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魅影芳踪(大结局)

时间:2019-09-27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23 下载

终章  轮 回

临近春节,浦东人才市场人满为患,挤满了找工作的大学生,过道里摩肩接踵,就连厕所都塞满了人。

找工作的好像商量好的一样,都穿着黑色的西装和白衬衫,不过他们的棉袄是形形色色。这比老家省会的人才市场还大,上下五层都是招人的摊位,里面闹哄哄的,脑子都是乱的。

我受表舅委托,和国顺租赁了一个摊位,为明年开春招募新的挖掘机学徒和司机。经过今年的折腾,表舅的业务也扩大了很多,需要更多的人来开挖掘机。

我的自媒体有了流量,对于什么明星的事情也失去了兴趣,手机上天天推送的很多过气明星的窘迫,让我倒吸凉气,青春真是一碗饭啊,一旦过气了连碗也没有,所以很多明星就各种作,把脸都往毁里整。

相邻摊位是保险公司的,他们派出的招聘人员统一着装,都是大姐大婶级的,他们一口气租了三个摊位,显得特别财大气粗,他们的业务员正吹的天花乱坠,求职的簇拥成一团,显得我们的摊位格外寒酸。

令我意外的是有两个人直接来我们摊位咨询,聊起来原来是蓝象技校的师兄,比我高三届,他们一脸老江湖的姿态,斜着眼看着冲高福利高薪酬准备投身保险公司的应届毕业生说:“他们和我们一样傻,当年我们就是听了他们忽悠去保险公司了,结果把自己家的人都投了保,三个月后,没有业绩自动滚蛋!”

“你们现在还会开挖掘机吗?”

“要是上车了再练练还会开动,不过已经三年都没有摸了!”

“那你们这几年都干啥了?”

“都被骗去做销售了,基本上一年能换四回工作,销售真不好干啊!满大街都是业务员,吃了上顿没有下顿!”

国顺问道:“那你们为什么还要做销售?”

“因为销售工作好找啊,趁着年轻可以混底薪!”

国顺和他们也搭不上几句话,感觉我心不在焉,就抽出两份简历让他们填写。

忽然,我抬头看到貌似南梓的女孩子穿着天蓝色风衣,在另一头过道向外走,我急忙从中间过道匆匆走过,追出去叫她的名字,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就是南梓,我迅速扒开涌动的人群,可惜人太多了,追着她拐了两个弯,已经找不到她的影子。

我追到大门口,望着台阶下进进出出的人,再也看不到她的人。

或许,她真的就是一条蛇,这一次又无声无息的溜走了。

我怅然若失,不知道脚该往哪卖,是回去还是继续找,或许在街上就能追上她。

突然有人从背后拍我的肩膀,我心里一高兴,想着南梓是故意逗我玩,回头却看见薛牧歌冲我展露她草原部落一样的笑容。

“干啥呢?来上海也不说一声。”

“来招人,也就两天,没敢打扰你。”

“我爸说,你们的项目在上海,节后就会全搬过来,说的好听,你不是烦我吧?”

“哪有?你是我的财神爷,得罪你,内容输出谁来捯饬啊!”

“谅你也不敢,对了,有个事儿问你。”

“说吧。”

“不介意当我男朋友吧?”

我最怕的就是这事儿,姐,你含蓄点儿能死啊?这么闹哄哄的地方表白,表面看是勇气,实际上就是愚昧。

我没有回答,用沉默代替。

她看出了我的犹豫,极不自然的说,“切,刚才和你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就是我愿意,我爸也不会同意。”

我点点头,“哎呀妈呀,你可吓住我了!”嘴上说笑着,眼角的余光还扫着周围。

“看你的臭德性,准是忘不掉她?”

这次我点点头,很认真的。

她递给我一个包裹,让我捎给大白。

“我还有事儿,先走了,有空联系。”

薛牧歌转身的瞬间,我突然有一种拉住她的冲动,手指也只是动了动,最终却没有伸出去,如果她是青蛇,我会毫不犹豫。

也许这一辈子,除了南梓,我不准备去拉任何人的手!

招完人后,马上就要过年了,坐着表舅的路虎回到了家里,爸妈高兴的不得了。

这一年的春节我少言寡语,这一年的春节兴味索然,我果断拒绝了我姨妈介绍的对象,这个女孩儿在长期献殷勤失败以后,给我发了许多恶毒诅咒的话后,被我无情拉黑。

老妈戴上了我买的金项链,我也给我爸买了一块天梭手表,村里很多人知道了我和那个胖妞拉倒了,都来说媒。乡里乡亲的,老妈也不好拒绝,吃过饭后,围着炉子,我妈开始政治攻势。

“桐儿,你至少也得见见加油站老板的闺女,这可是你爸的战友,还有镇上税务所所长的侄女,这些人咱要是得罪了,以后怎么在地面上混。”

“妈,这事儿你就别操心了,你先给拒绝,就说我是一根筋,买个袜子大人都做不了主,处对象的事儿谁也管不住。”

“桐儿,别心气那么高,要不你会活的很累,你就是技校生,要知道自己的情况,这两家的闺女可都是二本毕业的。”我爸也在一旁敲边鼓。

“你们都别说了,见了面不合适更得罪他们,这就像借钱,如果不借,是刚开始不得劲,要是借了,以后再要,反而闹得撕破脸,这又何必呢?你们就让我再折腾一年,保证后年结婚,你儿子我心里有谱!”

“桐儿,你是妈生的,你什么样儿妈会不知道,你办事三个砖头蛋都支不稳,会有多靠谱?”

