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逍遥江湖路第〇三〇章死魔收徒(一)

时间:2019-10-02   作者:老肥腚 录入:老肥腚  浏览量:103 下载

    ‘济水三英’濮阳兄弟三个所住的轘辕山噿椒堡是用大块青石垒搭起的坚固城堡。外面还修的有一圈的护堡河……

     濮阳三兄弟使的是他们家传的《千足蜈蚣步》、《千臂蜈蚣爪》和《王霸无敌破甲功》。武功算得上一流……

    濮阳三兄弟的母亲原是王屋山黑灵寨的女匪,十分的彪悍,后来其嫁与濮阳三兄弟的父亲‘铁爪铜拳’濮阳汉之后,山寨事务交与其弟‘玉脂虎’安溪后,被正道侠士衡山派的‘老阎王’、‘小阎王’父子二人所剿。现在‘玉脂虎’一家也逃到了噿椒堡中。‘玉脂虎’只有一个女儿刁蛮任性……

    “她就是人见人骑的贱种。我把她锁在这里,你们谁有需要,只管过来做你们想做的事。”王金抱着一捆马料干草,从那简易石屋中抱向马棚时,正好看到濮阳大公子吩咐下人把一个二十多岁,个子不低,胖胖的赤蠃女人用长铁链锁在了马棚前一个有百余斤重的两个石锁中的一个之上。王金略微停顿了一下后,然后才继续抱草前行到铡刀边上,把草扔到了地上,然后把干草用铡刀切碎,装入一个破笸箩中,拿着走到石制马槽前,把草料均匀倒的倒了进去后,王金拿出一根竹箫向后面走去……

    “你似乎心情不是太好。我知道只有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拿箫出来吹奏的。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命运,让你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触吗?”说话的就是‘玉脂虎’那个身高能有一米五就算不错了,体型纤瘦,像个小孩子的女儿。

    “本来可以自由自在的游山玩水,却被人抓来成为了马童,换作是你,心里会高兴吗?对于你说的那个女人,小生与她不是一路人,还是请小姐不要拿她与小生一起提及。做为一个烟花女子来讲,大多数是迫不得已,才会流落风尘。她们也要生存,也要享受人生,小生本来对她们是心生同情的。但是,一个人如果被环境所征服,知命无求,那他的人生也就和死了一样。其实,小生一直秉持的是不会看不起任何人的。但是,她的所为,打消了小生对她仅有的一丝同情。说句实话,她长得很普通,也许是她懂得利用女人的特点,来取悦别人吧。所以才会迷住濮阳大公子把她赎了出来。一开始,她可能以为自己就摆脱了歧视,成为了有些地位的人。她真不知道别人给的东西永远都不是真实的,只有自己努力得到的才是实在的。就像脸面这东西,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挣的。人都有个新鲜过程,一旦这新鲜劲儿过去,弃旧之心也就有了。别人也许懂得‘只有东西在失去了,才知道去珍惜。那不太晚了’这个道理,不愿舍弃旧物。你可以去看看穷人家的老人,他们什么都不舍得扔。但是对这濮阳一家会弃旧,小生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再说了,她当时对下人目指气使。她会有今天,早在小生意料之中。不知你相信不相信佛家的因果报应之说。但是,小生却深信不已。古人说的好:多行不义必自毙。小生怎么会和小姐谈论这么个女人。小姐家传的《飞绒伞法》练的怎么样了?用不用小生陪你练练?”

    “你懂武功吗?”那已经是二八芳龄,却长着一张童颜的女孩儿很惊奇的望向王金,似乎想看王金是不是在……

    “这么说吧,小生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如果再不离开,小生的一个老哥哥会把这里变成杀戮场的。恐怕没人会活下去。小生当时宁愿被掳来,也不愿被人识破会武之事,只是因为小生想知道‘济水三英’他们抓小生到底有什么目的。再加上小生当时也没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可做,有如此好玩的事,小生也乐得找点儿刺激的就过来了。倒真没觉得濮阳家的武功有什么令小生高看的。一晃一月半过去,小生也确实该离开了。临走前,小生告诉小姐,小生一开始只为了好玩才会过来,那么现在小生的目的改了,一定要救走‘中原药王’和他被扣作人质的女儿。‘济水三英’中的老大、老二都是好女色的家伙,你说他们练功能不走火入魔吗?这边用药补着,那边泄着精髓,补的还没有泄的来得快,他们要是不走火入魔,小生反而会感到奇怪。小生从出生到现在的十三年来,所看医书也有一屋子了吧。从来就没听说过不懂养生合和之道的人,在练功紧要关头,还敢分心想女人的……”

     “什么,你才十三岁?你到底是什么人?”女孩儿道。

     “小生就是‘济水三英’三公子想去代替小生去忠魂殿骗取忠魂殿秘笈的忠魂殿现门主:被江湖朋友送了个‘妙手勾魂智多星’浑号的王金。帮你练两圈武,不成问题吧。”

