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逍遥江湖路第〇三一章死魔收徒(二)

时间:2019-10-04   作者:老肥腚 录入:老肥腚  浏览量:101 下载

    王金的箫吹的是伤感凄凉〈王金和‘死魔’虽然跑出去的地方离噿椒堡并不远。但是,王金与‘死魔’都是武功很是厉害的人物,他们可并不怕噿椒堡的人找过来。就像弄孬、雒茹雪及雒悘是一点儿音律都不通晓,‘死魔’毕竟活了一辈子了,什么事没经历过。既然他能说出‘喝酒时配上伴乐那就赛过神仙’的这种话,那他应该也算是略通音律了〉,也许是他想到了:正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她们,才害得谷露琪受尽折磨,变成现在这种稍微语气重了点儿就浑身发抖的像筛糠一般。王金可以说是即兴吹奏,把自己知道的谷露琪的故事吹了出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就拿‘老虔婆’、‘夜叉西施’来讲,王金是嫉恶如仇的人,他见了这些十恶不赦之人手下绝无活口。所以他说自己配不上‘慈心’二字。要不是念在‘老虔婆’被抢后卖入青楼的过往经历,以及‘夜叉西施’的丑儿子与她的特殊‘母子恋’,她原先的丈夫发现此事后极为生气的惩治她,让她与狗、牛等交媾的特殊经历,也许那时的王金就不会留她们一条命了〉。让雒悘父女想到了他们被软禁,濮阳家父子要不是还要借助‘中原药王’的医术治病,才没敢太过份。否则,雒茹雪早就让这濮阳家的父子给‘吃’了的经历,泪水直流。而弄孬想起了他父亲,也是眼含热泪,拼命的吃着牛肉。他真害怕一旦嘴巴闲着,会哭出声来。‘死魔’则知道王金是个重情义的孩子,此时他吹奏如此哀伤之调,看来他是觉得真对不起那九个女人〈准确的说是八个大人,一个小女孩儿〉,他……

    “小生不想当着大家的面哭泣。小生就先走一步了。小孬兄弟,你的师父是一个有大本事的人。只要你听话,他那么大年岁了,不会和你个孩子计较的。要是对你严厉,打骂你,你千万别记恨,那是为了你好。自己的本事越高,在这世上就能活的久一些。你的师父可不想看你学艺不精而送了命。还有,你雒伯伯和你雒师姐医术都不错,多学点儿东西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至少要学点儿救自己命的本事。有机间了,小兄会去看你们的。这钩爪你们一人一条,爬个山当个应急兵器什么用。”王金从腰间解下三条千年九香虫和万年阴虱的钩爪交给弄孬,扫了一圈众人,吹着箫缓步而去。

    “俺晓得这些道理。俺会待他们像自己亲的爷爷、伯伯和姐姐一样的。”弄孬冲着王金的背影,哭着喊叫着。虽然他和王金认识的早了些时日,但只有今天他们的情谊才突飞猛进……

    “要不是他年龄太小,你们跟着他能学到很多东西。老夫会如此说,不仅是因为他的武功比老夫还高。而且,他会很多的技艺,可以说在他面前,没有他做不了的事情。你们跟着老夫真是可惜了。老夫会把压箱底的东西都翻出来,就看你们自己能学多少了。虽然说八九岁前习武进入顶尖高手境界几率大一些,你们都已经过了这段时期。照一般人来讲,最多也就能练达二流好手的水平。但是,你们医术好,有很多方法可以弥补这个缺憾。再加上更加勤奋的练武,也不是没可能达到顶尖水平。老夫只会比要求一般人的条件更苛刻……”

    安今把王金的话转告给了姑姑后,劝姑姑以后多提醒一下表哥、表弟他们一下,让他们少干点儿坏事。以王金的功夫来讲,他要是真想报表弟掳他进堡之仇,毁了噿椒堡并不是什么难事。但他走了……‘母老虎’安心能看出自己这个外甥女对王金已经有了情愫,问她道:“你是不是想下山去追他?我很早就听说过她。还记得轵县飞虎镖局的‘云里燕’胡霜华吗?怎么说我们都是不打不相识的姐妹。她的那个轵城县令家千金的徒弟就是嫁给了这个神童。当时,听说县令是送他的这个千金去官场同僚家的公子那儿去结那指腹为婚之婚的。可这千金也是看上了王金,死活不愿意和那公子结婚。那公子也确实没看上那千金矮矮肥胖的体型。最后,这县令只好退了婚,让女儿嫁了王金。就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听了许多这个王金的事情。这王金小小年纪也确实能忍,从这点儿上看,我赞同你去追他。但我不放心你独自出门,到时候我怎么跟你爹妈说。让你寒姨〈‘母老虎’的陪嫁丫鬟〉跟着你吧。想出去就这么办了。否则,你就是偷跑出去,我也会派人抓你……”

