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雪映山河满江红(6)

时间:2019-10-09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93 下载

第六章  战火焚城天机乱

空地上躺着大量的伤兵,宋金交战现在是胶着状态。经过三天激战,金国的前锋部队死伤惨重,我方也是损失巨大。

他拔出了一个箭头,伤兵昏了过去,他把一剂药膏涂在伤处,“侯爷,你定要救救他。”旁边的人焦急的说道。

“没有大碍了,这种毒箭,是来自唐门,我们已经有破解的方子,他现在需要休息。”他用汗巾揩了揩额头的汗。

安排完伤兵的事情,他独自登上城楼,看到一人正极目远眺,斗篷被风吹起,啪啪作响。

那人没有回头,说道:“贤弟,你这几天受累了。”

他说道,“大哥,我扛得住的,你还是早点休息吧。”

远处是金人的营帐,星星点点的火光遍布,晚风送来木头燃烧的烟味。

岳飞回过头,看着韦一鸿疲惫的眼神,“贤弟自出山,已有五个年头吧,戎马倥偬,连家都没有回过。此战结束,我让云儿和你一到回蜀中探望老爷子。”

“一日不与大哥廓清宇内,怎可有归乡的念头。但愿这一战后,金人能够偃旗息鼓,我们铸剑为犁。”他说道。

“不可,不可,徽钦二帝还在牧羊城苦寒之地,如不迎回,岂不是后世笑柄,贤弟,必须把完颜宗弼给打的俯首称臣。”岳飞意气飞扬的说。

“大哥,想灭掉敌国,岂是一两个武将能做到的?有些话我憋了很久了,我不妨说说真实的想法,这里也没有外人。”韦一鸿目光坚毅的说到。

远处传来王俊的声音,“你们晚上都精神点儿,小心兀珠偷营。”

韦一鸿喊到“王统制,这边我已经看过了,你先回去歇息吧。”王俊是后来归属到岳飞手下的,外号叫“王雕儿”,是个一等一的兵痞,原来是“常败将军”王燮的手下,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王燮被降职后,才被岳飞收编,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不是岳家军的骨干人员。因为对他不放心,韦一鸿才登城巡防。

“那就劳烦侯爷了,我先歇息一下,有事儿叫军士们叫我。”

韦一鸿和岳飞向前走到城墙的垛口,“贤弟有话直需说,你我刀兵战场过来的,万不可做小儿女状。”岳飞也知道他高瞻远瞩,悲天悯人。

“你迎回二帝有什么用?除了会画个画写些字,耍个小聪明,个个懦弱无能,对那些贪官污吏束手无策,并且合起伙来祸害黎民百姓,否则我堂堂大宋,怎可先辽人,后金人长驱直入,出入如无人之境。大哥,我真的不愿意再看到民生涂炭了。”他声音不自觉高了起来。

岳飞对于这个左膀右臂格外器重,这些话的确是实话,但是总是过不了自己心里的坎儿,自己是经历了靖康之耻,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皇帝被掳走,后宫的女人像牲口一样被人吆喝着押解到金国。

后来金国更是无耻,把徽钦二帝行“牵羊礼”,所谓的“牵羊礼”就是金国对俘虏侮辱的一种形式,把俘虏的衣服扒光,披着羊皮,脖子上拴上绳子,拉着俘虏游街示众。大宋的皇帝被这样折磨着,对宋人的奇耻大辱。

岳飞清楚的记得细作在朝堂上描述了金人的行径,“那是农历四月,天气还很冷。二帝和郑皇后、朱皇后衣服都很单薄,夜里经常冻得睡不着觉。”

“当二帝到达金朝京师会宁府时,金人举行了献俘仪式。命令二帝及其后妃、宗室、诸王、驸马、公主都穿上金人百姓穿的服装,头缠帕头,身披羊裘,袒露上身,到金朝的太祖庙去行——牵羊礼,沿途金人更是肆无忌惮,把烂菜叶,臭鸡蛋往他们身上扔。可怜朱皇后不堪此奇耻大辱,当夜自尽。金人还为两位皇帝起了侮辱性封号,称徽宗为昏德公,称钦宗为重昏侯。”

当时闻听此言高宗和李纲抱头大哭,朝堂上哭声一片,这是一个民族的悲哀,也是一个民族的耻辱,宗泽和岳飞他们也是恨的牙齿咬碎,发誓定要将金人碎尸万段。

这就是明着扇宋朝武将的脸,此耻不雪,明摆着大宋无人。他岳飞就是要挣回这个面子,即使死了,也值了。

“贤弟,那些都是后话,我们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再说,以后的问题以后再说?”