    “怪不得,你和我讲话时,每次都能讲得那么玄妙。原来是巫县喜欢看书的小神童,真心的失敬了。虽然你很少在中原现身。但是,你的事情,我可经常听我三弟提及。你是不是有个年龄快三十了,前段时间娶了个十六七岁,听说是个丫鬟的矮小肥胖女孩儿,江湖绰号叫‘酥春醉客’的朋友。你不知道我那三表弟的未婚妻家里是开中原镖局的吗?你那朋友正好也是中原镖局下辖县镇分局的。我那三表弟又常献殷勤,代岳丈巡查下面县镇分局情况。所以,从他口中知道你的事儿也并不奇怪……”

    这些事王金从那濮阳信口中也听过。只不过现在由这个叫安今的女孩儿口中听到的更详细而已。王金道:“小生也只是过来看武林大会,结果就被你那表弟算计……”

    “如果你那表弟、表哥他们真是罪不容诛。小生就是不再探查什么,也非杀了他们不可。正是因没有听到噿椒堡之人有何大恶,小生才容忍至今……”王金对安今道。

    “你能打过我姑父他们吗?”安今很不服的问着王金。

    “你是说《王霸无敌破甲功》吗?小生承认那确实是套上乘的内功功法。只是前两天小生觉得风大来看马的时候,见到你二表哥二公子与那‘骚狐狸’正在调情,两人走入内室时,那《王霸无敌破甲功》就摊在桌子上,小生潜入已经借着他们温存时全部看过,也并没有觉得比小生练的功法还要高明。小生多句嘴,濮阳家虽然在北地武林中有无可憾动的真实实力。但是,今已风雨飘摇,据小生观察至少有十七八个人,甚至隐藏更深的,小生由于现在地位卑微,许多地方,甚至见过的人也并不算多,他们肯定是奔着濮阳家的《王霸无敌破甲功》而来的。濮阳家人虽然自私、自傲,但是武功确实不含糊。小生在没想出‘醓醢乱刀阵’与‘不归路阵法’相融合的《阴阳无双剑法》之前,要想独自与噿椒堡的人相斗,可能会有些费劲,但是现在,小生要离开,已经没人能拦住小生了。小姐,小生这就去救人了。”王金一声长啸,人已如平地消失一般,空留下安今站在原地,她双眼已……

    “老夫赶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小兄弟和那个女孩儿在谈‘中原药王’父女的事儿。知道小兄弟一定会来救他们父女就先过来把人救了。你不会怪老哥哥抢了你表现的机会吧。”‘中原药王’雒氏父女并不是武林人,为了不让他们见了王金、‘死魔’这两个武林高人在树上飞行时受到惊吓,‘死魔’点了这对父女的昏睡穴,两人边走边聊着……

    “小兄弟,万万不可。你把你会的功法都告诉了老夫。老夫知道小兄弟并不在乎,对老夫也异常信任。可……”

    “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既然咱们叫‘忠魂殿’,这忠字就是其灵魂所在。小弟要是连老哥哥都不信任,那小弟还会相信谁?说句实话,小生也许是功夫传自于全伯,对当时的你们,倍感亲近,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在万鳄沼泽,看到老哥哥命悬一线,想到老哥哥一生孤独,无儿无女的,当时就有认老哥哥为干爷爷的心思,为老哥哥养老送终。但小生知道老哥哥心中一直对全伯父子愧疚,小生就是提出此想,老哥哥也不会答应,也就先把此念搁置。老哥哥知道吗?小弟当时就好像见到家祖受伤一样心焦。在老哥哥恢复一点儿,随着情势的变化,小弟只好提出认老哥哥为兄,这不能不说是小弟心中的一大憾事。小弟为了完成从小就教金儿,待金儿犹如亲孙子一般的全伯的嘱托重建魔宫。可当时小弟反感学习那些打打杀杀的武功,以至错过学习魔宫绝学的机会。眼前,魔宫绝学没找到。小弟可不想让魔宫刚建起来,就让别人灭掉。老哥哥与小弟的功夫还算可以,可是光咱们能对付几个人有什么用?蚊子多了咬死人,一个篱笆墙,需要有几根木桩帮它夯实或支撑,篱笆才能立得结实牢固。老哥哥,小弟没有定性,以后帮中事务还是要多靠老哥哥。多提升一下武功,不是为老哥哥自己,而是为了大业。老哥哥看到有合适的孩子就收做徒弟吧,也算是给小弟减轻些未来的压力。到时,小弟万一收徒了,而老哥哥却……那时,人们说起来,连小弟脸上也没有光。小弟觉得这对父女要是有心习武,老哥哥可收为弟子,咱们不缺医生吗?”王金表情真挚,诚恳的说着。‘死魔’的心也暖暖的,心被说活了。

    ‘死魔’本来就是武林少有的高手,学习起《阴阳无双剑法》,那自然是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已经彻底学会了……