    王金的箫声传来的时候,安今哭了,她说道:“是我们让他这么哀伤吗?如果他当时愤而挑了噿椒堡,我一点儿都不会难过。这也只能说是濮阳家作法自毙,怨不得别人。我要怎么去获得他的谅解?不行,我现在就要去找他。”安今不管不顾,像疯了一样跑了出去。‘母老虎’赶忙让‘寒姨’追了出去……

    轘辕山本来就是太室山〈太室山东西长二十公里,南北宽十五公里。嵩山中部以少林河为界,东为太室山,西为少室山;两座高山层峦叠嶂,绵延起伏于黄河南岸〉上的一座小山。而嵩山派就是在峻极峰上。但一路吹萧而行的王金听山民们说这里有个狼女洞穴,一般人都不敢靠到五百米左右……

    山民都把王金当成神一样的供养了,王金也艺高人胆大的准备为山民们做点什么的决定一探他们所称的‘狼女洞穴’……

    结果,王金见到了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经过与她交流,王金得知了一个禽兽不如的亲父从四岁开始,就把自己亲女儿囚禁,供其享乐的故事。据说,每个月他都会过来两趟……

    王金等了那个‘禽兽’两天,他终于出现了。王金见到来人,说道:“小生一听这位大姐〈此女应该有个三十多岁,脸型小小的,很标准的正方形,长的并不难看〉的讲述,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还真没让小生猜错。不要以为小生不知道你是谁。欲惑谷谷主,嵩山派现掌门‘千臂神棍’颛孙横。小生曾说过:如果小生的那九位朋友再出事,不管是不是你做的,小生都会来找你算帐的。换句话说,小生不想管别的事情,只想让你记住:欠她们九女一个交代。如果她们出了事,你不该赎一次你的罪过吗?小生自然不愿把你的身份曝光,对小生没有任何好处的事,小生也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

    ‘记住:除了这种禽兽行径之外,小生并没有听到你还有什么罪不容诛的行径,小生也就不下杀手了。你的这种禽兽行径,就看在这位大姐的孝心上,小生也就不和你计较了。不过,从今以后,你和这位大姐再也没有一点儿关系。你用你的禽兽行径自己断送了你们父女之间唯一的血脉联系。你记住:如果你还继续作恶,不死在小生手上,也会死在别人手上的。如果你能从你四位师弟的醓醢乱刀阵下逃生,你随时可以找小生报仇。另外,和你四位师弟说一声,小生另有急事他往,请他们原谅小生路过而不入嵩山派拜’望之罪……’这嵩山派掌门站在这宽阔洞穴中,脑中回想着王金对他说的话……

    “二位来我们中原镖局找谁?”镖局大门是敞开的,王金和长孙锦芳〈颛孙横的女儿。因为她年龄幼小,既遭囚禁,接触的人也少。她不想再姓颛孙,询问王金人都有什么姓时,王金说那姓就多了。比如小生家中厨房的厨娘就有姓长孙的,姓沈的和姓叶的……介绍到这里时,原名颛孙瑞雪的她就根据王金提供的长孙做姓,根据一个叫锦芳园的酒楼名,取锦芳为自己的名字。还询问王金叫长孙锦芳好不好听。王金觉得也还挺顺耳,她听了王金的评价后,高兴的说就叫长孙锦芳了〉走了进去,正好看见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在练功,使的就是中原地区最常见的《穿挡窝心炮》,有点儿像游身拳那种,开始借助指掌寻隙,有点儿小缝就能变拳破挡直入……

    虽然不是什么高明拳法。但是,却要在木桩上练熟步法的稳健后方可。而且,这个小伙子练的十分认真,没注意王金他俩敲门无人答应下,已自己走进了院子,正等他练完功……

    “小生并不认识这里的人,也不是来托人护镖的。小生倒认识‘济水三英’中的濮阳三公子。小生来此只是路过,顺便求见中原镖局总镖主家的任何一个亲人,只说一句话讲完就走。”