听到岳飞如此说,他也知道一旦岳飞下了决心要做的事,就是高宗也要考虑三分,无奈的说,“我一切听大哥的。”

“贤弟,此战过后,你需要回京城多待一阵子,把暗中潜入京师的金贼杀尽,免得他们摇鼓唇舌,我担心皇上被那帮文臣蒙蔽,断送了我们苦战的成果。”

韦一鸿深知其中利害,前朝太祖就是重文轻武,避免武将手中兵权太大,趁势自立,重蹈五代十国的乱局。所以,赵构一直让主战派和主和派并存,而自己稳坐钓鱼台,一到大胜之后,赵构的缰绳就会勒紧,避免得胜的武将失去控制。这在谋略上叫“二虎竞食,一龙得利。”

夜空里传来一声尖啸,他突然跃到岳飞前方,伸手往空中一抓,一支偷袭的暗箭就被攥在掌中。

“这些金狗,我不去找他,他们反倒来找我。”岳飞明显有些生气,“来人,给我叫杨将军。”

他已经看出了岳飞找杨再兴偷营的想法,“大哥,以我之见,此时并非偷营的时机,金人既然敢行刺,必然做好了防范。明日金狗援军到来,防卫必然松懈,我已观天象,明夜子时风起西南,正是劫营的最佳时机,我已经派了三百死士,此刻早已隐蔽在敌营后树林里。”

听到此话,岳飞转怒为喜,“多亏贤弟运筹帷幄,这每次大战,贤弟都为愚兄谋划到位,省却了我不少气力啊。”

他微微一笑,“名动天下的四帅,我只佩服大哥一人,心如赤子,烈如朝阳,能为百姓做点事,我心足矣。”

两人边走边说,“贤弟,上次我回去面圣,张俊大帅想要把四女儿许配给你,不知贤弟意下如何?”

他听了微微摇了摇头,“岳帅,和张俊这种人站在一起,我都感觉到是耻辱,更何谈姻亲?还请大哥婉拒,如果大哥不好意思,我回去后直接找他。”

“那倒是不必,张大帅是我以前的老上司,回头我修书一封即可。贤弟心性高洁,如果对哪家女子钟情,愚兄倒可做月下老人,岳某愿玉成美眷。”岳飞说道。

“我的事多谢大哥挂心,小弟已经心有所属。”他说道。

“听你嫂子说,难道那女子是秦相的姑娘?”岳飞知道坊间有关乎秦相之女和韦一鸿的传闻。

“大哥,小弟一向不喜欢攀龙附凤,我就直说了吧,你知道临安棋盘街“剪纸赫”吗?”既然岳飞说到此处,他也不好再瞒什么。

“剪纸赫,那个叫赫连什么的匠人吗?听说过,手艺十分精妙,可惜没见过。”岳飞坦诚的说。

“对,那家的独养女儿,尚未婚配,我们偶然有两面之缘。”他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你那天书桌上的剪纸难道就是这姑娘剪得?好啊,好啊,如果能把她给娶回来,如此心灵手巧,与贤弟堪称珠联璧合啊。”

岳飞赞叹道。

回到营帐,他浑身酸痛,双脚泡在热水里,昏昏欲睡。

打开卷轴,细细观看晓雪的画像,他已经读出了晓雪的担忧,介于秦萱儿的存在,这样一个现实,确实棘手的难题,更何况是一个女孩子家。

如果大战结束,岳帅出面撮合,不失为最佳策略。

“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相思各自知!”此刻一灯如豆,赫连晓雪在灯下惦念着韦一鸿的安危,桌子上就放着那个锦袋,锦袋上写着漂亮的行书,“青城,韦。”

多亏了萱儿,张俊的骚扰在秦桧的斡旋下,现在消停了,也不用背井离乡了。

前方战事如火如荼,作为武将在后面逼迫良家女子,如果皇帝知道,这是什么后果,一经秦桧提醒,张俊自然老实了。当然,秦桧暗地里又搜罗了几个江淮落难女子送入张俊怀抱,张俊更是义无反顾和秦桧站在同一战壕。

秦萱儿和她说了心事,韦一鸿对秦萱儿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原来秦萱儿是野地烤火一边热,从上次看到的情形,这应该是真的。

她心里多少有点慰藉,但是自己一介布衣,怎么可以侯门相提并论呢。

战争啊!你什么时候结束,你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儿啊!她看了看供奉的菩萨,香炉里还燃着为心上人祈福的香。

她的手头也有一张剪纸,那次萱儿让她给韦一鸿剪纸,她多剪了一张。

手指顺着剪纸的轮廓摩挲,好似那个清澄如水的人就在眼前,相思如此煎熬,不知何时,眼泪居然流了出来。

屋外传来公鸡打鸣,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坐了一宿。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既然不是职业作者,每人都有每..
三恩四海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值得支持..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谢谢朋友们点的支持..
犹昏作醒盼君归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各位笔友留个评论如何?..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感谢有一位读者一直在关心拙作..