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雪映山河满江红(1)

时间:2019-09-26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21 下载

第一章   青丝绕指上元夜

南宋绍兴十一年(1141年),江南临安。

有风如兰熏而过,他看到迤逦的车马,悠然擦过身旁。百合花的香味从车子里溢出来,官宦内眷们精心打扮,都来赴这场一年一度的盛事。

上元夜,人们倾城而来,使得寒冷的夜热闹非凡,胳膊上凉飕飕的剑,寂寞的横着,好似感染了喜庆的气氛,隐约有些温暖的味道。

时间真是个好东西,江湖风雨在时间的轮回里,显得一切是那么苍老,

同时又是那么新奇,就像这年年岁岁的上元,年年都过,但是人们又是如此兴奋,好似第一次的样子。

状元楼的院子里几颗梅树开着疏露的花朵,梅树已经有些年头,虽然入夜看不真切,他知道花都是粉色的,大小如拇指,如孩童的肌肤吹弹可破。

轻轻嗅一嗅,剪除了鞭炮的硝烟味道外,似乎还有一缕幽香,顺着鼻翼流入腹内。

信步走过长街,街口的那头,灯市就在眼前,在刚才落寞的世界里,一下置身另一个天堂,丝毫不输白天的热闹。

他不想踏入灯市,看了多少次的鲤鱼灯、十二生肖灯、还有八仙过海灯,还是那个样子,无端的寂寥袭过他的心头。

强虏的铁蹄刚刚回到黄河北岸,而大家充分沉浸在全然的快乐里,浑然忘却上月刀兵战火的洗礼。

临安首富司马鹏程的宅邸就正对灯市,这次灯市是他全力襄助的,但是,他的家眷们却在高楼看着这触手可及的繁华,因为昨天他们已经借检查安全为名,家族已经独自享受过了,今天人潮汹涌,他们实在不愿意和那些市井凡人厮混。

耳边传来司马家族推杯换盏的声音,有豪迈,有暗哑,有轻浮,许多声音在礼花的绽放下,变得纷乱和噪杂,不时在夜空中发出璀璨的光芒。

拐过街口,他快步离开这个地方,退到柳青客居的门前,这个地方视野也足够宽阔,直到大柳树的垂枝触到他的头发。

此刻,圆月如轮,在清丽的天空缓缓走动,而面前走过三三两两奔跑的孩童,兴奋地呼朋引伴,随手向黑暗处丢弃着爆竹,然后驻足远处,看到脆响后欣然离去。

他眼角的余光突然发现,不远处的月光下,居然还有一人,婷婷玉立,置身在繁华之外,月光下的面容看不清楚,仿佛红尘的喧嚣和她无关一般。

她秀发垂肩,手好似拢在袖子里。

在此乱世,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子?难道没有人陪她前来么?

时间如同凝脂一样,就像冬天的猪油,在罐子里变成白白的脂肪,而他的时间就是冰河里的流水,看着不起一丝波澜,里面却暗藏着无数杀机。

忽然,稍微大点的几个调皮少年将冒着火星的爆竹贸然凌空投向女子,而女子好似浑然不觉,她一动不动,而少年们却是一哄而散。

他纵身一跃,剑柄把爆竹打落远处,爆竹响后,女子惊觉,轻声说道:“谢谢!“

他就站在她对面五步之遥,女子身上的清香淡淡而来,他说道:“不妨事。敢问姑娘是一人来的么?”

女子一袭白衣,夜色也掩盖不住她的美丽和纯真,“是的。我家不远,拐两条街就到了。”

“姑娘为何不去看灯?”平素无话的他,不知怎的,见到了这个女子,却无端想多说几句。

“我不爱凑热闹的,只是想看看今年观灯的人,有没有去年多。”女子说道。

他有些不懂,今年和去年的人数对这个女子到底意味着什么。

夜是冷的,但是他感觉到了暖意,从军以后,他的心都是躁动的,而此刻女子让他感觉自己的心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

女子似乎也没有离开的意思,驻足看着远远的灯市,沉默着不发一言。

他痴痴的站着,仿佛这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

忽然,鼻尖一凉,天空飘起了小雪,小雪把月亮也隐藏起来。

雪的寒意弥漫了上元,家远的人们开始陆续离开灯市。

而此时,他等的人也来了,三个彪悍的人,冰冷地站在他对面,“想不到你还带了帮手?”其中一人硬硬的说。

“想必你们误会了,我和这位姑娘也是素昧平生”,他看这三个金国大内高手误会了姑娘的身份,担心这些人会对姑娘不利,于是说道:“你们稍等片刻,我把她送走再回来,很快。“

“这些是你的朋友么?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可以的。“姑娘说。

“不要客气,举手之劳。“她不再推辞,他跟着她后面,踏着稍沾晓雪的石板路安静前行。

路上人很少,但是节日的灯火亮堂堂的,尤其是大户门前的灯笼,发出的光把人照的很清。忽然姑娘柔声说:“我是认识你的。”

这倒出乎他的意料,平时他足够内敛低调,即使身居高位也是深居简出,却不想她知道他。“哦,姑娘恐怕是认错人了吧,那我是谁?“

“你是岳元帅的军师,青衫布衣侯韦一鸿。“她说。

“你如何认识我?我们在哪里见过吗?”他问。

“秦相的书房里有你的画像,我偶然见过的,你在大宋十骏图里。”她说。

他陷入沉默,她是真的认识他的,而他白天整个走在临安的大街上,真正能识破他身份的一千人里面不会超过一个,因为他太年轻了,谁也想不到岳飞大帅的军师居然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

“哦,你叫什么名字?”他大着胆子问女子。

“你叫我晓雪吧。”晓雪,好美的名字!好淳净!

这年的上元,似有爱在,似有情在,他心里感到清爽愉快,这是他在临安过的最好的一个年节。

到了晓雪家门口,他看着慢慢关上的门,目不转睛,就像关闭的幕布,慢慢遮蔽了晓雪的浅笑。

而他,彻底迷失在小雪渐起的长夜,抬头看天,月亮早已踪影全无,门前的柳树也是长枝低垂,和那条街上的似曾相识,却已经紧紧拴住了他的心。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ATANGO 对 秋分 的评论
秋分时节,白天黑夜一分为二,..
划船老人 对 夏日里的寒 的评论
犯经验主义有时会吃一些苦头..
划船老人 对 秋叶 的评论
曾经万紫千红花落叶衰追梦..
划船老人 对 可快可慢  的评论
细节能决定事情的正与负..
左翼 对 书生与魔 的评论
这颗痣里有故事,当另文详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