    王金说话虽然不高,也没有刻意运功。但是,王金中气充沛,已经把话远远的送了进去。听到如此说的陌生人,一般人都不会急着去找说话管事的人,而王金就是要让话音传入能管事的人的耳中。王金自然能看出这个年轻人只是家丁……

    中原镖局也并不是有很深大宅院的人家。王金的话还真传到了内里人的耳中,尤其是这个听到者,更是喜出望外。她害怕王金真的说完话就走,那么又要追寻一路。所以,她一下子就冲出了所在的屋子,往王金这边疾奔而来。她身后……

    “你?小生应该想到的。这毕竟是你表弟未过门的未婚妻的家。如果说小生就是多事,来提醒镖局之人注意那濮阳三公子的举止,不要被他勤快的外表所迷。这也许正是做给他们看的样子。看来小生再说什么,你都会为你表弟辩白,那小生就白白被这位自私的濮阳三公子抓进噿椒堡一月半了。和一个熟人相比,没人会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言辞。那小生又何需多费口舌,自取其辱呢?小生告辞。”王金说完就要离开。

    “我知道你已经忌恨上噿椒堡了。在你的眼中,噿椒堡就没有一个好人……”安今的眼中已经泛起了泪花,她知道王金……

    “对不起,小生不愿回忆过往。更不愿背后评论别人。也许是小生性格怪异吧。但是,小生独往独来惯了,随别人怎么看、怎么去说小生,那是别人的事,小生管不着。同样,小姐怎么以为,那也是小姐的自由,小生无权去管,告辞!”

    王金只是不想欠太多的女人债,他并不是对安今没有一丝好感。只是想到自己就像灾星一样,认识的女人,扒指头算算,有几个没有悲惨故事的,他只有狠下心,希望断了……

    中原镖局总镖主的女儿几乎和安今是同时过来的,她又不是聋子,她自然也听到了王金和安今两人的谈话,她心里……

   其实,‘死魔’他们四个也是在两天后离开轘辕山的,只是王金他们要去终南山找定衍师太她们九女,是一路向西走的。而‘死魔’他们则是向南走的。由于王金为了等那个‘禽兽’,停留了两天,让出堡寻找王金的安今和寒姨并没找到王金,想让中原镖局的各分局帮着打听王金消息的直接去了洛阳……

    新丰县〈治今西安东北〉的酒楼。王金和长孙锦芳在前,安今和寒姨在后,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进了酒楼,各寻座位……

    长孙锦芳可能是由于特殊经历,她比别人要想得多一些,比较敏感。好在王金一直待她像亲姐姐一样,她的精神好了许多。也许和别人不会说话,但是和王金时,能简单表达自己的意思。看到她就不能不让王金想到那经常被人拽着头发拉来拉去,双乳间乳沟部位被用锥子刺着‘贱货母狗’四个字,双腿内侧还纹上两条蛇,蛇信子直指私处,双臀上割满了字的谷露琪。一想到自己要走时,谷露琪害怕得像自己不再理她,把她送回去一样。自己好不容易哄她睡着,偷偷离开……

    “多吃点儿,吃完了,咱们还要爬太乙山。这回有她们照顾你,你就放心的住下来。小弟要回家一趟。”王金轻柔的道。

    长孙锦芳和谷露琪一样的黏人。长孙锦芳只是让自己陪着她。她睡觉,自己就要在椅子上打坐练功,直到天亮。好在王金现在睡不睡觉都行。要不然恐怕他真的能被缺觉困倒……

    对于这两个女人,王金是真没一点儿脾气,只剩耐心了。

    “咱们县的‘南熊北狐’有多厉害,你住城外,就真不知道?连雄飞镖局古老爷子那么大本事的人都被南熊逼迫得改了镖局名字。你练过几天武,又算得什么?听我劝别管这件事。”

    “‘靠山熊’赖罴,‘白狐’滑刉可都是‘花下鬼’要逍遥之徒……”

    “这师徒三个今天肯定满园春的乐仙楼。那里才是本城最好的食府。白姑娘也会被带到那里。”四个食客中最胖那个道。

    王金就是不想听这些,他们那桌的说话声也太大了一些……

    “能不能不走了?休息一晚了?”长孙锦芳很少提要求的……

    “好,咱们吃过饭,小弟带你在城里玩玩,买点儿东西。”