“你就少说两句吧,大过年的,孩子一回来,你就啰嗦,孩子大了,可以有自己的想法,人都练出来的。”

时别一年,老爸这胆气起来了啊。

“看你那鳖孙样儿,我说俺孩儿呢,不中?你还吵我,爬屋里睡去!”老妈开始发飙。

老爸见老妈发飙,默默站起来回屋睡觉了。看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腊月二十八夜里下了一场大雪,那一夜我失眠了,天刚亮,独自一人走在雪地里,来到我以前经常玩耍的土丘,土丘像一个大大的白面馒头,我深一脚浅一脚走到顶上,远处的田野一片苍茫。

我知道无论如何找寻,南梓也不会接电话,一个刻意躲避你的人是不会让你找到的。

她就像雪原上的小鹿,在我的生命里一闪而过。天上又飘起了雪花,零零碎碎的飘进我的脖子里,我看到雪地上有四个脚窝向前一直延伸,我顺着往前找,最终消失在一片树林里。

我希望南梓会回来找我,在她的故事里,我充其量只是一个飘忽的过客,在我的故事里,她却是一个霸道的女主角,蛮横的控制着情节的发展。

五年后的秋天,我要账回杭城经过青城山,关于青白二蛇的思念撺掇我上了山,我像一个迷路的人,到处找寻,哪怕一丁点蛛丝马迹也好,可是一无所获。

最终我又坐上东向的列车,沿着蛇一样的山脚,疾驰而过。

大脑里白素贞和南梓的影像轮番交替,让我不得片刻安宁,但是这种感觉不是烦躁,而是刻骨的思念。

青翠的颜色覆盖了轨道,我的目光搜索着每一个角落,希望有她们的影子,同一列火车,我的身边坐的已经不是那个清丽婉约的人,同一个地方,拿着捏着我翅膀戏谑的女妖也没有了踪影,在白云环绕的山腰,是否那两个美丽的天妖正藏匿其中。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来杭城打工的泥水匠,他的裤管还有石灰的呛味儿,他大方的把自己的“治治”瓜子推给我。

对面是一个年轻妈妈领着两个小女孩儿,非常可爱,大概有七八岁的样子,她们吵闹着要去西湖,妈妈说道:“青橙,玉珍,你们再胡闹警察叔叔会把你们带走的!”

青橙!这难道是巧合,青蛇的名字就叫青橙,为了确认我问那个妈妈:“你女儿叫青橙?是哪个橙?”

妈妈还没来的及回答,叫玉珍的女孩抢着说:“橙子的橙,她的脸就像个大橙子,哈哈!”

叫玉珍的女孩显得非常活泼,但是眼神透露出的慈悲清澈见底。

“玉珍,你的脸就像蛇精脸,小心西湖里的蛇妖把你卷跑了,天天大嘴巴,也不害臊!”青橙也不示弱。

“青橙,你这当姐姐的应该让着妹妹。”妈妈斥责青橙。

青橙委屈的撅着嘴说:“为什么要让着她?难道是上辈子欠她吗?”

难道上辈子欠她吗?这话听起来好伤感,

也许上辈子欠了白素贞的,这辈子要还给南梓。

那我上辈子欠小青的,要还给谁呢?是薛牧歌还是别的人?

玉珍的睫毛很长,眼睛像深秋的紫葡萄,盯着我看,然后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这是我第一次去涌金门外对小青说的话。

我不敢和她说话,害怕说多了,再跌入某条河流或穿越到某个时代。

年轻妈妈看我没有回应,带着歉意说道:“不好意思,小孩子话就是多。”

我报以微笑,这时候泥水匠接口道:“话多的孩子都聪明,小孩儿要是不说话,就是闷葫芦,长大了找对象都困难。”

玉珍说,“大橙子,我的话比你多,我比你聪明!”

青橙回道:“鹦鹉很能说,就是飞不高。”

“你才是鹦鹉,看你的身材,像一只肥鹦鹉。”玉珍不高兴的说道。

“看你的眼睛圆圆的,辫子还是五颜六色的,你是鹦鹉,难道还是乌鸦。”青橙回了过去。

“这两个孩子口才真好!”有了泥水匠的鼓励,这对姐妹又开始叽叽喳喳斗嘴,我的脑袋和耳膜也开始疼了。

“大姐,请你让孩子们安静一些,我一宿没有睡觉了,实在太困了!”我说。

那个妈妈面带尴尬的同意了,直接调换了座位,把两个孩子隔开,“火车快到站了,你们再吵吵,坐过了站,我们预定的酒店就会没有房间,到时候你们两个给我睡马路”。严厉的吓唬,让她们终止停止了斗嘴。

我什么也不想说了,疲惫的闭上眼睛,却无力隔断她们的影子,她们的一颦一笑在生命的火车上,交替出现,新的轮回是不是已经开启,如果她们要提前离开,最好不要发出一点儿声音,这样可以让装睡的我躲过再一次别离。

(全文完)

默 龙

南雁荡山2016年11月5日第一稿

郑州2019年9月26日第二稿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ATANGO 对 秋分 的评论
秋分时节,白天黑夜一分为二,..
划船老人 对 夏日里的寒 的评论
犯经验主义有时会吃一些苦头..
划船老人 对 秋叶 的评论
曾经万紫千红花落叶衰追梦..
划船老人 对 可快可慢  的评论
细节能决定事情的正与负..
左翼 对 书生与魔 的评论
这颗痣里有故事,当另文详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