    王金为了给‘死魔’留下领悟的时间,独自出去了……

    雒茹雪是个个头不高不低,说不上胖,也不能瘦,脸上肉肉的,颇为水嫩灵精的这么一个女孩儿。而‘中原药王’雒悘却是个四十多岁,略有些矮胖,脸上无须的人。

    王金扛着一只老得快死了的瘦野牛回来了。被雒茹雪看到呼唤着“师父你看,有人来了。”,然后跑了回去……

    对于这对被人软禁太久的父女来讲,当时看到有人闯来救他们,对他们来讲,真像是沙漠中绝望的人看到了绿洲那样的兴奋。因害怕再被抓回去,他们变胆小了……

    “那是你师叔,我的小兄弟回来了。你怎么抓了个这么只老牛?你不嫌肉太老难吃吗?亏你还是练武人,老夫真怀疑你是闭着眼晴等着捡自己撞死的老牛扛回来的。”

    “都一百多岁的人了,你那岁数的零头都比小生十三岁的年龄要大出一倍有余。现今天下,有几个有老哥哥这般高寿的。就是这位姐姐看着年龄都不会比小生小,让人家喊小生‘师叔’,小生还真怕折寿。咱们脾性相投,结为忘年交。老哥哥也不能这么害小弟吧。以后,咱可在此说清楚:各交各的,别再害小弟了。小弟是真不想杀生,但是咱们总不能饿死。后来只好狠下心抓了它。老哥哥做的饭菜,小弟实在不敢恭维。反正由小弟动手,老哥哥只管吃还这么大意见。小弟做好了,如果味道不好了,肉丝还是老粗难嚼。那时,老哥哥再说小弟,小弟无言以辩,现在就说小弟,小弟当然不会高兴了……”

    王金的厨艺比酒楼大厨做的还好,这在万鳄沼泽,‘死魔’是见识过的,如今见到王金‘生气’,他也避开捡柴……

    吃着王金做好的食物,‘死魔’说道:“要是有酒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如果小兄弟能再奏上一曲,那就是神仙日子了。”王金却笑着说道:“咱们还在轘辕山,老哥哥就不怕噿椒堡的人找上来?知道噿椒堡这个名字的由来吗?老哥哥就没想过小弟做的这些食物,佐料是哪儿来的吗?噿椒堡四周全是花椒树、八角树,至于老哥哥说的酒嘛,一会儿自会有人送来,咱们要等等人家……”

    “谁呀?你认识?”‘死魔’看着王金神秘的样子问道。

    “小弟在这噿椒堡好赖也算呆了一月半还多。也算认识几个人的。这个孩子今年不到十岁,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离世。父亲也在打猎时,碰上大野猪被刺伤,一年前也过世了。他经常给堡里山鸡、野兔什么的。小弟在堡里一直都没人知道小弟会武。刚才出去采山菇、野果和抓这只老牛时,显露了功夫,他出来打猎看见了,非要拜小弟为师。小弟为什么不愿再留在堡里了?老哥哥不是看到那个被铁链锁着的烟花女了吗?小弟是由这个烟花女想到了谷露琪谷姐姐,又从她想到了定衍师太她们〈这些事‘死魔’在万鳄沼泽听王金和洞玄机讲过,前段时间又听‘醉丐跛乞’讲过这九女的近况〉,小弟想过去看看她们。另外,这次离家豫姐的母亲不把小弟恨死才怪,小弟也必须回家看看。这一回家一年半载,想出来都很难。再说,小弟现在才多大,小弟怎敢有收徒之念?只好说小弟的师父就是你。要想拜你为师,就要抓住你好喝酒的习惯。他去买酒了,小弟就先回来了。这样不很好吗?这样茹雪姐就有了师弟,也有了过招的对手了。

    一个敦实的小男孩儿双手各提着一个可装五斤酒的两坛酒,脸色绯红,看样子是累着了的出现在林中。王金和雒茹雪赶紧迎上前去。雒茹雪还埋怨王金:“还不知师父收不收人家呢,你就让人家孩子破费,你也好意思。”

    “不是这样,是金哥哥给我的银子,让我去买酒的……”

    这小孩儿嗫嚅的急着出言替王金辩解。王金摇了摇头,逗着他道:“你呀,太实在了,你看那个白胡子老头一脸凶相,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徒弟太老实了被别人欺侮了有辱自己的名声。你就不会说:这是你花银子买来孝敬师父的。小生看你八成没戏,白跑腿了……”

    山民质朴,就是穷的揭不开锅了,也会把最好的东西给你吃。雒茹雪经常跟着父亲在乡村行医,见惯了这种没怎么见过世面的纯朴孩子。感念他孤儿身世可怜,一见小孩儿有些失望,她瞪了王金一眼,走过去像大姐姐一样的递给小孩儿一大块牛肉说道:“别听他的,他在逗你。我师父虽然面恶,但是心善。我们父女俩儿就是师父从噿椒堡救出来的。你叫个啥名?”

    “俺叫弄孬。是前面村的猎户。现在就我独个儿……”

    “既然你们都愿收留他,那老夫就再收个徒弟好了。你们都愿意跟老夫去黄山立马峰吗?离这儿可不近,不愿去的,老夫绝不勉强。凡景留下来的,老夫可就认为是要跟老夫走的。吃饱喝足之后,咱们就动身。”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既然不是职业作者,每人都有每..
三恩四海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值得支持..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谢谢朋友们点的支持..
犹昏作醒盼君归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各位笔友留个评论如何?..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感谢有一位读者一直在关心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