。不是小生自夸,小生并不觉得万蚊谷能伤及……”

    也就在此时,那小伙子向王金用手势召唤着,脸也憋的通红。王金想到他一定有难以启齿的事情要找自己,于是向那小猎户走了过去。而那小猎户见王金行动了,便向屋子走进去。王金也只好在行进中改变方向,也跟着小猎户向房中……

    “这个铁盒是我在打猎途中,看到一个受伤老人所埋之物。后来,我在另一个山头看到那受伤老人已经死了。就回去挖出此盒。我害怕我爹以为我贪图铁盒而害人性命,又怕别人知道报官,也就谁也没有告诉。可我想尽办法,也打不开这铁盒,小恩公见多识广。你看你能不能打开这个铁盒呢?”

    王金可是向神偷吴三学过艺的,开锁几乎是他的基本功……

    “你躲到房柱后面,有的铁盒中,害怕别人强行打开,不知道正确的开锁方式时,在强行打开的时候,是会喷毒烟,或者是射暗器的。如果真有这种伤害,我会及时防护的……”

    这个铁盒盒面上雕的有花纹。在一侧上无锁。但是,有一个一寸铁钉的圆杆直径那般大小的圆孔。王金凭经验知道:如果不是钥匙有什么特殊设计。那么,就一定是用那么大小的铁钉插入,靠力道去顶里面的触簧机关。拨开里面暗钩,使盒盖能够打开。王金取过一根刚才用来扎老头儿胸前几十个穴位的针灸用针。以王金的功力来讲,就是用纸捻搓成针状细棍,运上功力刺入,也有如铁钉顶入的那种硬度。更何况这是针灸用针,本来就是金属制的。针灸用针在王金贯入真气后顶入,盒盖弹起。幸好什么都没发生。白让王金凝神以防不测了。看没有危险,那小猎户也从躲避处过来……

    “这是一套适合女人练的《九天玄女剑法》,以及一张藏宝图。这样吧,你把田妞姐和山妮姐〈邻家的两个女儿〉叫过来,由小生代传这套武功好了。至于大哥,虽然里面没有适合男人练习的功夫了。但是,小生可以传大哥一套《担山棍法》或者《开山刀法》。不过,大哥幸好是遇上了小生。要是别的武林人一定会出手抢夺这套一流功法和这藏宝图的。大哥以后莫再让人知道了。小生这里有两把鳄骨剑,就由大哥转送两位姐姐。也好让姐姐们高兴。既然送了两位姐姐两件宝器,至于大哥学棍法要用的宝棍,或者说学刀法要用到的宝刀,小生还真没有。不过,小生有一根宝桨,现在并没带在身上。小生等回去了,一定派人把宝桨送至。”王金道。

    “小恩公治好了我爹的病,又要教我学武艺。这份大恩,我都不知如何报答。至于宝物,我实在不敢再多奢望……”

    “有寻常刀斧刀砍斧剁都不会有丝毫伤害的宝器在手,至少不会害怕寻常之刀去砍寻常之剑时,会发生的断折现象。有了宝器,对于练武人来讲,无疑有了第二条生命。而且,小生也并不是什么武学上的高手,只能教你们一些防身之技,带你们步入练武者的门槛。真正练武者,三到八岁学武都是最佳的年龄。你们现在才习武,骨骼柔韧程度都已经跟不上了。也最多就能练到二流好手的境界。但是,能突破进入一流高手境界的人物,天下也不过就三四百人。进入顶尖境界者,那更是屈指可数。大多数练武者最好的境界也就是二流好手的境界。因为大多数世俗中一个人的成就也就在三十岁之前,三十岁后,由于俗务的打扰,不能真正进入练功无我之境,进境缓慢。等五六十岁看透世俗,或许武功还有一次进境,但是相对而言,身体各方面也大不如三十岁前,有点儿进境也无力争雄了。小生之意就是,还有几年时间,看你们练功的勤与惰,就知道你们是进入三流角色之境,还是进入二流好手常态人群。这就是修行靠个人的道理。就是真正的师父也很少能帮上你。像你们学成武艺,碰上恶汉,也有一斗的本事了。可要想发扬武学,也只有寄希望于下一辈人了。为了你们的这个铁盒之缘,小生也只有再停留几日了……”

    五天之后,王金见这彪儿和两个邻家女儿已经练功合乎自己的要求。王金终于决定进万蚊谷了。彪儿父子这一家两口及邻家四口,再加上每天过来向王金求教医术的医馆掌柜,除了王金之外的这一行七人把王金亲自送到了万蚊谷边上的林子。也许是看到这健壮的田妞、山妮两姐妹的体型与某三个女人有近似处,让王金想到了‘峨眉三艳’柳云梦、柳云醉、柳云瑶这孪生三姐妹。又由这‘峨眉三艳’,想到了定衍师太她们。‘欲惑谷’太神秘了,要是打听到丁点儿消息,王金拼上命不要,也要救出这九女。可是,就是‘醉丐跛乞’动用了门众遍天下的污衣门的力量,连点儿消息也没有,就像‘欲惑谷’从人间蒸发了一般。此时王金想到这九女,他的心里充满了歉疚与牵挂。好在此时王金已进入树林,并没有人注意到王金……

    如果说田妞有了心上人还对王金有过那么一时的迷恋。那么,她还没有谈朋友的妹妹山妮儿对王金的迷恋就属于真正的少女思春了。山妮儿现在就坐在家中床头,脑中全是王金站在她身后手把手教她时的那种肌肤相处的神妙感觉,那……

    如果说田妞儿年龄都已经二十三四岁了。练武对她来讲确实太晚了。今年十四五岁的山妮儿,现在练武晚的不算太多的话,田妞比山妮儿要勤快,还不是巴望着和心上人陆彪能多呆在一起。否则,看到山妮儿现在的样子,她不调侃她……

    “老张,今天打的可不多,怎么就回来了?”一村民问着。

    “今天是田妞的生日,我要给她准备饭菜,并等她回来……”

    听到父亲的说话声,山妮儿本来拿着那把鳄骨宝剑正睹物思人,被话声打断思绪,山妮儿赶紧拿上鳄骨剑要往外走……

    “今天你姐生日,咱们早点儿吃饭。你正好出来,就去叫你姐回来吃饭吧。”怕被父亲说王金一走,她像丢了魂一般,正准备‘逃’出的山妮儿被她父亲叫住吩咐着。山妮儿撅着嘴……

    “偏心,姐姐生日你倒记得。从我拿到剑到现在,我哪天不说上三四遍的,可现在我的剑鞘呢?”山妮儿也不是真生气,只是一种撒娇的方式而已。山妮儿父亲疼爱的抚摸了一下……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ATANGO 对 秋分 的评论
秋分时节,白天黑夜一分为二,..
划船老人 对 夏日里的寒 的评论
犯经验主义有时会吃一些苦头..
划船老人 对 秋叶 的评论
曾经万紫千红花落叶衰追梦..
划船老人 对 可快可慢  的评论
细节能决定事情的正与负..
左翼 对 书生与魔 的评论
这颗痣里有故事,当另文详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