    王金和长孙锦芳刚从酒楼出来,就见三个农户打扮的人由南向北,目的应该是斜对面卖面食的小饭馆。他们说道:“现在这是什么世道?因为憨乐雄是县令臭忠君臭太爷的下妻之弟,这个南熊自己做恶就不提了。手下恶奴也狗仗主势,欺男抢女〈根据汉简《二年律令》的记载,汉人除了‘嫡妻’外,的确可以还有‘偏妻’、‘下妻’、‘御婢’等。但是,除了嫡妻外,其他的称呼都是妾的称呼〉。平时打死人就很平常,现在这帮恶徒对个七八岁的女丐也下了狠手,简直看不下去了……

    王金走上前,拦住了这三个人,问道:“三位樵兄,小生有礼了。请问三位樵兄,恶奴在哪里?女孩儿可有人救下?……”

    “一圈看热闹的,谁敢惹‘南熊北狐’的人。嗐,穷人难活……”

    “就在县衙后,满园春门前,从这里走几条小巷最近了……”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是砍柴的,而不是干农活的呢?……”

    三个樵夫几乎是同时说出口的,王金心系救人,拉着长孙锦芳扭头就走。边走边说:“一,你们没有晒黑。二,农人进城多是买东西修农具的。而你们什么都没拿。显然是卖完柴后,来这小饭馆吃饭,准备吃家后回家的。三,你们的衣服虽然也有补丁,但好几处都是用线直接缝上的〈7字型〉。只有经常被树枝刮伤的,才会有此口子。四,你们的手老茧很厚,肩上也有补丁,虽然农夫也是如此,扛农具磨的。但综合起来看,就能推出结论,很简单的。”看着长孙锦芳欲言又止的样子,王金似乎能感觉到她也被那樵夫问题引起好奇……

    王金赶到时,他哪还能进的去?但王金管不了这些,嘴里说着借过,双臂一较力,都给拨开,拉着长孙锦芳便从这制造出的空隙间,挤到了前面。松开了长孙锦芳的手,赶上前查看小女孩儿的伤势。本来他能躲开这群恶奴的攻击,但……

    雨点般没头没脸的踢踹拳打,王金并不在意,一心只在小女孩儿身上。最后,摸出三粒寿精丹,塞入了女孩儿口中……

    “解痒。小生今天不想理你们,如果再不知好歹,那就别怪小生不客气了。”王金虽然是面带微笑的说着。但他的话声如同九幽传出。身上散发出浓重的杀气,不要说是这些恶奴,就是看热闹的人都感到如坠冰窟,看着王金抱着女孩儿连看都不看那群恶奴一眼,就是这些看热闹的都能看出来,王金绝不是一般的人。那群恶奴们抽出了身上暗备的家伙,攻……

    “既然天堂有路你们不走,那就别怪小生心黑手毒了。”王金像背后有眼一样,抱着小女孩儿踩着刀尖,飞身到一边,如果不是抱着小女孩儿,他的《柳絮飘》身法恐怕会更完美……

    现在这群想仗着人多,乱刀劈匕首刺的把王金解决掉的恶奴们开始害怕了。四散欲逃,但都被王金踢了回来。王金放下小姑娘缓步走到那帮已经被踢回成聚拢一圈的恶奴身前说道:“小生好怕你们的主人,更怕官府的人来抓小生。尤其害怕县令调来驻军。而且,这儿离京城一步之遥,小生真怕调来大军围剿小生。小生也知道你们的主子都在这个满园春的乐仙楼。小生不敢杀你们。但是,小生要好心的提醒你们一句,你们下次招惹别人之前,最好打听清楚,那个人是不是懂医,会毒蛊之术。否则,他一个人只要一撒毒粉,千军万马都会死去。你们可是要受罪了。就是你们主子,知道你们给他们惹上这么一个人,也不会对你们有好脸的。幸好你们碰上了小生。否则,你们可是要有性命之忧。小生天生就心善,看不得别人受苦。你、你、还有你,是不是最近觉得眼睛痒,自己让同伴看看,眼里是不是有虫。剩下的人,你们是有的时候局部呈现炎症、肉芽肿,伴有虫爬瘙痒感,红肿热痛。小生就帮你们除去体内的裂头蚴和眼线虫吧。虽然你们做恶无数。但是,医者仁心,只管病,不管得病之人是好人还是坏人。都会给他治疗的。不治的话,这两虫生殖能力特别快,要是在体内产卵,那小生就真的没办法治了。至于那个患了虫斑皮蠹的,小生建议你截肢。小生也无能为力……”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既然不是职业作者,每人都有每..
三恩四海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值得支持..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谢谢朋友们点的支持..
犹昏作醒盼君归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各位笔友留个评论如何?..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感谢有一位读者一直在关心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